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即便死了,我也值了!
    ,精彩小说免费!

    随着张翟书写的速度越来越快,张翟能用的稿纸也越来越少,手中中性笔的墨水也以很快的速度减少。

    张翟将写满正反面的稿纸直接抽出放在最这沓纸的最下面,然后继续在上面的空白稿纸上书写。

    笔没墨水了,直接往地下扔,然后重新从一盒完整的中性笔里抽出一只。

    对于张翟来说,其余任何事情,都是次要的,现在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握住稍纵即逝的灵感,将极其繁复的真正反重力公式推演出来,并记录下来。

    张翟瞪大了眼睛,咬着牙,甩了下头,避免积蓄的汗水,滴落在稿纸上。

    “划拉划拉……”张翟快速的书写着,没有一丝停止的念头。

    张翟很清楚,今天能够得到将反重力公式推演出来的机会,除了智慧,更多的是因为运气。

    今天可能能够推演出来,但是明天却不一定能够成功。

    张翟不敢赌这种可能,所以他不能停,只能够抓住那稍纵即逝灵感的尾巴,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努力,快速推演并将这些,记录下来!

    ……

    “哗啦……”张翟再次将一页纸写满,抽出这张纸,放到最下面之后,张翟流畅快速的书写动作,卡壳了。

    因为最上面这张纸也写满了字迹,纸用完了。

    “灰狼,再去给我搬一箱a4纸过来!快点!”张翟瞪大了眼睛,眼睛里隐约有些红丝了,他对着外面咆哮道。

    他心里有点急了,他非常清楚,这么一停几分钟,等再想续起来,就很麻烦了。

    张翟干脆闭上了眼睛,想要用大脑坚持维持着这种超高强度的运算,并且将之前的东西全部记忆下来。

    这不是单纯记忆的事情,而是还得将之前运算量极大的步骤,继续维持着,时间越久,越困难。

    一分钟后,张翟感觉自己有点撑不住了,他的心里,此时难免有些急躁了。

    他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犹如裂开的血痕,张翟咬着牙,表情有点骇人了。

    他强忍着,坚持大脑中的运算,勉强抽出一丝精神,对着外面再次对外面再次吼道:“野狼,给我弄一些马克笔或者粉笔过来!”

    张翟感觉自己都要疯了,他快维持不住了。

    他对外面吼了一句后,便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拿着中性笔,直接在病房内的白色墙面上写了起来。

    还好,虽然没有纸那么顺畅,但是能够写,张翟紧绷着的神经,微微松了口气。

    旁边站着的蜘蛛,咬了咬牙,他觉得,这种时候,已经不能放任张翟这么下去了,不然,下午的事情,可能会重现。

    “张先生,已经超过十二点了,您看您是不是应该休息了?”蜘蛛做出了决定,决定对张翟这种像是着了魔似的行径,进行干扰。

    “滚!”张翟转过头,用布满血丝眼睛瞪了蜘蛛一眼,然后怒声吼了句,便重新回过头去,继续在墙上书写着。

    蜘蛛被张翟那可怖的面容震慑道了,他从未见过张翟这么疯狂的一面,最多的时候,他看到的张翟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学生。

    即便是他这种经历训练的战士,也觉得此时的张翟有些恐怖!

    但是他还是强忍着,硬着头皮再次对张翟说道。

    “张先生,你要是再不停下,我就要动手了!”

    “你要是敢动手!你就是千古罪人!咳咳!”张翟这次头都没回,但声音有些沙哑,还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蜘蛛犹豫了,虽然他看不懂张翟在写什么,但是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联想到张翟的身份,不难想象,这肯定是项科学成果!

