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钟宛觉得自己当真是流年不利。

    好不容易得了面圣的机会, 没等他替宣瑞请辞, 外面突然有人来传五皇子宣琼落水了。

    钟宛心中一惊, 突然想起这些天的流言皇子们命犯黄泉水。

    崇安帝脸色骤然就变了,顾不得钟宛, 厉声道“跟着宣琼的人呢怎么让他掉下去的宣琼现在如何了”

    前来通报的侍卫担不起这么大的罪责, 叩头道“跟着五(殿dian)下的人和池畔巡守的侍卫现已全部扣下,到底如何还要细审, 五(殿dian)下如今被送到千秋(殿dian)中, 郁妃娘娘和太医都已经过去了。”

    崇安帝心急如焚,命人去看宣琼,又让人将宣琼的随从带来。

    钟宛这会儿本该退下了,但他实在想知道宣琼那个讨人厌的东西死没死,犹豫了片刻, 一言不发的立在一旁, 当没自己这个人。

    不多时,宣琼的随从被带上来了,那随从自腰以下全被湖水浸湿了,还没来得及换, 这会儿被冻的不住发抖, 说话都不甚利索。

    不等崇安帝发问,随从口齿不清的将方才的事避重就轻的交代了下,他不提宣琼说了什么,只说宣琼候在(殿dian)外许久,冻的腿麻, 就往碧波池那边走了走,从观景亭下来的时候,正好遇见郁赦,没说两句话,就被神(情qing)有异的郁赦推进了湖水里。

    崇安帝一听说郁赦,脸色更差了,“子宥好好的,推宣琼做什么”

    宣琼的随从不住磕头,哭着摇头说不知道。

    崇安帝要发怒骂随从糊涂,随从边哭边磕头“郁小王爷平(日ri)就总有异于常人之举,今(日ri)也不知是怎么气不顺了,但就算真的有什么不如意的,拿小人撒气就好,怎么能推(殿dian)下呢都怪小人未能护及(殿dian)下”

    崇安帝想起郁赦平(日ri)种种荒诞之举,迟疑片刻,不再责问随从,又命人去看宣琼。

    宣琼的侍从抹了一把冷汗,稍稍宽心,庆幸郁赦以前做过不少荒唐事,崇安帝每每搞搞抬起轻轻放下,过后为了周全郁王府的面子和保全郁赦的名声,都不许人彻查,更不真人深究,如此大约就能把宣琼落水前说的那些话含糊过去了。

    钟宛立在一旁,侧头看向那个随从,心一横,沉声问道“到底是郁小王爷无故发狂,还是你侍奉不周,引(诱you)五(殿dian)下去水边或者就是你将五(殿dian)下推入水中的”

    崇安帝一怔,这才想起钟宛还在这。

    钟宛跪下,“五(殿dian)下如今昏迷不醒,下面还不知会是什么(情qing)形,事关皇子(性xing)命,许还关系着之前三(殿dian)下溺水之事,烦请皇上彻查。”

    崇安帝沉默片刻,问老太监,“琼儿如何了”

    老太监摇摇头,满脸愁苦“救是救回来了,但还昏迷不醒呢,郁妃娘娘险些哭死过去,正闹着让郁小王爷抵命呢。”

    崇安帝揉了揉眉心,半晌道“子宥大约还没出宫把他带来。”

    钟宛心道郁赦你最好不是一时开心就把宣琼推下水了,不然我这么帮倒忙,你回来大约真要一时激愤(日ri)了我。

    钟宛余光扫过跪在地上的宣琼随从,感觉他好像比刚才抖的更厉害了。

    这个奴才果然没说实话

    钟宛心里安稳了三分,但又(禁jin)不住替郁赦心凉。

    郁赦(身shen)世复杂,知晓内(情qing)的人秘而不宣,其他人不知内(情qing),只晓得他(身shen)份不一般,且不管他做了什么,崇安帝为了不翻腾起陈年旧事都会替他担下。

    郁赦自己也不一定会替自己解释什么。

    所以,什么黑锅都能甩给他。

    但无论他(身shen)世如何,这难道是他自己选的

    钟宛回想起冯管家之前说的郁赦这些年九死一生的种种,突然开始怀疑,那些事到底全是郁赦自找的,还是别人看他一心寻死,推波助澜,借刀杀人

    七年前的郁赦,连蒙汗药都没听说过,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寒食散

    那些药到底是他自己找来的,还是别人知道他心存绝念,引(诱you)他服下的

    就郁赦这个样子要害死他实在太容易了。

    钟宛看着趴在地上不住发抖的随从(胸xiong)中怒火滔天。

    一个奴才,都敢堂而皇之的给郁赦泼脏水。

    不多时,刚到宫门口的郁赦被拦下,带了过来。

    郁赦神态自然,好像把宣琼推下水的不是他一般,只是看到钟宛时稍稍迟疑了下,随即神色如常。

    崇安帝问道“是你把宣琼推下水的”

    郁赦点头“是。”

    显然不想解释什么。

    宣琼的随从抓住一线生机,不住磕头,只怪自己。

    崇安帝头疼不已,“你又是要做什么好好的”

