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七十八章 我张翟从不听天由命!
    ,!

    翟城中心医院,大厅内。

    此时虽然病人众多,人满为患,但在小离等机器人的维护下,仍然秩序井然,有条不紊,整个大厅内显得十分安静。

    但,突然,这种平静被打破。

    张翟带着蜘蛛与野狼两人,匆匆从大厅闯入。

    大厅内等候的病人,纷纷认出张翟,顿时心中便冒出无数想法,人群霎时间有些骚动。

    “翟神来医院做什么?还这么着急?”

    “不知道啊,难道是翟神生病了?”

    “我看不太像。”

    ……

    “抱歉,请大家停止高声喧哗,医生与病人都需要安静。”机器人小离检测到噪音分贝过高,开始提醒病人与家属。

    大厅内重新安静下来,但不少仍然在低声讨论,亦或者是盯着张翟离去的方向,试图一探究竟。

    张翟从医院大厅横穿而过,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电梯内,张翟按下通往顶楼的按钮后,便一直保持着沉默。

    蜘蛛与野狼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仍然感受到了极其压抑的气氛。

    张翟面沉如水,两条眉毛紧紧拧在一起。

    “父亲,刚才我将你叫醒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今天上午,所属您父母的大白健康助手在进行例行健康检查时,发现支气管表皮细胞出现恶性肿瘤。

    根据人性化保密条例,所以大白并未告知当事人,而是选择通知其亲属,并上传了这条消息。”

    张翟瞥了眼a1所显示在全息屏幕上的话,脸上表情并未有任何变化。

    a1所说的事情,张翟已经知道了,现在再重复一遍,不过是让他心情更加糟糕。

    张翟眼睛盯着电梯里,不断跳动的楼层数字。

    电梯上升的很快,眼看就要到达指定楼层。

    张翟站在原地,反复深呼吸,对着电梯里的镜子,调整自己的表情。

    张翟内心乱如麻,这种突如其来的事情,对他来讲如同晴天霹雳。

    不管他成就多么伟大,地位多么尊崇,父亲在他潜意识深处仍然是如同顶梁柱的存在,父亲怎么会倒下?

    他现在就像是失去翅膀的鸟,猛然从高空跌落深渊,整个灵魂都仿佛处于失重状态。

    但,即便他心乱如麻,他仍然不能够在脸上表露出来。

    如果他都乱了,他母亲岂不是更感觉无助。

    所以,他不能够乱。

    嗯……就这样,虽然有点担忧但却不慌乱。虽然有些忧虑但仍然沉着冷静。

    张翟看着自己脸上调整好的表情,再次深吸了口气。

    “叮!”

    电梯到达顶楼,电梯门徐徐打开。

    张翟转过身,便一步一步,稳稳踩着地面,走出了电梯。

    一出电梯,便在电梯等候区域的凳子上,看到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此时显得有些孱弱,虽然身形没什么变化,当时她的样子实在是太无助了。

    “妈……”张翟喊了声,才发现自己嗓音竟然有些沙哑,赶紧咽了咽口水进行调整。

    张母闻声看向张翟,那一瞬间她憋在眼眶里的泪水差点涌出来,但是她忍住了。

    “妈……老爸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张翟尽量语气轻松地问道。

    “医生正在联合大白给你爸进行详细检查,进行确诊。”

    “你爸的话……他还不知道情况,我只是让他来做全身检查。”张母说道。

    张翟看着他母亲,用稍微轻松的语气说道:“老妈,你也不用那么担心,即便真的确诊了早期肺癌,也是能够通过手术治愈,也不会影响生活。顶多就是我爸遭点罪,可能要挨上一刀。”

    张母听到张翟的话,脸上表情稍微轻松些,点了点头。

    张翟陪他母亲坐下,在这病房外面,安静地等待着结果。

    三分钟过后,医生联合大白的会诊还没有结束,张翟却已经接到了一号长老打来的电话。

    ……

    “小翟,你父亲的事情我已经有所了解了,你要放宽心,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对于早期癌症的治愈概率还是很高的。”

    “嗯,我知道。”张翟点了点头,没兴致多说话。

    “小翟,我已经委托两位杏林国手,还有肺癌方面的西医专家,乘坐反重力汽车前往你那里,大概半小时过后达到,希望对你父亲的病情有所帮助。”