    再联系到张翟的疯狂,可以想象,这项成果有多么重要。

    最终,蜘蛛咬着牙齿,站在了原地,如同站军姿一般,面对着张翟,站着,一动不动。

    没有人干扰,张翟更加全心投入在了反重力公式的推演中。

    当张翟面前的墙从站着写到蹲着写,终于,野狼抱着一箱马克笔,放到了张翟脚边。

    拿着马克笔在墙面上书写,比中性笔要更加流畅许多,张翟书写的速度更快。

    “咳……咳……”张翟喘着粗气,感觉肺部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已经顾忌不上了。

    他挥舞着笔,在墙面上留下了一行又一行的复杂公式。

    推演还在继续,张翟从这面墙,写到那面墙,墙面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字迹。

    “快点,得再快点……”张翟瞪着酸涩的眼睛,内心非常焦急。

    灵感这东西,来得快,去得更快,此时张翟已经坚持这种超过大脑强度的推演已经太久了,他感觉自己已经有点坚持不住了。

    大脑传来的,越来越强烈刺痛,就是最大的证明。

    张翟不顾手上的酸涩,继续以最快的速度,书写着。

    一面墙,两面墙,三面墙……

    终于,最后一面墙,也写慢了演算公式。

    当张翟将最后一面墙最后一个角落写满字迹,他从蹲着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刹那。

    “嗡嗡嗡……”

    张翟感受到了强烈的耳鸣,就如同拉响的防空警报一样,在张翟大脑中轰鸣。

    紧接着,便是头晕目眩,仿佛天旋地转。

    张翟站不稳,感觉头重年轻,腿就像是踩在棉花上。

    “砰!”张翟直接跪到在地面上,响起一声闷响。

    “张先生!”蜘蛛惊呼一声,就要冲过来。

    “别他妈过来……除非老子死了,不然别他妈拦着老子!”张翟提起声音,怒声吼道。

    “张先生……好,我不过来!”

    看着此刻的张翟,蜘蛛仿佛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和军人一样的倔强!

    两行泪水,忍不住从他眼睛里滑过。

    他打开了幻-1,他知道自己拦不住张翟,但是他不能让张翟这么下去了。

    他默默地用幻-1发了一条短信出去,然后对着张翟,在心中说了句:对不起。

    张翟跪到在地面上,仍然感觉头很晕,他用力的甩了甩头,却感觉鼻子下面,一阵湿润。

    用手一抹,原来是流鼻血了,

    张翟咧牙一笑,因为流了鼻血后,他的大脑清醒了些,只是血,也沾在了牙齿上。

    张翟没有再爬起来,他就直接跪在地上,继续拿着笔,继续在地面上写着。

    “快……快……”张翟眼睛里流露出焦急的神色,

    “只差最后一步了,千万不要晕,千万不要晕!”张翟死死的咬着牙齿,他的眼前已经只剩下黑白二色,他知道,自己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要发挥最后的作用了,自己快要晕了。

    可是他不能现在就晕倒,还剩下最后一步,如果最后一步没有完成,那一切都白费了,以后他要花费比今天更大的代价,才能够挽回这一步之差。

    所以,他不能放弃,他必须完成这最后一步!

    他用毅力强撑着,他在与时间,与自己的身体赛跑!

    “快了,快了……”张翟的速度慢了无数倍,他几乎都已经要趴在地上了。

    手上笔仿佛重若千斤,似乎整个世界都在阻拦他,整个世界都在和他做对,想要让他放弃!

    不过……

    张翟终究还是赢了。

    最后一步,完成了……

    他脸上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笔掉落在地上,张翟倒在了地上,门于此同时打开了。

    三道声音,汇聚在了一起!

    门口,出现了两道身影,胡润泽教授与花梦莲。

    两人看到病房中的样子,惊呆了。

    四面墙,低于两米的地方,都布满了字迹,全是些复杂的公式。

    地面上,同样布满了由无数数字,字母,符号组成的公式。

    张翟,就侧倒在一片公式的海洋中,嘴角还沾着血迹。

    花梦莲看到这副场景,立刻就想冲进去,然后立刻叫医生,但是却被一旁的胡教授,一把给抓住了。

    “别动!”胡教授大声吼道。

    他看着这些满墙的公式,他瞪大了眼睛,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就仿佛是看到了最令人恐惧的东西。

    他蹲了下来,然后如同之前张翟一样,直接跪在了地上,他呆呆的看着,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

    这时候,花梦莲忍不住大声吼道:“张翟,翟神!张总!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对身体有多大伤害!”

    张翟躺在地上,已经快失去意识。

    他露出了很是开心的笑容。

    “成功了……即便是失掉一半生命,我也值了。哈……哈……哈哈……”

    张翟笑着,失去了意识,昏迷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