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郁赦叫来冯管家,大致交代了下,吩咐“去查查,他要纳个什么玩意儿。”

    冯管家也是一头雾水,他小心的问道“世子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郁赦冷冷道“什么误会”

    冯管家谨慎的分析道“这自古以来,小门小户借着自己的姓氏强行往古时圣人门上攀扯的是有不少,反正无从追溯,不过是他们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但老奴还是头一次听人炫耀,自己是夸父后人的。”

    “一来,夸父山海经里的人物,是不是真的有此人都不得而知,除非这女子真的高大非常,令人惊骇,不然也不能取信于人。”

    “二来,夸父并非圣人,硬说自己是他的后人也不见得就能抬(身shen)价了,这要是招入府中做家将自然很好,做小妾着实不算是个长处。”

    郁赦淡然道“可能除了魁梧,也没别的勾引男人的能耐了。”

    冯管家揣摩着郁赦的心意道,“确实,此沽名钓誉之例不可开,今天她说自己是夸父后人,明天另一个说自己是盘古后人,再过两天,又有说自己是嫦娥后人,孟婆后人,观世音后人的这算什么以后不攀扯个上古神魔,就娶不着亲嫁不了人了将来这京中鬼妖聚集,又成什么了”

    郁赦一阵头疼“别说了。”

    冯管家忙闭了嘴,转口道,“钟少爷定是被人糊弄了,待我们查明白了,第一个告诉他”

    郁赦烦躁的揉了揉眉心,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起鬼神来。”冯管家低声道,“正要同世子说呢,晚间宫里刚传出来消息,世家大族中,再有把三皇子溺水的事往鬼神之说上拉扯的,一概以谋逆论罪。”

    郁赦一笑“皇上终于急了”

    冯管家压着嗓子“发了几次火了,只是这事儿不能明着说,不然知道的人更多了,只能暗暗放出口风来,震慑一二。”

    郁赦的心腹不止冯管家一人,外面的事很多都是郁赦直接交给别人做的,冯管家知道的不多,冯管家慢慢道“这是谁放出这种流言来搅混水呢”

    郁赦听出来冯管家的言外之意,眼中带了几分讥讽,“不是我。”

    冯管家忙道“是老奴糊涂了。”

    “这事儿要是我来做,绝不会这么轻拿轻放。”郁赦大方道,“皇帝现在最怕的是什么”

    冯管家想了下,答道“那必然是再有皇子出事了,真的出事了,就显得显得帝位来路不正的事是真的了。”

    郁赦问“那他最怕哪个皇子出事”

    冯管家迟疑“四四皇子”

    郁赦冷笑。

    冯管家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声音微不可闻“您”

    “他现在最怕的,是我出事。”郁赦声音如常,没放低半分,“宣璟宣琼就算出事了,最多就是让更多人可以拿当年相师说的话做文章而已,但能如何这能算什么证据且皇子们就算死绝了,也不一定有人能撼动帝位。”

    冯管家听的心惊(肉rou)跳,点头“是”

    “我就不一样了。”

    郁赦低头一笑,“这个关口上,我出了事,才能牵连出更多令人作呕的旧事来。这事要是我在幕后((操cao)cao)纵,我第一个不能放过的,就是我自己。”

    郁赦看看窗外,轻松道“咱们院子里池塘,破冰了吗”

    冯管家不知郁赦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如实道“还没呢。”

    “这个池子连着外面的活水,结的冰层不会很厚。”郁赦幽幽道,“你说我踩上去会不会踏碎那层冰”

    冯管家大惊失色,忙道“老奴刚才是瞎说的这事儿当然跟世子无关,你你别瞎想”

    郁赦神色如常“我没瞎想,只是觉得在这个当口上,我要是夜半溺死在冰窟中,一定很有意思。”

    冯管家急的额上青筋都出来了,别的人说这话可能只是说说,但眼前这位可是曾经背着别人吃过半年寒食散,险些就被砒霜毒死的

    郁赦道“其实那天长公主让你吩咐我离水边远点时,我就考虑过了。”

    冯管家焦急道“你你”

    “逗你的。”郁赦笑了,“我现在又不想去睡冰窟窿了。”

    郁赦想起方才听探子说的话,目光(阴yin)鸷,“我得先弄明白他到底要纳个什么妾。”