    “谢谢长老。”

    “小翟,你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别把自己也累垮了。”长老看着张翟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和苍白的脸色,不由再次嘱咐道。

    张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

    十分钟后,三位医生和大白走出病房。

    大白站在张翟面前说道:“张先生您好,根据我们再次详细检查,您的父亲被确诊为1期肺癌。”

    张翟闻言,心里一沉,脸上却没多大变化。

    张翟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大白机器人。

    心里有些莫名感慨:没想到当初给大白加入检测早期癌症的能力,最后会被用在父亲身上。

    能够在早期就检测出肺癌,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现在应该采取什么治疗措施?”张翟沉声问道。

    这一次,是一位医生站出来,回答了张翟问题:“张先生,因为患者现在处于1期阶段,也就是早期,现在立即采用手术治疗的方法,还是有很大的治愈概率。”

    “治愈的概率是多少?”一旁的张母追问道。

    “早期肺癌的五年存活率通常在60%~80%。”

    “五年?存活五年的概率都只有60%?”张母一时之间有些慌乱。

    “妈,医生不是那个意思。”张翟扶住他母亲。

    医生也赶紧解释道:“庄女士,所谓五年存活率,指得就是痊愈概率。

    因为癌症特别容易复发,所以一般以五年为界限,如果五年内没有复发,那就证明已经痊愈。”

    张母闻言松了口气,可是下一秒又皱眉问道:“百分之六十的痊愈概率是不是太低了?”

    “庄女士,很抱歉,患者癌症是否会复发受很多因素影响,很多时候都不受我们控制的。”医生很无奈地说道。

    张翟闻言,眉毛也皱了起来。

    如果是旁观者,他肯定会觉得,这个概率已经不低,毕竟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

    但是这是他父亲,他看到就不是成功概率,而是那高达1/3的失败概率。

    不过,张翟还是问道:“如果要进行手术,什么时候比较合适?”

    “越快越好,越早治愈率越高。我们建议,从现在就开始准备,然后明天下午,开始正式手术。”医生说道。

    张翟看向三位医生,沉默片刻,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可以,准备吧……就明天下午开始手术!”

    ……

    “咔嚓……”

    张翟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哒……哒……”

    张父此刻正靠在病床上,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听到开门的声音,扭头看了过来。

    “你这个小兔崽子怎么来了?不搞你的研究了?”张父看着张翟,笑着调侃道。

    张翟看向张父,没说话。

    病房里,陷入诡异的沉默。

    肺癌早期,基本没什么特殊症状,所以张父此时的精神面貌,与平时没什么区别。

    但如果继续下去……张父就会变得越来越虚弱。

    张父瞥了眼张翟,神色平静,淡淡说道:“小翟,说吧,你老子我是不是要挂了?”

    “你爸我又不是傻子,在公司待得好好到,你妈突然让我来医院,还说做什么全身检查。”

    “这种情况,放在电视剧里,基本这个人就要领盒饭了。”

    “说吧,是胃癌还是食道癌?”

    张父轻描淡写地问道。

    张翟盯着张父,脸上挤出一点笑容:“老爸,你怎么尽想着你的消化系统呢?”

    “饿死,是最糟糕的死法。”张父仰头唏嘘道。

    “是肺癌。”张翟嘴里艰难蹦出这几个字。

    张父愣住了,

    然后,嘴里骂出了声:“老子不抽烟不喝酒,竟然得了肺癌,这运气……”

    随后,张父扭过头来看向张翟:“是晚期?”

    张翟摇了摇头。

    “是中期?”

    张翟再次摇了摇头,“是早期。”

    张父再次愣了下,

    下一秒!

    张父直接将垫在他脖子处的枕头朝张翟砸了过来。

    “玛德!臭小子,你个兔崽子!一个早期肺癌,又死不了人,你差点把老子吓死!”

    张翟一个闪躲,躲过枕头,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

    二十分钟后,张翟走出了病房。

    嘴角带着淡淡微笑,眼神无比坚定。

    “在我眼里,从来没有什么百分之六十,有且只有百分之百!”

    ……

    “我张翟从来不会听天由命,更不会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别人身上!”

    “以前是,现在是,以后同样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