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惊变:从暗处涌到明处
    ,精彩小说免费!

    翌日清晨,

    天微亮。

    北大宿舍。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此时的校园里没有任何人影走动,众人都仍在酣睡,整个学校似乎都沉浸在周公编织的美梦中。

    就是如此安静的环境里,却突然一道歌声划破天际,搅了众人美梦。

    清晨是人睡意正浓的时候,所以虽然都被惊醒,但却没人愿意动作。

    都趴着,希望继续续上之前的梦境。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后路……”

    重复的歌声再次响起,此时此刻,这就是宿舍众人耳朵里,最难听的声音,恨不得将发出这声音的源头,人道毁灭。

    可是,没人愿意动弹……都等着其他人起来。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

    第三次循环,终于有人,忍无可忍,极其烦躁的,带着起床气,从床上蹭得下起来。

    杨豪抓着乱糟糟的头发,很是心烦,听了下声音,很快锁定了声音的来源。

    “咦,这不是张翟的手机嘛?哎,这周六设什么闹钟啊,烦啊!”

    “额,好像是电话!”

    如果是别人的手机,杨豪恐怕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但是看到是张翟。

    他只能无奈地对张翟喊了两声,毕竟他现在,对张翟是又敬佩又敬畏。

    “老张,有电话,快接一下!”

    “老张,老张!”

    喊了半天,张翟也就是翻了个身。

    “刘轶,你晃下他!”见张翟没反应,杨豪只好对刘轶喊道。

    刘轶其实早就被吵醒了,只不过是不想动弹。

    闻言,坐起来,打了个哈欠,伸出手,晃了晃张翟。

    张翟这下,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刚一醒过来,便听到自己的手机正响个不停,誓不罢休的,似乎他不接那边就不会挂。

    “这尼玛谁啊,这大清早的。”张翟看了眼外面天都还没亮,很是无语。

    又看了眼被吵醒的其他三人,立刻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

    “不好意思啊,哥三儿,打扰你们休息了。”

    “别废话了,你快接吧。”杨豪无奈的说道。

    张翟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心里就是一个握草。

    一接通,果不其然……

    “小兔崽子!你人呢?是不是翅膀硬了会飞了想上天呢?”

    “你老子的鸽子也敢放!你是不是想死!”

    一声怒吼,从手机里传出来,声音就像是扯着耳朵对着他吼一样。

    对此,张翟除了将手机放远点,也有点尴尬啊。

    打电话的是他爸,连夜坐飞机过来,他昨晚说好要去接机,结果居然因为睡太沉,错过了时间。

    看这时间,还有这么多未接电话,恐怕他老爸,肚子里已经憋了一肚子火了吧。

    “爸,我已经在路上了,就是堵车,马上来……”张翟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穿起衣服来。

    “别给我扯这些,你我还不清楚?估计现在还在床上吧。”张父没好气地说道。

    “嘿……爸你真是英明,”张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你最好给我快点,现在六点,七点之前我要看到你,不然你那公司的事情,我也不管了。”

    “老爸是同意当蜃灵科技的负责人了?”张翟心中一喜,这离机场顶多二十分钟地铁,一个小时,绰绰有余了。

    “见面再说。”他父亲,却没有直接回答。

    ……

    张翟火急火燎冲出学校,赶往机场。

    虽说张翟有把握,就是自己没在七点之前到机场,他父亲也不可能真得生气。

    但是,为了接下来他父亲做蜃灵科技负责人的事儿简单些,张翟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机场。

    机场内的小面馆里,张翟见到了他的父亲。

    “爸,你还真是土豪啊,居然有钱在机场吃饭?”张翟笑着说着,坐到了他父亲对面。

    张父抬头看了眼他,又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面。

    “不吃点东西?难道等着某些人,我怕我饿死。”张父话语里很有怨气啊。

    “爸,你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这点事儿,你就放过我吧。”

    张翟说着,话锋一转,转移了话题。

    “话说,老爸,你这碗面有一两百嘛?”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张父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不是,129的牛肉面,你要不要来一碗?”张父说道。

    “来不起,来不起。”张翟摆了摆手,随后又笑到,“老爸,你这不会用你的私房钱吧?我妈知道嘛?”

    “砰!”张父顺手就给了他一下,“你还好意思说,我攒了好几个月的私房钱,给你打赏了,你还不知道好歹!还不如拿来我多吃几碗面”

    老爸很记仇,张翟很无奈。

    摸了摸鼻子,只能笑笑。

    “对了,你给我,说说,你那个……究竟是怎么回事?”张父突然严肃了起来,问道。

    张翟也收起笑容,摇了摇头,正色道:“换个地方再说。”

    “行!”

    ……

    另一处,特殊部门:国家信息安全部。

    主要负责网络国防安全,防御和预防可能针对本国的黑客攻击,平时还会筛查网络信息,观察网络舆论动态。

    总得来讲,这就是国家为了保护网络信息安全专门成立的部门,权限很宽,只有关于网络上的问题,他们都能管。

    独立与国防部与军方之外,但是又受两方管控,算是个很特殊的部门。

    而此时,此部门总部,气氛却很压抑。

    大型会议室内,坐满了两百余人,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台电脑。

    整个会议室内,很压抑,每个人都脸色严峻,一言不发,盯着面前的电脑。

    整个会议室内,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仅仅有一道目光,扫视着所有人。

    这是谢首长,他面沉如水,整个人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心里压抑着愤怒。

    气势锋芒毕露,如同尖刀利刃,让人胆寒,哪还有张翟之前所看到那样和蔼。

    “我很愤怒!”谢首长压着嗓子,“愤怒堂堂一个国防部官网,居然也能被人攻破!”

    “但是,我更憋屈,憋屈都过了整整一夜!现在,国防部官网都还不能打开!”

    “你们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我们国家,我们人民解放军,我们的尊严,正在被人践踏!被人踩在脚下蹂躏!”

    “你们就甘心?就这么看着!你们告诉我!这应该怎么办?”

    谢首长脸蹭得一下红了,喘着粗气。瞪着眼睛,怒火中烧!

    良久,整个会议室里,似乎都回荡着谢首长愤怒的声音。

    直到谢首长,重新冷静下来。

    “赵部长,你来说说,这究竟怎么回事?”

    “谢首长,这件事,我们基本已经调查清楚,这次黑客攻击,可以肯定来自rb东京。

    其次,这次国防部官网服务器,被入侵,其实是因为有网络安全部的人员违规操作,系当事人已经被审查。调查其是否故意为之。

    最后,这次,我们官网被植入了一种特殊的木马,或者说是感染了一种新型电脑病毒更加合适,这种电脑病毒,极其可怕,似乎拥有一定智能,能够不停进化,没当我们要破解成功时,夺回权限时候,其就会被补上之前漏洞,然后死死附在官网服务器上。

    而这造成的后果,就是官网被篡改,被夺取了权限。

    所以,我们只能暂时关闭服务器,来避免这种特殊病毒传播,和因为官网被篡改,带来的不良影响。

    可以说,这是一次处心积虑的阴谋,我相信其谋划时间绝对不短,而且其目标,绝不会仅仅是国防部。”

    ……

    谢首长盯着赵部长,“那究竟有没有解决的办法?难道要一直这么关闭服务器。”

    “有!”

    “但是……就怕……”赵部长欲言又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