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九章 第三方案
    ,精彩小说免费!

    直播间弹幕很热闹,刷新频率也很高,但实验室里却正好相反,十分安静。

    张翟看完a1所提供的分析报告以及模拟数据,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失望的表情,而是低头沉思起来。

    他在原地低着头,站了约有一分钟时间,抬起头看了眼弹幕,然后坐回了工作台前。

    张翟随手扯出一叠稿纸,捏着笔,极其凌乱地在稿纸任意空白位置写下一些数字,公式,或是简单的两个字母,或是字。

    张翟就这么写了十分钟,看着这张被写得密密麻麻,不少数字字迹重叠在一起,显得极其凌乱,就如同是小孩涂鸦似的手笔。

    张翟拿着这张纸,愣愣地看了眼,然后叹了口气。

    “直接对人的脑部神经进行干涉,让脑部神经接收到准确的信号,让大脑自己欺骗大脑,能够做到的真实程度必然是最高的,但是,这么一来,必然需要向大脑中植入芯片。”张翟说着,看向稿纸右下角,那里写着几个字。

    “脑内神经干涉芯片。

    想要达成虚拟现实的效果,主要需要完成两部分,反馈与操控。

    反馈:通过脑内神经干涉芯片,链接脑部多种神经,通过直接给神经传递多种信号,产生多感知的感受,来给使用者构建个真实的‘虚拟世界’

    操控:通过接收脑部神经传出的信号,使用者可以像操纵自己的身体一样,来操控虚拟世界中的人物。

    反馈与操控相配合,就能够构建出,一个完美的第二世界!”张翟低声喃喃着,眼神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可惜,向大脑中植入芯片,势必违悖伦理,甚至违背道德准则,超出大多数人的接受底线。”张翟说着,将这张稿纸揉成了一团,然后将他撕得粉碎。

    整个过程,张翟脸上都保持着淡然,看着散落一地的纸屑,低声自言自语地说道:“科学不需要道德,不需要伦理,这些只会禁锢科学的发展,但是科学家需要啊。

    更关键的是,这种东西即便是制造出来,又有啥意思呢?这种弊端,让他就是个自娱自乐的半成品,毫无实际意义。”

    张翟不想去讨论或者考虑科学究竟是辅助文明发展的工具还是最终目的这样的哲学问题,所以他很快将思考转向另一个方向。

    “而第二种方案,相当于对现在这些vr设备的增强版本。主要就是针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四个方面,看起来是不错,但是实在是有点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感觉,这纯粹就是个笨办法。”张翟自我剖析道,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方案灵感主要是来自于虚拟战场项目。

    从触觉上举例,这个方案可能需要将使用者全身都进行包裹,才能够产生合适的触觉反馈。

    但是包裹全身的物品,本身就会产生触觉,对人接收到的感觉产生干扰,对真实性有很大影响。

    然后再想办法将这种触觉去除掉,又会产生新的问题,然后无限循环下去。

    典型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笨得可以,局限性也很大。

    张翟通过几分钟的考虑,干脆的将这两种方案都否决掉了。

    “不过,虽然两种方案都不行,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借鉴意义。”

    “a1,帮我寻找一些关于虚拟现实方面的资料。”张翟在全息屏幕上打出这行字。

    “好的,父亲!”a1同样在全息屏幕中,显示出回答。

    大概一分钟后,a1将她所搜寻到的资料,全部显示在全息屏幕上。

    这些都是一些研究机构,在虚拟现实技术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a1直接通过暴力手段获取到。

    张翟将目光移动到了全息屏幕的右侧,专注地看起这些资料来,他全神贯注,直接忽略掉了全息屏幕左侧的直播间和里面横飞的弹幕。

    “翟神!你又撕纸,我要举报你浪费国家资源!”

    “翟神老公好帅啊!”

    “艾玛,心痒痒!翟神究竟想搞什么!”

    “翟神,别皱眉头啊,容易出皱纹!虽然翟神你咋都帅!但是没皱纹肯定更帅!”

    ……

    张翟此时正一页一页翻看着a1提供的资料,并且越翻越快,基本就是瞟一眼,然后就翻了过去。

    同时越翻眉毛越皱,直到最后,张翟用极短的时间,翻完了两百多页资料。

    张翟叹了口气,忍不住摇了摇头。

    “大多数都停滞在现在这种vr设备阶段,根本没有任何参考意义。”

    “特别是最近一年,vr技术的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父亲,这一年虚拟现实技术处于停滞阶段,是很正常的。”

    “是因为全息技术的原因吧。”张翟早就猜到。

    “是的,因为全息技术的出现,导致许多研究虚拟现实技术的研究机构,都放弃了研究,即便是坚持做这方面研究的研究人员,研究经费也被无限压缩。”

    张翟点了点头,没有怎么意外。

    “父亲,这里有段新闻,或许您会感兴趣。”a1突然说道。

    然后全息屏幕的右侧,弹出一条新闻。

    这是新华社的一条新闻,新闻时间是2014年,也就是说四年前的一条新闻。

    张翟用极快地速度扫过整篇新闻,心中明白a1的意思。

    这条新闻的内容,大体如下。

    一位因为车祸导致脊髓受损,全身胸部以下瘫痪,只能够终身只能够坐在轮椅上的29岁外国青年,在2014年巴西举办的世界杯上,进行了开球。

    如果仅仅是这样,他或许会是个励志故事,关键在于,让他完成开球的方法有些特殊。

    他通过一个名叫“脑机接口”的机器,通过想象,操纵着机器,进行了开球。

    这个“脑机接口”还有个名字,叫做脑外神经联络器。

    通过想象,操纵机器。

    将他利用到虚拟世界中,就是关键的操控部分,人可以通过想象,操纵虚拟世界中的人。

    “利用这种技术,解决掉脑外虚拟设备的操控问题?”

    “是的,父亲,虽然现在这种技术很不成熟,通过捕捉检测大脑中运动区域的变化来完成操控。

    错误率很高,使用的人需要特别的训练,而且没办法进行精细化的操控,甚至普通正常人根本没办法进行这种操控,根据我的分析,想要依靠这种技术,达到现实级别的操控,几率不足千万分之一,

    但是我相信父亲,您一定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a1,你还真是对我有信心,不过……这个思路的确不错,那就试试吧。”张翟摇了摇头,然后笑着说道。

    “至于另一部分,反馈部分,或许也能够通过类似的方法,设计一个脑外神经干涉器,即便不进入脑内,也能够构建一个‘真实’的虚拟世界”

    张翟说着,在一张崭新的稿纸上写下:方案三,虚拟头盔(脑外神经反馈操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