    郁赦看了看地上的随从一眼,冷笑了下,好奇自己这次又被扣了什么帽子。

    郁赦淡淡道“看他觉得恶心,就将他推下去了。”

    崇安帝怒道“你”

    钟宛磨牙,这个混账

    郁赦懒得辩驳,宣琼说的那些话他也一句都不想重复,反正崇安帝不会将自己如何,他们说什么,自己认什么就是了。

    郁赦抬眸看着崇安帝,心里涌过一丝不耐烦。

    他不信崇安帝猜不到自己为什么会发狂。

    每次都是因为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崇安帝怕听这些,自己也不耐烦说。

    能含糊过去,大家都好。

    反正宣琼也没死,自己最多又是被软(禁jin),还能如何

    郁赦要认罪,余光扫过钟宛,愣了下。

    钟宛正焦急的望着他。

    郁赦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了,他一想就知道八成是钟宛说了什么,崇安帝才会传自己来细问。

    钟宛等了半晌也听不到郁赦说一个字,心里要急死了,恨不得替他辩驳,他抬头看向郁赦,见郁赦居然也在看着他。

    四目相对,钟宛愣了下,听到郁赦皱眉低声说了一句“多管闲事。”

    郁赦静了好一会儿,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似得,烦躁道“请皇上屏退闲杂人等。”

    崇安帝点点头,钟宛这个“闲杂人等”就被客客气气的请出来了。

    钟宛料到宣琼大约是说了些自己不能听的话,郁赦能愿意辩解,大约就没事了。

    钟宛在(殿dian)外候着,看着郁妃带着太医一脸愠色的进了大(殿dian),又梨花带雨眼神闪烁的出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宣琼的那个随从被人拖了出来,老太监垂着眼皮,低声交代“圣上仁慈,只罚了一百板子,带他领罚去吧。”

    (殿dian)外的侍卫答应着,老太监又慢慢的哼道“这是得罪了郁小王爷的人,你们晓事一点,不要让郁小王爷不痛快。”

    那被吓了半死的随从听出来这是要灭口,吓得要叫起来,被侍卫一把捂住了口鼻,拖下去了。

    老太监转头看向钟宛,温和道“不想今天出了这么多事,真是不巧,皇上大约也没精力跟您说话儿了,钟少爷倒是不用在这干等了,老奴送你出宫吧。”

    钟宛点头,跟着老太监出宫去了。

    路上,听见老太监和跟着他的小太监轻声细语的聊着天。

    “郁妃娘娘当真是糊涂了,皇上正在气头上,非要硬闯进去,当着郁小王爷和这么多下人,被皇上好一番申斥,闹了个没脸”

    “娘娘是糊涂,皇上本就忌讳她跟五(殿dian)下说那些没影儿的事,偏偏就是不听,这会儿撞到刀尖上,现在好了,不是她教的,也变成她教的了。”

    “郁小王爷今天也是有精神,竟说了这么多的话。”

    “是那个奴才胆大,别人说说就算了,他也敢说郁小王爷喜怒无常,不是找死是什么”

    钟宛轻轻吐了一口气,到宫门口时谢过老太监,老太监眼含笑意,轻声道“天冷了,钟少爷小心别着凉。”

    钟宛点点头,心道这一路应该是说给我听的。

    皇帝(身shen)边的太监们没有个人的喜好,他们敬重的人,都是崇安帝在意的人。

    老太监们这么偏护郁赦,应该也是知道内(情qing)。

    钟宛脑子里乱的很,正要走,送他出来的老太监又笑道“钟少爷慢走两步。”

    老太监上前两步,笑道“说个刚听来的笑话给钟少爷听,无关要紧的事儿,老奴一说,钟少爷一听,千万别动怒,也别上心。”

    钟宛蹙眉,“公公请讲。”

    老太监躬着(身shen),慢悠悠道“刚才那个杀千刀的奴才说,方才五(殿dian)下落水前,正同他商量着,要假作郁王府的奴才,在宫门口拦钟少爷,(诱you)拐少爷走呢。”

    钟宛眸子一颤。

    “是真是假不知道,狗奴才的话,听听就是。但您看,郁小王爷失手这么一推”老太监看向宫外,笑吟吟道,“现在这宫门口不就一片清平,没事儿了吗”

    钟宛心中好似被人捅了一刀,生生发疼。

    “所以,钟少爷安安心心的走吧,天不早了,等下了车,少爷就到家啦。”老太监躬了躬(身shen),带着小太监走了。

    钟宛尽力不失态的上了马车,老太监的话久久萦绕在他耳边,搅的他五脏六腑都在疼。

    他的子宥啊

    钟宛额间沁出冷汗,难耐的弯下腰,深深呼吸,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钟宛揉了揉脸,平复呼吸,打定主意,无论郁赦如何赶他,他都要留下。

    他不放心。

    外面天已经黑透了,过了许久,马车才缓缓停下了。

    钟宛下了车,抬头看着郁王府别院的匾额久久说不出话来。

    说好的,下了车就到家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