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将自己从小照料大的冯管家在看着自己

    屋里这十来个仆役在看着自己

    郁家列祖列宗在天上看着自己

    少年郁赦咬了咬牙,放下筷子,将自己面前的一盘烧鹿筋端起,放在了钟宛面前。

    郁赦耳廓微微发红,强自镇定道“(爱ai)吃,就自己夹”

    钟宛看着自己面前的菜失望的叹气,并没恶心到郁赦。

    他并不喜欢荤菜,更不想吃烧鹿筋,做得再好也有点腥味,说要吃不过是因为这道菜离郁赦最近罢了。

    冯管家则松了一口气,欣慰郁赦还没被小妖精迷了眼。

    郁赦余光一直留意着钟宛,察觉钟宛好似有点消沉,他自忖是不是下了钟宛的面子,想了想吩咐道“从明天起”

    冯管家忙抬头听着。

    郁赦看了钟宛一眼,道,“一(日ri)三餐,都准备鹿筋。”

    “噗”钟宛干笑,“不是,我不”

    冯管家白了钟宛一眼,心里嘟囔了几句红颜祸水,勉强答应着,“是。”

    郁赦点点头,又看向钟宛。

    钟宛有苦说不出,心道你这期待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还要我跪下来说谢主隆恩吗

    钟宛苦笑,“谢谢世子。”

    郁赦权衡利弊,平衡了各方面的势力,觉得这事儿自己做的不错,这顿饭还多吃了半碗。

    钟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愁苦的守着一盘子不喜欢的鹿筋,没吃下去几口。

    用过午膳,郁赦又去看书了,钟宛只得跟着。

    恶心,还是得继续恶心的。

    不把郁赦堵心走,自己怎么逃出去找宣瑞他们

    郁赦将书案让给钟宛,自己依旧坐在窗口的矮榻上,专心致志的做批注。

    钟宛寻着借口想靠近,“书案这光不太好,要不我也来你这”

    郁赦点头,拿起书卷,折回书案前,大方的将矮榻让给钟宛。

    两人换了个位置,依旧相隔两丈远。

    钟宛想咬死郁赦。

    郁赦显然是不许钟宛靠近的,钟宛无法,只得想别的法子。

    “郁赦”钟宛突然道,“我怎么记得,从去年长公主就开始给你议亲了,定了吗”

    郁赦顿了下,道,“只是说有这事还未定下。”

    “哦”钟宛眼睛亮了,“那就是说已经在商议了议的哪家还是三公主”

    郁赦头也不抬,“不是三公主,你别乱说。”

    “你的皇帝舅舅那么疼你,就差把你当儿子了,难道不想招你做个小女婿”钟宛不死心,“那说的哪家啊,说说嘛三书六礼,行到哪一步了”

    郁赦没再下笔,静了好一会儿道“哪一步也没有,只是议了议。”

    钟宛百爪挠心,“那到底是哪一家啊,你说吧我保证不说出去,我也没人可说啊。”

    郁赦无奈的抬头,问道,“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钟宛无辜道“将来她做大我做小,我提前了解一点儿,免得以后受罪啊。”

    郁赦呛了下,想解释什么,但还是没说,低头看书,不理钟宛了。

    “说说怎么了”钟宛可怜兮兮的,“郁赦等你娶了世子妃,还会来别院看我吗”

    郁赦“”

    钟宛放下书,倚在矮榻上,开始为自己的今后打算,“她会不会带着很多人,闯到这里来”

    郁赦当没听见。

    “她会喜欢我吗”

    “她会给我立规矩吗”

    “她会不会骂我是狐狸精”

    “她会不会找嬷嬷用针扎我”

    郁赦深呼吸了下,还是没理钟宛。

    钟宛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烦,还在问,“到时候,我们还能这样一起看书吗”

    “我以后还能跟你一起吃饭么”

    钟宛悲怆的看着郁赦“我还吃得上烧鹿筋吗”

    郁赦放下书,直直的看着钟宛,双眸中隐隐有几分愠色。

    钟宛马上怂了,不再问了。

    房中安静了半柱香的时间后,郁赦突然道“你放心,除了我,没人能进这个别院,别说是就是长公主和父王,也进不来。”

    钟宛愣了下,郁赦想了下又道“那从今天起,别院的守卫会再加一倍,定能护你周全。”

    “不不不不”钟宛叫苦不迭,“我不怕别人来找我麻烦,真的,你别再让人来了”

