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走啦(???? ?????)啦啦啦
    ,精彩小说免费!

    学生时代,圆满地划上句号。

    说真,张翟还真有那么丝惆怅。

    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又从初中到高中,然后又从高中到大学。

    从小到大,似乎一直都是这么一层一层的在学校里晋升,初中,高中,大学,现实已经给你安排好道路,潜意识里已经以为,似乎要一直这么进行下去。

    突然有天,离开了这样的安排。

    突然有天,告诉你,你以后再也不用来上课了,心里自然有些空荡荡的。

    大多数人,都会产生迷茫的情绪。

    幸好张翟例外,他仅仅是,因为即将离开学校,或者说脱离学生这个身份,而有些哀伤,不舍,人之常情。

    不过,这种情绪,张翟没有让他维持多久,他便收拾了起来。

    是夜,学校食堂二楼。

    宿舍四人,点了四份小炒,三个炒菜,一个汤,很简单的饭菜。

    本来张翟,足够带着他们三个,进京城任何一家酒店,胡吃海喝。

    但最后,四人还是选在了这里。

    酒?没有。唯有小碗装着的,食堂免费赠送的汤。

    端着碗清汤,四人举起来,干了杯。

    模样豪迈,好似喝得是酒不是汤。

    “干!老张!没想到你丫得这么妖孽!居然还真就让你毕业了!”杨豪擦了下嘴巴,道。

    “祝你前途似锦!”孙涛郑重地说道。

    “老张,你可是比我们提前毕业两年啊。现在就出去了,可要就得给我们预留个位置,等再过一两年,哥三混不下去了,就来投奔你!”刘轶笑嘻嘻地说道。

    “一定!”张翟微笑着点头道。

    “玛德,再干个,要是有酒,我今天非灌醉你不可。”杨豪端着汤,说着,“说好一起扑成狗,你却悄悄熬出头。”

    “老张,这次你可是当了逃兵了啊。”孙涛也笑了,“我只想对你说:苟富贵,勿相忘!”

    “老孙,你怎么能说老张是狗呢,你是不是嫉妒!”刘轶说道。

    “丫得。你有没有点文化?你是冒充别人上得北大吧!”杨豪吼道?

    “你丫的啥意思啊?”

    ……

    打打闹闹,热闹非凡。

    哥几个也没太矫情。

    都是年轻人,虽说要分离了,但是又何必悲秋凉风。

    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

    喝着清汤,吃着食堂小炒菜。

    三盘菜一个汤,吃了两个钟头。

    让食堂加了四次饭,吃得个个都是肚子滚园园,两眼迷糊。

    四个人,就像是疯了似的,撒了拖似的疯玩。

    就这时候,张翟看起来才像个少年人。

    ……

    翌日下午。

    张翟没有打算在学校继续多待,差不多也是时候离开了。

    他最后去看了眼图书馆,看着图书馆里,丰富的藏书,他感叹有余,又有些眼红。

    这都是知识啊,真想全都给他搬走了。

    搬走是不可能搬走了。

    张翟没有在里面看书,仅仅是转了圈,便出来了。

    他去了老刘的家,拜访了老刘,和他倒别。

    老刘住的地方,是学校分配的房子。对于老刘这种老教授,待遇还是不错的。

    四百多平米的复式跃升楼,简直就相当于是个别墅。

    屋内。

    张翟与老刘交谈着。

    “刘教授,我今天下午可能就要离校了,现在过来给您说一声,道个别。还有,说一声谢谢。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

    张翟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老刘对他这段时间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嗯?”老刘瞪大了眼睛,瞪着张翟,有些生气地哼了声,“叫什么刘教授!还不如叫我老刘,中听些!既然是道别的,你就空手来啦?”

    张翟有些不好意思,老刘当然不可能是因为礼物不礼物的生气,而是因为他生分的称呼。

    他只能讪讪一笑,“这不是来得忙,忘了吗?老刘你想要啥?你开口,我马上就去给你买!”

    老刘又瞪了张翟一眼,还挺生气的。

    这臭小子,哪有让受礼的人,自己挑礼物的道理,又不是受贿。

    他摆了摆手,“算了,不说这个!”

    “我问你,你现在也毕业了?接下来打算做点什么?有没有什么安排?”老刘问道。

    老刘的问题,出于关心。

    张翟回答起来,却有点犹豫。

    关于翟城计划,是否合适说给老刘听呢。

    张翟思考权衡了下,模糊地说一句就行了。

    “接下来,我还是会做点科研的东西,我和上面,合作了个项目。”

    听到张翟的回答,老刘没在追问,只是拍了拍张翟肩膀,问道:“真的不考虑下,在物理研究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吗?”

    对于这个要求,张翟只能摇头。

    “老刘,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到那个时候了,我肯定会从事物理研究,到时现在,我还是想做些实用性研究。”

    老刘深深地看了眼张翟,有些唏嘘地叹道:“希望我还能看到那一天。”

    ……末了,老刘又对张翟说:“虽然你没给我带礼物来,但是我,却送个礼物给你。不过,只是简单的几句话。”

    “您请说。”张翟郑重起来。

    老刘眼睛直视着张翟,“张翟,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这点不用我多说。

    我希望,你在之后的人生路上,能够记住一句话:你可以自私,你可以不必给这个国家有什么贡献,甚至,你可以是不正义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在做每件事前,想清楚,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是为了钱,为了权利,为了理想还是什么,只要想清楚了,即便是错了,也没什么。”

    这是老刘的肺腑之言,不管张翟是否认同。

    他都将这句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行了,别啰嗦了,你个小子,给我滚蛋吧。”老刘大手一挥,就要送客。

    张翟眼见时间,也差不多了。

    便起身道别,离开了。

    离开老刘家,张翟没有再回学校,而是径直地前往了机场。

    此时,有三个人,牢牢跟在张翟身后。

    这三位,都是狼牙的精英,对张翟,进行贴身保护。

    再像之前那么秘密保护既没有意义,也不安全。

    索性,就明着来了。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三个人,实际上,暗地里在张翟身边保护的,超过二十人。

    机场,vip登机通道。

    张翟买的头等舱机票,有钱了,他也不想亏待自己。

    谢首长,张父,也在机场等着了。

    谢首长说来送张翟一程,就言而有信的来了。

    “爸,谢首长。”张翟喊道。

    “嗯,小翟,这一去,我们怕是,短时间里,见不着了。”谢首长略微煽情地说道。

    “谢首长,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你之后,要不了多久,就要三天两头往我那跑了。”张翟笑着。

    三天两头往那跑,只能是张翟做出了巨大成就。

    “你个混蛋小子,记得过去后,注意自己的安全!要是你掉根汗毛,你老妈都要把我撕了。”

    张父其实眼眶有点红了,但还是强忍着。

    他明白,他儿子这去的地方,怕是很危险,但是作为父亲,只能支持,不能成为孩子道路上的绊脚石。

    “放心吧,老爸。有这么多人保护。能出什么事。”

    张翟不是没心没肺的人,强大的观察力,让他能感受到他父亲心里,浓浓地担忧,于是故作轻松地说道,

    “倒是你,老爸,你可得多用点心啊。你知道的,我过去后,可就得使劲花钱了,蜃灵科技,可就是我资金来源了。”

    “臭小子,我还能把你的公司搞砸了不成?搞砸了,你这个董事长,还不得把我给辞退了。”

    “那我可不敢。”张翟笑着回道。

    ……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再欢乐的场景也终究到了离开的时候。

    张翟没做什么矫情的姿态,转了身,摆了摆手,说了句,“走啦。”,便潇洒地登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