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二章 两位志愿者
    ,!

    刘文是位普通白领,家庭情况属于典型的421家庭。

    上要赡养父母,下要供养孩子,生活压力非常巨大,为了维持生活,刘文经常加班熬夜工作,所以身体经常不适。

    但本身还比较年轻,精力旺盛,对于一些小疾病不怎么在意。

    直到三天前,他开始剧烈咳嗽,精神状态开始变得不好,浑身上下也感觉乏力,非常容易感觉到疲倦。

    开始他还觉是病毒性感冒,只是简单吃了点感冒药,仗着自己年轻免疫力强,打算硬扛过去。

    但是,不同往常,他的身体非但没有变好,反而越来越严重。

    直到今早在卫生间里,剧烈咳嗽之后,他竟然发现自己咳出了血。

    他心里也害怕起来,于是从公司请假半天去做检查。

    最后,检查出来了,肺癌晚期。

    医生的话,直接给他判了死刑。仿佛晴天霹雳,一下劈在他脑袋上,他整个人瞬间就懵了。

    即便医院强烈建议他住院治疗,但他还是拒绝。

    当他走出医院,眼前一切都变得黑暗,他仿佛在此刻,失去了灵魂,失去了所有希望。

    此刻,他正躺在卧室的床上,面无血色,两眼涣散,仿佛失去精气神,如同行尸走肉。

    ……床头的时钟滴答滴答响着,卧室里死一般的寂静。

    骤然间,刘文突然愤怒起来:“为什么!凭什么!我还这么年轻……我女儿还那么小!”

    “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这么拼命!却换来这个!”

    刘文对着面前空荡荡的墙面,愤怒咆哮着,他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但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吼着吼着,刘文又安静下来……他将自己的头埋进枕头里,泪水浸湿了枕头。

    “呜呜……”他呜咽得声音充满了绝望与凄凉。

    良久,他重新平静下来,拿起了床头那瓶安眠药。

    “哗啦……”刘文将数十颗安眠药倒在了手里。

    看着这些安眠药,刘文低声喃喃着:“对不起了老婆……我不能拖累你,更不能拖累咱们女儿。

    我挺怕死的,从前我还跟你说过,自杀的人都是懦夫,现在就让我当这个懦夫吧……”

    刘文扬起头,看向窗外。

    窗外阳光灿烂,他内心却一片冰冷。

    他张开了嘴,就要将那把安眠药喂进嘴里。

    突然……在安眠药即将喂进嘴里的那一刻,他顿住了,并且重新将安眠药放进了瓶子里。

    他撑着身子,下了床,**着脚,步履蹒跚地走向屋外。

    “咳咳……”

    “不能在这里……女儿会先回来,在卧室会吓到她的。”

    刘文扶着墙,慢慢走进了浴室,将浴室门反锁,然后瘫软在了浴室地面上。

    他重新拿起了那瓶安眠药,并且打开了旁边的淋浴喷头,打算用这些水来吞药。

    打开了安眠药瓶盖,张开了嘴,就在安眠药即将进入嘴巴的那刹那。

    突然……

    “死了都要爱,不离不弃才痛快……”

    熟悉的声音在浴室里响彻,这声音打断了刘文的动作,让他下意识的将他裤兜里的手机掏了出来,并按下接听键。

    当刘文将手机放在耳朵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都要死了,还接什么电话啊?而且还是个陌生电话。

    他自嘲地笑了笑,但还是鬼使神差地说道:“喂,哪位?”

    “刘文对吧?如果给你个机会,让你能够重获新生,你是否愿意?”

    “你说什么?”刘文皱着眉毛,浴室里喷头洒水的声音,让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刘文先生,我知道你得了肺癌晚期,而且是今天检查出来的对吧?”

    “你什么意思?”刘文这次可以确定自己听清了,但眉毛皱得更紧。

    听着电话里传出得这个女声,他很疑惑。

    “我们有一款治疗癌症的特效药物,准备进行人体实验,如果你愿意参加,你将有极大可能,获得痊愈机会。”

    “癌症晚期也能治?你在开玩笑嘛?我凭什么相信你?”刘文已经将对方想象成售卖人体器官的邪恶组织。

    “我们是羲和科技。”

    “……”

    刘文突然愣住了,羲和科技他怎么会没听说过,虽然因为经济原因,他没有购买过任何羲和科技的产品,但是其鼎鼎大名,他还是知道的。

    “羲和科技?我凭什么相信你是羲和科技公司的人?

    而且,羲和科技什么时候也研究医药方面的东西了?”

    “新研究。”言简意赅的回答。

    “如果你答应做人体实验的志愿者,我们将会给于你一份酬劳。”

    ……

    “多少?”沉默了会儿,刘文问道。

    “一百万,如果人体实验出现变故,造成死亡,会按情况,再给于你更多补助。

    如果你同意,一百万会立刻到账。

    但如果在实验中,你的身体完全痊愈并无任何后遗症,一百万我们将收回。”

    “我同意。”刘文没再说要确认身份。

    是不是羲和科技,已经无所谓了,只要钱能够到账的话。

    “一百万已经到账,请查收。”

    于此同时,刘文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2018年6月21日您尾号78账户汇入1000000.00,余额1015671.00。

    看着短信,刘文默然无语。

    如果我死了,这些钱也算是让他们娘两能稍微过得好点吧。

    “您已经收到钱了对吧?您现在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稍后我们派遣一辆反重力汽车接你来翟城,接受人体实验,一种是我们将派出一位大白,暂时待在你身边,在你服用药物之后,随时监控你的状况。”

    “你们真是羲和科技?”

    “当然。”

    “我选第二个方案。”想着女儿随时在耳边嚷嚷着大白大白,刘文果断选了第二方案。

    刘文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关闭喷头。

    他深深吸了口这并不好闻的厕所空气,脸上涌现出一种叫希望的神色。

    ……

    首都市医院,特护病房里。

    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穿着疾病服,侧躺在床上,她看着身旁那个空荡荡地床位,愣愣发神,眼神里流露出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忧伤……还有绝望。

    在她记忆里,就在不久之前,还躺着位和蔼的老爷爷,老爷爷虽然身体很虚弱,但却始终很乐观,还希望给她讲一些打仗的故事。

    她很喜欢这位老爷爷,就像是喜欢更早之前那位老婆婆和大叔叔一样。

    可是,在她待在这间病房里的一年时间里,他们都离开了,现在就只有她在这里了。

    “丫头,老爷爷只是出院了知道吗?别伤心,以后老爷爷会回来看你的。”女孩的妈妈抱住了女孩,心疼地说道。

    “哦,妈妈,那我什么时候能够出院啊。”女孩问道。

    女孩的妈妈没有说话,只是更用力的将女孩抱住,轻轻用手抚摸着女孩光秃秃的头。

    “妈妈,你哭了。”

    “妈妈没哭,妈妈没哭……”

    女孩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妈妈的背,就像是小时候妈妈哄她睡觉一样。

    “妈妈别哭……丫头永远都不会出院的。”女孩知道,如果有一天,她‘出院’了,她母亲会更伤心的。

    就像是那位老爷爷,那位老婆婆,还有那位叔叔那样,一直陪在他们身边的那个人,在他们‘出院’的时候,都非常伤心的。

    女孩的妈妈再也抑制不住,眼泪水从眼眶里夺眶而出,不断滴落在女孩光滑的脑袋上。

    就在这时候,女孩妈妈的手机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