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毕业典礼,离开前夕
    ,精彩小说免费!

    做点微小的工作。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呢?

    张翟的话,让众人无语,或许是被他谦逊的态度和崇高的理想所折服了?

    更或许是……为他不要脸的精神,感到震惊。

    微小的工作,那是谁都能说的吗?只有那位,那位老人有资格(蛤?)

    ……

    就这样,没有出现太多意外的,论文答辩,通过了。

    结果完全在意料之中,过程却出乎预料。

    这几位大佬,居然没在刁难他?

    “恭喜你,张翟同学,你通过了这次论文答辩,你将是北大近年来,提前毕业,最早的学生!”院长宣布道。

    “感谢答辩组的各位教授。”张翟尊敬地鞠躬致谢。

    ……

    礼堂外,走廊上,张翟与院长走在一起。

    “张翟同学。三天后,学校给你办了个简单的毕业典礼,你准备准备吧。”院长亲切地说道。

    终于要毕业了,张翟露出笑容,重重点了点头。

    ……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张翟也没有让自己闲下去,而是泡在了图书馆。

    越学习越感觉到自己的无知,越感觉到自己的匮乏,不足。

    越聪明见识到的世界越广大,就越感到自己的渺小和浅薄。

    学海无涯,人力有限。

    张翟泡在图书馆,着网络上很难找到的一些书籍,资料。

    不仅仅是完全看一些关于电池专业的相关知识,还看一些其他的,比如,物理方面的,化学方面的甚至是文学方面的,以及张翟最感兴趣的天文方面的知识。

    张翟恨不得直接搬进北大图书馆里来住,好天天泡在书里。

    这诺大的北大图书馆,蕴藏着无数地知识,这些知识,就是力量啊。

    古代的思想文学著作,看似对科学的发展,没有意义。

    但是张翟却觉得,当前进方向迷茫时,这些东西却能够给你指出新的方向。

    所以,张翟才会连这些东西,也看,也去了解。

    三天后,图书馆。

    一对青涩的情侣,正在图书馆里低声地交流。

    女:“那个男人是谁啊?好像他每天都在那个角落里,一个人看书?”

    男:“别理他,那就是个疯子。”

    女:“怎么就是疯子了?我看他看书很认真啊,说不定是个正在发愤图强的天才呢!”

    男:“你不知道?那人就是北大图书馆里的奇葩,好吗?”

    女:“啊?”

    男:“听说啊,那个男人失恋了,然后就受不了打击,精神就出了问题,从此就逃避现实,整天抱着堆书,整天在那看,据说中午连饭都不去吃,还是图书馆的工作人员看他可怜,才给他送饭吃。这不是奇葩是什么?”

    女:“哇!好痴情的男人,好浪漫啊。哼!你说,我要是和你分手了,你会不会为了我这样!”

    男:“……”

    男:“宝贝,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刚才你说你喜欢那个诗人?”

    女:“别岔开话题,回答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呜呜呜……我要和你分手!”

    男:“……”

    男人和女人的脑回路,真是不一样。

    对于这两人的话,张翟自然不知道。

    即便知道了,可能也就一笑了之。

    “疯子又怎么样呢?那也是个能改变世界,能够飞上天的疯子。”

    张翟在那角落里,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高高地一摞书,几乎遮挡住了他的脸。

    他手上正捧着本《战争与和平》,看得是津津有味。

    这本书,和他面前摆放的其他书,《量子物理基础》《线性代数》《新型电池》《原子物理》这些画风完全迥异。

    如果被刚才那对情侣看到,可能会觉得更加奇葩吧。

    “果然是名著,感觉就是不一样。”张翟看着这本应该枯燥乏味的名著,却觉得挺有意思。

    这是他这几天来,专业书籍间隙用来调节的书。

    这种全篇充斥着说教的名著,正常人看只会觉得痛苦,张翟到好,用它来换换脑子。

    “父亲,学院给你安排的毕业典礼,将在半小时后,在礼堂举行,请您及时前往。”a1从幻-1中,传出声音。

    张翟闻言,看了眼时间。

    此时是两点半,“好吧,还有最后几页,看完就走。”

    这种场合,提前前往,以示尊重,还是必须的。

    那种觉得自己牛批,就踩着点去的行为,张翟自觉还做不出来。

    想着,张翟手上翻动《战争与和平》的速度就愈加快了起来。

    哗啦啦没几下,整本书就翻完了最后几页。

    至于看进去多少……全看进去了。

    张翟站起来,拍了拍手,然后抱起这摞厚厚地书,凭借强大的记忆,准确无误地将所有书都归回原味。

    然后,朝着礼堂,缓步走去。

    刚走出图书馆门口,就见对情侣,正在争执。

    这妹子也是真够彪悍的,掐着这男的腰间软肉不放手,还气呼呼的质问这男的,是不是不爱她了。

    那男的,哭丧个脸,怕是都要哭了,真心惨。

    “你说!你刚才为什么犹豫!你是不是不爱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女人揪着这男人。

    张翟对这位仁兄,投去同情的目光,然后快步走了。

    我还是郑重考虑下,要不要动手做个2b小姐姐当老婆吧。

    ……

    小礼堂内,

    不光是张翟提前到了,还有老刘,院长都在。

    发现张翟走了进来,老刘笑着就迎了上来。

    “怎么样?单独给你一个人举行的毕业典礼,有没有觉得很有面子?”

    老刘调侃道。

    张翟也笑着点头,“简直受宠若惊。”

    半小时后。

    本来还没几人的小礼堂,此时却坐满了来观礼的同学和老师。

    这些学生听说张翟今天毕业,我去,这可是历史性的一幕啊,怎么能不来看看呢?

    所以,没课的,甚至有些有课的学生,都跑来了小礼堂,见证这历史性的一课。

    张翟站在主席台前,穿好了这辈子就能穿一次的学士服。

    院长脸上挂着笑容,走了上来,郑重地将毕业证书,递给了张翟。

    张翟双手,郑重地接过,拿在手里,他亦有些激动了。

    属于学生的时代,结束了。

    总算,他这么多年的学习,没有没费,有了完满的结局。

    未来,要来了。

    院长笑着,却也郑重地说道:“张翟同学,你,是北大近年来毕业的,最优秀的学生。你有卓越的天赋和能力,我希望,毕业以后,能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有所贡献。希望,北大将会因为你的名字,而更加光辉。”

    这是作为长者,作为老师,对张翟的祝福,也是叮嘱。

    毕业典礼,学校的最后一趟课。

    “谢谢院长,我会的。”张翟深吸一口气,坚定地说道。

    “我相信你!”院长轻轻拍了拍张翟的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