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擦了,刮了,毁了吧!
    ,精彩小说免费!

    深夜,凌晨三点钟。

    华国人民日报发布最新新闻:张翟确认在研究中昏迷,已确定身体无大碍,预计明日就会苏醒。

    与此同时,羲和科技官网与蜃灵科技官网以及相关官网,也公布了张翟只是过度劳累导致昏迷,已与大碍的消息。

    ……

    整个夜晚,张翟的情况,牵动着整个华国乃至世界人民的心。

    北大物理院的院长,谢心澄被电话吵醒,当他得知张翟的情况后,便一夜睡不着了。

    北大教授老刘亦是如此,甘效华院士亦是如此,众多人都是如此。

    谢首长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窗外,翟城的方向,不由得叹了口气。

    “小翟啊……你这个臭小子,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网络上的讨论,没有受到时间的影响,即便是深夜,仍然因为张翟昏迷的事情,炸了窝。

    “你说张翟是不是傻?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人,明明有得是时间,却偏偏要一蹴而就,现在好了吧,昏迷了吧?”

    “看到楼上的话,我突然想起一句话:这个世界上,聪明人真得是太多了,蠢人太少了。但是真正能做事的人,就是那群聪明人嘴里的蠢家伙,而那些聪明人,不过是嘴皮子利落。

    如果张翟这种是蠢货,那我佩服这种蠢货。”

    “楼上说我翟神傻的,那才是真傻。劳逸结合,有时候是对得,但是有时候是自己能控制的吗?

    你看了翟神直播视频了吗?翟神那时候痛苦的模样,你以为他不想停止那种痛苦吗?谁会愿意没事自我折磨?他还不是为了自己的追求,为了做到你们这些聪明人,做不了的事情。”

    “楼上的话,让我泪流满面,就是不知道,翟神到底怎么样了。”

    ……

    阳光透过窗帘,射进病房。

    病房内,张翟仍然处于昏迷中。

    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脸上,显得他脸色有些苍白。

    ……

    当张翟苏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头部一阵刺痛,就像是宿醉之后还熬夜的感觉,有些恶心。

    张翟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蜘蛛仍然像雕塑一样,杵在他床边。

    除了他此时面对的方向与之前昏迷醒来时有些不同,其余都一模一样。

    墙面,地面,洁白,光滑,没有丝毫字迹。

    就仿佛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就如同一场梦境一般。

    张翟抬起头,看向蜘蛛。

    “换了间病房?”

    “张先生,你醒了?”蜘蛛有些惊喜,然后说道:“是的,之前张先生那间病房,已经被暂时封锁了。”

    蜘蛛说着,还立即按下了床头的呼叫按钮。

    “没人进去拍过照?或者研究过?”张翟感觉自己的头随时随刻都像是在被针扎着似的刺痛,不过这种程度,他还能够忍受。

    “在张先生您被转移到这间病房过后,就再也没有人进去过。”蜘蛛说着,停顿下来思考了下,又补充了句。

    “因为长老发话,说在你醒来之前,没征得您的同意,不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进去。”

    “嗯,”张翟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回答很满意,“我的父母有没有来过?”

    之前整个过程都在直播,他这次昏迷的消息,不可能在瞒得住他父母。

    “张先生,您的父母,还有花女士,胡教授,都在隔壁房间休息,我已经按了呼叫铃,他们应该很快回过来。”

    “嗯。”张翟点了点头,正要说些什么,病房里便涌进了一大堆人。

    “臭小子,你总算是醒了,知不知道你把你妈吓得够呛!”张父进来就说道。

    张翟看过去,张母的眼睛不知道是因为熬夜还是哭过,红了一圈。

    “儿子,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张母抓住张翟的手,关心的问道。

    张翟笑了笑,忍着大脑的昏胀和刺痛说道:“我没事儿。”

    就在这时候,医生很不给面子的说道:“是不是感觉头部很涨,很重,还很刺痛?用鼻子吸气的时候,也很刺痛?”

    张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那就对了,短时间内,你别想在进行长时间,高强度的思考,不然你的大脑肯定要宕机,直接罢工。”

    “我知道张先生你是位很厉害的科学家,但是这是医院,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够遵守医嘱,不要干自我折磨的事情。”

    医生毫不客气地说道。

    这事儿张翟不占理,只能够尴尬地点点头。

    “噗嗤……”看到张翟那别扭的样子,病房内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特别是张母,本来都要落泪了,此时也忍不住一笑。

    “我的乖儿子啊,现在知道难受了吧,早知道这样你还这么胡来不,真是一点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张母说道。

    “再来一次,我也不后悔。”张翟果断摇了摇头,郑重且坚定的说道。

    直到现在他也没后悔过,即便最开始的时候,他想得是只是悠闲的看下书,在修养的同时,将反重力搞定。

    但是,现在的结果,已经证明了,他是所做得是对的。

    张母正想再说点什么,张父这时候,却用力抱了抱张母的肩膀,低声说道:“儿子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就让他自己做决定吧。”

    张母看向张翟那坚定的目光,既心疼,又欣慰,最后也没再多说什么。

    一直站在最边上的胡润泽教授,此时看着张翟的眼神里,充满了尊敬与敬佩。

    他是整个屋子里,最理解张翟的人。

    因为如果是他的话,同样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别说仅仅是昏迷了,死了都心甘情愿。

    ……

    为了让熬了一夜的这些人休息,张翟聊了几句,就让他们都去休息了。

    张翟看了眼旁边一动不动如同雕塑的蜘蛛。

    “蜘蛛,你也去休息吧,如果不放心,就换个人过来”

    “谢谢张先生,我不累!”蜘蛛坚定的回答道。

    张翟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他掀开铺盖,直接坐了起来,穿上了旁边拖鞋。

    “张先生,你要去哪?”

    “去之前病房看看。”

    “不行,绝对不行!张先生你要是还想继续工作的话,这次我肯定会提前把你拍晕的。”

    “放心,我只是去看看,我自己的身体我还是清楚的,我还年轻,不想死。”

    ……

    张翟穿着宽大的病号服,踩着拖鞋,重新走进了之前的病房。

    推开门,看着满屋子的公式,地板上,张翟甚至还能够看到已经凝固的鼻血。

    张翟没有走进去,就站在门口,目光来回扫视了几遍。

    最后,他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他重新睁开。

    说道:“弄桶水来,把地面上的公式洗掉,墙上的直接刮了,至于纸上的,用碎纸机碎一遍然后拿出去烧了吧。”

    “张先生?为什么啊!”蜘蛛下意识的问道,他可是亲眼看到张翟为这些东西所经历的痛苦,可是现在刚醒过来,又要直接把这些东西毁了,他实在是想不通。

    “因为已经没用了。”张翟露出微笑地说道。

    一切答案,都已经在他脑子里,这些东西,除了增加泄密的风险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