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四章 开始爆发的知名度
    ,!

    翟城,生物实验室里。

    张翟看着钢化玻璃箱里,那浑身上下充满肌肉的小白鼠,正用他那尖锐的爪子,发疯似地挠着钢化玻璃。

    “嘶~啦~嘎吱……”

    爪子划过玻璃,发出尖锐凄厉的声音,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生物研究,真是世界上最丧心病狂的研究……”

    “这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翟看着肌肉爆发的‘超级鼠’,心里颇是无语。

    只见肌肉爆棚,就像是健美先生的老鼠,不断对面前的钢化玻璃发起冲锋。

    虽然它那尖锐的爪子还不足以将钢化玻璃挠穿,但仍然在玻璃上留下道道划痕。

    ‘超级鼠’明显已经丧失理智,即便它不可能击碎玻璃,但仍然固执地,不屈不挠的对面前玻璃挥舞着爪子。

    小白鼠变异后发疯的模样,十分渗人,即便隔着玻璃箱,也让人心里发毛,担心这‘膨胀’的小白鼠给自己脖子上来上一爪。

    “这克癌素究竟什么情况?2号小白鼠注射之后,直接死亡,这只小白鼠却发生了变异?”张翟皱着眉头思考着。

    这只小白鼠不是被注射了什么强化剂,而是被注射了克癌素。

    张翟就站在玻璃箱面前,看着这只固执的小白鼠向钢化玻璃发起攻击。

    ……

    二十分钟后,玻璃箱完好无损,仅仅是内壁一处,留下一些划痕。

    而玻璃箱内,那只暴躁的‘超级鼠’此时动作却逐渐缓慢下来,就像是失去动力的机器,动作越来越缓慢,越来越无力,直到完全停滞。

    ‘超级鼠’的两只前爪都搭在玻璃箱上,整个老鼠身体与玻璃壁形成了三角形,动作停滞,彻底失去动静。

    渐渐得,‘超级鼠’的躯体变得僵硬起来,搭在玻璃壁上就像是一块坚硬的泥巴。

    “实验体失去生命体征,体温开始下降。”提示音响起。

    缓慢地,‘超级鼠’的躯体更加‘尸体化’,从表面已经开不出任何存活迹象。

    “注射克癌素后,十分钟开始出现狂躁现象,肌肉也开始增强,又二十分钟后,精神开始萎靡,动作渐渐迟缓,直到从注射后四十分钟,彻底死亡。”

    “除了中间爆发了二十分钟,死得比之前2号小白鼠还要快。”

    张翟摇了摇头,“这玩意要是用来当生化武器倒是不错……实际上什么意义都没有。”

    “a1,将克癌素研究资料暂时封存,再让两个终结者过来,将这实验体还有纸质研究资料全部摧毁掉。”

    “好的,父亲。”

    ……

    十分钟后,关于克癌素研究的纸质资料以及实验体全部使用高温焚烧销毁。

    ……

    实验室旁边的休息室里,张翟靠在窗子上,贪婪得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

    生物实验室里那实验体鲜血还有那乱七八糟药材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简直比屎还难闻。

    即便戴上防护面罩,都无法彻底隔绝不了那股恶心的味道。

    窗外这新鲜的空气,闻着简直是一种享受。

    “呼……”

    深深吐了口浊气,张翟看向视线范围内的全息屏幕。

    “a1,现在两个实验体的情况怎么样?”

    “1号实验体已经康复出院,现无人任何异常反应,3号实验体通过检查,同样已经康复,也没有异常反应。”

    “嗯,让他们各自签份保密协议,让大白回来吧。”

    “好的,父亲,命令已经转达。”

    ……

    张翟露出满意的笑容,治疗癌症的三种方案,其中两种宣告成功,人体实验也无明显副作用。

    这下……稳了!