    郁赦心意已定,“你放心。”

    钟宛恨不得扇方才嘴欠的自己一个巴掌。

    “那什么一般(情qing)况,不管你怎么护着,也会有人来找我麻烦的。”钟宛垂死挣扎,“你要是真的为我好,应该故意冷着我,把别院里的仆役全部撤走,然后让我吃不饱穿不暖,这样我就安”

    郁赦接口道“这样你就能跑了。”

    钟宛哑口无言,郁赦这不也不傻吗

    郁赦反问“这些奇奇怪怪的话你都是从哪儿听来的”

    “话本上。”钟宛惨兮兮的,“都是这么写的。”

    郁赦微微皱眉“话本没看过。”

    钟宛来了兴致“我出去给你买几本”

    郁赦毫无兴趣“不想看。”

    “好吧。”钟宛蔫蔫的,老实了一会儿。

    隔了半个时辰,钟宛又突然问道“你方才还没说呢,到底议的哪家”

    亲事并没真的定下来,郁赦不想议论人家没出阁的姑娘,但要不说,钟宛估计能一直问下去,郁赦犹豫了下,道,“听我母亲说是文国公府上。”

    钟宛想了下,依稀记得文国公有个孙女好像是跟郁赦年岁差不多。

    “门当户对,(挺ting)合适。”钟宛点点头,“是国公爷的小孙女吗”

    郁赦垂眸,不说话了。

    “怎么了给你议亲了不是好事”钟宛干巴巴道,“也(挺ting)门当户对的。”

    郁赦(欲yu)言又止,重新拿起书来了。

    钟宛眯着眼,突然觉出哪里不太对了,“郁赦你是不是并不喜欢这门亲事”

    郁赦沉默片刻,道,“母亲给我选的,我自然喜欢。”

    “不觉得。”钟宛上下看看郁赦,“你要是真喜欢,我刚才一问你就该说了,就算你不(爱ai)聊天,也会忍不住多提两句的,真的倾慕谁是藏不住的。”

    郁赦手里的毛笔一顿,一个小墨点滴在了树上,缓缓的晕开了。

    真的倾慕谁,藏是藏不住的。

    “我”

    过了好一会儿郁赦才道,“文国公夫人之前带着她的孙女去公主府赏花。”

    郁赦慢慢道“母亲那天也叫我去了,让我跟文国公夫人问好,其实是”

    钟宛懂了“其实是为了让你提前相看相看私下见不着,只能借着给长辈请安的时候,远远看一眼。”

    郁赦点头。

    钟宛眨眨眼“怎么样不好看”

    “好看。”郁赦沉吟,“但我并不想娶她。”

    钟宛想了想,估计文国公的孙女样貌肯定是好的,不然也入不了安国公主的眼,但大约是品(性xing)上并不招郁赦喜欢,郁赦是个君子,君子不能背后说人坏话。

    郁赦把笔放下了,道“况且我看文国公夫人的样子,其实并不多(情qing)愿。”

    “哈”钟宛哑然,“跟你结亲还不(情qing)愿说起来,这是他们家高攀你了吧怎么会不(情qing)愿”

    郁赦摇头“不知,但我见文国公夫人闪烁其词,看着我的时候那眼神不太对,好像很怕我,又好像在担心什么。”

    钟宛想不通了,“有什么担心的,安国长公主就你一个嫡子,你将来稳稳的会袭爵,就不说这个皇帝那么偏(爱ai)你,将来还有什么可愁的”

    郁赦也想不明白。

    “我担心这是母亲自己的主意,文国公府不敢不从。”郁赦低声道,“我本来也不想成亲,再勉强别人没意思。”

    这倒是实话,安国长公主给自己挑儿媳,看中了谁谁就只有谢恩的份,哪敢说什么。

    “那就去跟公主说呗。”钟宛道,“说你不喜欢。”

    郁赦皱眉,“父母之命”

    钟宛失笑“这可是一辈子的事要不”

    钟宛干脆道“你带我出去一趟,我保证,让文国公府有由头有胆子有魄力的,干干脆脆退了这门亲。”

    郁赦迟疑,“你准备怎么做”

    “这你先别问,肯定不伤你脸面就是了。”钟宛豁出去了,他揉了揉脖颈,“作死我现在可是太会了。”

    郁赦心里其实已经有主意了,准备明天就去公主府跟安国长公主说清楚,但现在看着钟宛发亮的眸子,不自觉的就道“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