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三章变故:全息技术泄露?
    ,精彩小说免费!

    张翟半睡半醒,处于恍惚状态,连日来的疲倦让他想好好睡一觉,似乎下一秒钟他就能够陷入睡眠。

    但就在这时,a1清亮的声音在张翟耳朵边响起,瞬间就将他惊醒。

    “父亲,有人闯入负二楼实验室。”

    张翟眼皮一跳,心一紧,瞬间清醒,直接从椅子上坐直,追问道:“是谁?什么人闯进了实验室?”

    “是您的父亲!”a1回答道。

    “我爸?”张翟重新放松下来,靠在椅子上,同时也皱起了眉毛,心中泛起疑惑。

    没道理啊,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我爸来我实验室做什么?”

    “父亲,据我判断应该是……”

    a1闻言,正要解释,就被张翟挥手打断了。

    张翟索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皱着眉毛快步朝电梯走去。

    “算了,你不用说了,等我爸他自己跟我讲吧。”

    “好的,父亲。”

    张翟带着心中的疑惑,乘坐电梯,上升到负二楼。

    电梯门打开,正背对着张翟那道熟悉的身影,除了张父还能有谁。

    张翟已经从电梯里出来,但张父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身后的张翟,完全没注意到。

    “哎……”张父背对着张翟,低着头,叹了口气,“这事儿怎么和他说啊……要不给他好好道个歉?

    儿子……我错了……不行不行,这么怂,我这个当父亲的把脸往哪搁啊……可是这破事……哎……”

    张翟听着他父亲不停嘀咕,琢磨着话,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更感觉有些疑惑,能让他父亲这样,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咳咳!”张翟咳嗽了声,让张父意识到他的存在。

    张父显然听到了,他停止了喋喋不休。

    慢慢转过身来,看着张翟就在他身后,他没有多吃惊,多意外。

    就是看向张翟的眼神有些复杂,愧疚,羞愧,不好意思,自责各种情绪汇聚,额头上的眉毛都快拧成八字形,显示出深深的焦虑。

    张翟见他父亲复杂的神情,愣了下。

    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啊。

    这么复杂的情绪,也就在他爸藏私房钱被他妈抓住的时候,出现在他脸上过。

    于是,张翟笑了笑,然后挪了张凳子,让张父坐下,然后自己抽了根凳子坐在对面。

    “老爸,这么急匆匆冲到我实验室里找我,不会是私房钱又被我妈发现了吧?我先声明啊,这次绝对不是我举报的。”张翟笑着说道。

    张父闻言,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酝酿好久的情绪,此刻只剩下无奈:“兔崽子,怎么说话的呢!你爸那技术,能被你妈发现?”

    张翟笑了笑,见他父亲脸上的焦虑挥散了了许多,继续说道:“藏钱技术,恐怖如斯!佩服佩服!”

    说着,他还拱了拱手,惹得张父无奈地笑了笑。

    张翟见状,也差不多了,终于问起了正事:“老爸,你来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咱爷两还有啥不能说的。”

    听张翟问起来意,张父的表情恢复成了之前的模样,不过,因为张翟的打岔,张父没之前那么焦虑了。

    张父严肃起来,皱着眉毛,说道:“小翟,出事了。”

    张翟收起笑容,没说话,等待他他父亲的下文。

    “蜃灵科技出事了……”说道这里,张父深吸了口气,脸色凝重,语气沉重:“准确说是全息设备的制作技术失窃……”

    说着,张父重重叹了口气,语气里充满自责与愧疚:“这件事我也有很大的责任。”

    张翟脸色跟着严肃了起来,他看着他父亲,问道:“老爸,究竟怎么回事?”

    张父看了眼张翟,然后强行振作精神,沉声说道:“小翟,你还记得,蜃灵科技首都分部吗?”

    “嗯?”张翟点了点头,等待他父亲继续说下去。

    “蜃灵科技首都分部的负责人叛变,被国外间谍收买,泄露了全息设备所有相关制作流程。”张父表情沉痛地说道。

    张翟闻言,都愣了下,然后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泄露了全部制作流程?”