    张翟走进实验室,从实验室里取走了一号针剂和三号针剂,将它们分别放进两个箱子中。

    提着两个箱子,张翟走出了实验室。

    门口,轮班的蜘蛛与灰狼两人,正一丝不苟的站在张翟实验室门口执勤。

    “保护好这两个箱子。”张翟没解释,将这两箱子,递给了两人。

    “是!张先生!”蜘蛛严肃应道。

    “哒……哒……哒”

    三人踩着合拍的步伐,走出了实验楼。

    此刻正是晚上七点,天黑过后不久。

    晚风微凉,吹在人身上感觉很舒适,一天积攒的烦躁,经过也晚风一吹,便消散很多。

    此刻,治疗肺癌的方法已经有了,威胁到他父亲生命安慰的癌症也即将被根除,一切即将尘埃落定,张翟浮躁的内心也平静许多。

    离开实验楼,来到羲和科技园区主干道上,便看到许多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多数来参观的游客,仅有极少数是羲和科技的员工。

    即便有夜色掩护,但凭借着灯光,还是有许多人认出了张翟的身份。

    不过还没等他们一拥而上,张翟三人就已经消失不见。

    ……

    翟城医院。

    电梯抵达顶楼,张翟踏出电梯。

    “东西给我吧。”

    张翟伸出手,接过两个箱子,走到病房门口。

    医院走廊里,此时十分安静。

    张翟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才示意蜘蛛推开门。

    “咔嚓。”

    病房门徐徐打开,开门得声音惊动了病房内正在低声交流着的张父张母。

    “小翟?”张母发出惊喜的声音。

    张翟提着两个箱子,走进了病房。

    “爸,感觉怎么样?”

    张翟看向他父亲,此时他父亲精神依然不错,但脸色却已经显露出苍白,身体也消瘦许多。

    “感觉还不错,就是太闲,整天躺在这里无所事事,日子过得很浪费。”张父洒脱笑道。

    “老爸,你很快就要忙起来了,蜃灵科技的事情耽搁了几天,恐怕是积攒一堆事情需要你处理。”张翟笑着说道。

    张父张母都愣了下,最后还是张父先反应过来。

    “肺癌的治疗方法你找到了?”

    “希望没让老爸您失望,儿子我勉强找到两种根治癌症的方法。”张翟将两个箱子,放在他父亲面前,平静地说道。

    “好小子!不愧是我的种!”张父闻言很是高兴。

    同时也很骄傲,这就是我的儿子啊。连癌症难题都能够破解。

    “那这两种方法,会不会有什么隐患?”张母有些担忧。

    “是有点隐患……”张翟脸上微微笑着,淡淡说道。

    顿时间,张母脸上就是一白。

    张父也是叹了口气,然后坚定说道:“有什么隐患,小翟你直接说吧,你爸受得了。”

    “隐患就是……估计从此之后,恨我得人就更多。比如各家医院,他们彻底失去了癌症病人方面的收入。因为从此,天下无癌。”张翟淡笑着,平静说道。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估计不少人得恨得我牙痒痒。”

    张母闻言,紧张的心一下放松下来,对于张翟说话大喘气的行为,狠狠瞪了眼张父:都是跟你学得这些臭毛病。

    “小翟,虽然此事过后,恨你得不少,但是感激你的人肯定会更多。如果是古代,你这就是万家生佛的功德。”张父高兴地说道。

    张翟闻言,笑着摇了摇头,没再继续这话题,而是转而说道:“老爸,我这有两种方案,一种要温和一些,但治疗过程中会产生一些症状,速度也更慢,整个治疗过程可能需要24小时,但是能够同时恢复你的免疫系统。第二种更快,治疗过程中也没有任何不适,但你这因为癌症而虚弱的身体,估计需要养个十天半个月。”

    “第一种吧。”张父没多考虑,便做出决定。

    ……

    半小时后,张母看着病床上已经昏迷过去,浑身却不停冒汗的张父,很是担忧。

    “老妈,不用担心,这都是正常症状。”

    ……

    张翟坐在病房角落里,看着一直停留在视线角落位置的系统界面,默然无语。

    只见那系统界面上,尾随着知名度三个字后面的数字,正在以一种夸张地速度飙升。

    五百万……一千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