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楔子
    黔安王府外的大街上,前前后后十几辆马车候着,仆役们自角门进进出出,匆匆忙忙的抬行李装车。

    隔街的酒肆里,几人探头探脑的看着,嘀嘀咕咕。

    “这是怎么了王爷府里做什么呢”

    “再过三个月就是万寿节了,听说王爷府里的几个主子要进京去拜寿。”

    “那还回来不”

    “废话拜完寿不回来做什么”

    “万寿节每年都有,怎么今年要去”

    “这我哪儿知道”

    “干活去”酒肆的老板在两人头上各打了一巴掌,把人轰走了,笑吟吟的亲自给客人倒茶,“慢待慢待。”

    “无妨。”客人是个外地人,正听的来劲,问道,“王爷府里有好几个主子吗我之前怎么听说黔安王今年不过刚十几岁,原来已经娶妻了吗”

    “没。”老板笑笑,“王爷府里除了黔安郡王,还有王爷的一双弟妹。”

    客人点点头,(欲yu)言又止,“这天潢贵胄,怎么到了,到了”

    “到了我们这穷山恶水之地了”老板笑着接了话,“这得从先帝时讲起了”

    南疆天高皇帝远,民风开放,从不避讳议论朝政,大早上,酒肆里没旁的客人,老板索(性xing)坐下来,娓娓道来。

    “先帝一共有六个皇子,先帝晚年,属意的两个皇子,一个是二皇子,一个是六皇子。

    “二皇子年长持重,六皇子年少聪颖。”

    “据说先帝晚年更偏(爱ai)小儿子一些,但六皇子实在太小了,先帝驾崩那年才刚满十五岁,大约是想着国赖长君,弥留之际,先帝还是将皇位传给了二皇子,也就是今上。”

    “先帝驾崩后,六皇子的母妃钟贵妃悲伤过度,跟着先帝去了,六皇子那同入宫为妃的姨母小钟妃,也跟着去了。”

    “六皇子外家还跟着犯了事,这一桩桩的事出来,六皇子的处境一落千丈”

    客人了然的点点头“着实尴尬。”

    老板和客人相视一笑,隐去不能说的话,继续道,“不过今上对六皇子也算好,登基的第二年就将未及冠的六皇子封为宁亲王,种种厚待”

    客人皱眉,突然想起什么来了,一拍桌子“宁亲王就是那个曾经被俘的”

    老板点头“就是他,太和十五年,北狄来犯,不知客官知不知晓,我朝皇帝定的铁律,每逢战事,必要派一皇子随军出征以振奋军心,那年,今上的皇子们病的病小的小,就派的宁王。”

    客人迟疑“这”

    “哈哈哈,亲弟弟和亲儿子也差不离嘛。”老板悠悠道,“战事如何,咱们小老百姓是不知道,只听说宁王贪功冒进,不敌被俘,半年后薨逝在北疆了,前线又有人说,宁王其实是投敌了,到底如何谁清楚。”

    “宁王妃生那对儿龙凤胎的时候就去了,留下一个十岁的长子,一对儿两岁的龙凤胎,三个小主子惶惶不可终(日ri),若宁王真是投敌了,那这几个孩子”

    客人跟着揪心“也要被牵连吧”

    “今上仁慈,压下了那些流言,没迁怒于宁王的三个幼子。”老板淡然一笑,“不止如此,还破例让刚满十岁的宁王世子平级袭了爵,可算是厚待了。”

    老板看向外面,道“如今这黔安王府里住的王爷,就是当年的宁王世子,还有世子的双胞弟妹了。”

    客人又不懂了,迟疑,“你方才说,宁王世子平级袭了爵,那应当是宁亲王,外面这明明是郡王府”

    “哈哈哈哈,那是王爷来咱们不久,就奏请今上,说自己无德无才,担不起圣上的恩宠,自请降为郡王。”

    “郡王以咱们黔安为封地,就自然成了黔安王了,自那后到现在有七年了,黔安王在咱们这里,平平安安。”

    客人细想了片刻,明白过来了,叹息“黔安王年纪小,倒聪明通透,知道进退”

    老板摇头一笑,“这话倒是错了。”

    客人纳罕,老板慢慢道“黔安王自是天资聪颖的,但他当时如斯年幼,怎么懂这些。”

    “是啊。”客人算了一下时间,“黔安王当时不过十一二岁,怎么”

    老板道“护住王爷和他那一双弟妹的,其实是他们府里的另一个人”

    客人连忙追问那是何人,老板隐秘一笑,“这人就不用我多说,客官必然听说过了。”

    客人一哂“我刚到此地,哪里清楚”

    “钟宛。”老板一笑,“客官可听说过”

    客人缓缓睁大眼,一拍桌子,兴奋道“名镇皇城传遍江南多年来让郁小王爷求之不得思之如狂的那个钟宛吗天下谁人不知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