    冯管家松了一口气,哭笑不得,“您真是”

    冯管家想要笑,回想郁赦这些年过的(日ri)子,心里又突然酸了起来。

    “没这个糊涂想头就最好了。”冯管家宽慰道,“天也不早了,世子先歇下”

    郁赦点点头,起(身shen)去卧房了。

    冯管家到底不放心,他准备出门一趟,没法守夜,只得叫了几个家将来,命人严守住郁赦卧房的窗子和门,绝不许他半夜出来,就算拦不住让他出来了,也一定要跟着,寸步不离。

    家将们应下了,冯管家定了定心,出门去了。

    同一时刻,宫内兴和宫中灯火通明。

    崇安帝坐在暖阁的围子(床chuang)上,面色沉郁,声音低哑“会不会是子宥那孩子又有什么想不开的了”

    内阁大臣粱齐坐在一个小矮凳上,轻轻摇了摇头,“不像,郁小王爷行事果断,这事儿要是他做的,三皇子怕不会有命拖到现在。”

    崇安帝眼中晦暗不明,“是吗那年他吃那种东西,朕就想过,他是不是存了这个念头,故意刺朕的心。”

    崇安帝疲惫的叹了口气“朕自问待他不薄,这些孩子里,只有他是朕从小疼到大的,早年还动过认回他的念头。”

    “万万不可”粱齐起(身shen),躬(身shen)道,“郁小王爷资质过人,但(性xing)(情qing)孤僻,行事乖戾,若他没有争储之心还好,若郁小王爷是有这个念头的,皇上贸然将他认回怕要害了四皇子和五皇子,届时国本动((荡dang)dang),天下不安。”

    说起宣璟和宣琼,崇安帝脸色更差了,“他俩若出息,朕又怎么会动这个心思子不肖父”

    “两位皇子刚刚成年,还可慢慢教导。”粱齐担心崇安帝因膝下单薄,真的要认回郁赦,又道,“且不说认回皇子平息内外质疑之声有多难,将来郁小王爷问起自己母亲,皇上又该如何向他解释”

    崇安帝垂着眼睑,“府中旧人而已”

    “郁小王爷若硬要问个明白呢”粱齐心事重重,“就算他不问,将来若要立郁小王爷为太子,皇上总要给宗亲和朝内大臣们一个交代的,不然名不正言不顺,总有人要借此生事,自然,皇上可能并没有立他为太子的心思,那又绕回来了郁小王爷,容得下其他两位皇子吗”

    崇安帝靠在软枕上,长吁了一口气,“不认回他,你觉得他就能容得下那两人了吗”

    “郁小王爷如今还没有争储的心思,且他一个异姓之人,名不正言不顺,只要皇上不认,他翻不出风浪来。”粱齐抬眸看了崇安帝一眼,声音轻了些许,“为保皇子平安,将来若有万一,只要皇上狠得下心,就能”

    崇安帝簌然睁开眼,冷声道,“你是让朕亲自除了他”

    粱齐跪了下来。

    暖阁内安静了许久。

    崇安帝倚回软枕上,摇摇头“朕没几个儿子了他是朕留在长公主那的最后一个念头,将来若有万一,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得算了,你起来吧。”

    粱齐知道崇安帝舍不得,没再深劝。

    “接着查吧。”好一会儿崇安帝才道,“朕也觉得不像是子宥做的。”

    粱齐起(身shen),想了下问道“皇上,关于郁小王爷的(身shen)世他自己都知道了吗”

    崇安帝疲惫道“六年前就都知道了,朕还记得,记得他冲破数道宫(禁jin),带着一(身shen)落雪夜闯深宫,就在这,他问朕”

    粱齐接口道“问什么”

    崇安帝按了按眼角,不堪回忆,摆摆手让粱齐下去了。

    暖阁外的太监给粱齐掀起厚厚的帘子,灌进一阵冷风,年迈的崇安帝瑟缩了下,咳了起来。

    夜半,冯管家叩响了黔安王府的大门。

    钟宛迷迷糊糊的起(身shen)披上衣服,半睡半醒道“谁啊”

    严平山把自己的手炉塞到钟宛手里,悄声道“郁王府别院的冯管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