    “是,整个流程都被泄露了。”张父神情悲痛地说道,“这件事我有很大的责任!”

    张父根本没注意到张翟在笑,他完全沉浸在自责中。

    张父一想到,这项全息技术可能是张翟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心里就忍不住心痛。

    他可是看到过张翟为做研究的疯狂,就好比上次张翟的研究,整整在医院里待了十天啊。

    想想,他儿子殚精竭虑,不眠不休,反复的思考,反复的琢磨,最终才换来的全息技术就被他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泄露了出去。

    他这个心里,就止不住的自责,难受,还有深深的愧疚。

    他仿佛能够清晰看到,张翟在图书馆与实验室之间奔走;

    仿佛能够看到张翟在深夜辗转反侧;

    仿佛能够看到,张翟为解决某个技术难点,冥思苦想;

    仿佛能够看到,张翟日以继日不断做着研究。

    终于用汗水辛劳换回了全息技术的成果,可是……

    作为一个父亲,自己没有给儿子带来一丝帮助,还反倒是给他添麻烦,想想他就羞愧!

    如果不是当着张翟的面,如果不是作为一个男人,可能他已经忍不住落泪。

    张翟看着张父,真得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

    张父都被张翟笑懵了,这臭小子也太没心没肺了吧,这么伤心的事儿都能笑得出来?

    还是说,被气昏头了?

    “老爸,你确定只是制作流程被泄露?”张翟笑着再次问道。

    “嗯,制作流程全被泄露了。”张父点了点头。

    “那制作全息设备的仪器有没有失窃?”

    “没有,那个叛徒正要窃取设备和图纸,就被逮住了。”

    “也就是说,仅仅是制作流程泄露了。”张翟忍不住笑得更厉害了。

    “小翟,你什么意思?”张父有些反应过来了。

    “老爸,制作全息设备又不是制作酱油,即便是整个制作流程都被泄露了,也要他们能够制作出来啊。”

    “就比如说,全息设备制作过程中,最关键的两步,提取黑光,还有底层操控黑光的程序写入。如果没有设备,没有程序,他们光知道流程有什么用?”

    “而且老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之前将全息设备制作的整个过程都全程直播了,你看到现在有谁制作出来了吗?”

    张翟的一番话,听得张父有些懵。

    不过他很快也反应过来了,这么多话,就一个意思。

    就是……整个制作流程泄露也根本没所谓。

    “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老爸,行了,爸,你老还是回去洗洗睡了吧。”

    ……

    张翟又安慰了几句,便让张父回去休息了。

    当张父的身影消失在实验室里,张翟脸上的笑容,慢慢也消失了。

    张翟沉声说道:“a1,调查一下,除了制作流程失窃,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失窃,另外,得到资料的都是谁?”

    一分钟后,a1说道:“父亲,的确是只有制作流程失窃,因为具体的制作都是机器人全自动操作,所以相关数据并没有丢失。

    但是不排除对方拿到资料后,分析出部分全息设备图纸。

    不过,最关键的黑光提取部分,还有最后的黑光操纵程序他们在二十年内,他们应该是分析不出来的。”

    “至于得到资料的人,互联网上并没有得到详细信息,不过根据网络上的蛛丝马迹进行分析,百分之98.9%的可能,资料分别被倭国的索尼公司还有宇宙国的三月公司,这两家公司得到。”

    “倭国还有宇宙国是吗?”张翟眯上了眼睛。

    他重新看向a1:“那个叛徒下场怎么样?我这辈子最讨厌叛徒了。”

    “无期徒刑外加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且终身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减刑。”a1回答道。

    得到这个答案,张翟没有再去纠结这个人了,这种人物用不着他去放在心上。

    张翟低着头,仿佛是在沉思着什么。

    突然,他抬起头,看向a1,问出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a1,你说是不是觉得全息技术离现在科技有点近了,让他们以为有希望,老是想破解吗?”

    a1没回答,张翟自顾自的说道:“想要破解我的黑科技……看来你们还没绝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