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我浪((荡dang)dang)”

    “我轻浮”

    钟宛尽力忽略信里最后一句话, 磨着牙想我还真是真是红颜祸水不减当年, 衣服没脱一件, 都能激的如今的郁赦把持不住,这要是脱了一件半件的, 还不得惹得郁小王爷把我锁在他家永远不放出来了

    而且郁赦这是真疯了吧这都是什么歪理

    钟宛不死心, 把信来回看了几遍,试图弄清楚郁赦到底在想什么, 可看了半晌, 他脑中只剩一件事

    亲了

    钟宛怔怔的想,亲一下,是怎么亲的

    亲的哪儿

    怎、怎么亲的

    钟宛还是觉得口渴,他把半杯茶全喝了,坐下来好好回忆。

    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故意的吧。”钟宛把信纸攥成一团, “有本事明着来啊”

    但要真的明着来, 回想那(日ri)郁赦直直闯进来的样子,钟宛耳畔发红,他还真的招架不住。

    现在的郁赦太吓人了。

    钟宛强迫自己先不去想亲不亲的事,还是不懂, 就算真亲了, 郁赦又为什么生气气到面也不想见,把自己早早的轰了出来。

    郁赦如今的脾气还真是让人拿捏不住。

    钟宛把信纸丢进炭盆里,定了定神,以宣瑜的口吻给崇安帝上了一封折子。

    钟宛没让宣瑜再誊抄一遍,崇安帝不是傻的, 一想就能知道这是钟宛的意思,钟宛索(性xing)也没遮掩自己的笔迹,大大方方的写好后就命人将折子送入了宫。

    钟宛已经将黔安王府的立场摆的很明显了我们不想搀和京中之事,只想早(日ri)回黔安好好过(日ri)子,但又不敢辜负圣恩,所以即使黔安王病重,也留下了自己的同胞弟妹代自己为皇帝贺寿。

    黔安王府已给出了最大的诚意,只希望崇安帝让他们的王爷早(日ri)回黔安养病,如此谦卑,崇安帝自然准了。

    当(日ri)宫里就来人了,照例赐了许多的补品,钟宛(胸xiong)中大石落地,能把宣瑞送走就好。

    宣瑞终于停了药,严平山的意思是让宣瑞修养几(日ri),钟宛想也不想道“不,明天就走。”

    宣从心放下手里的针线,讶异“这么急”

    “迟则生变。”钟宛道,“谁知道三皇子哪天就不行了三皇子是宣瑞的堂兄,真不好了,那边举丧,这边(热re)(热re)闹闹的回黔安,像话吗”

    严平山一想也是,他看向钟宛,“你”

    “我肯定不走。”钟宛吩咐,“把林思叫回来吧,让他送宣瑞回黔安,不必再回来了。”

    严平山答应着去了,宣从心的狐裘还没缝制好,她急着连夜赶出来,也来不及闲话了,让人拿着针线回自己院里赶工了。

    钟宛去清点跟着宣瑞回黔安的仆役,又亲自替他打点行李,王府前后乱糟糟的,钟宛进进出出,呛了两口冷风,不一会儿就觉得头有点(热re)。

    “不争气啊”

    钟宛懒得找府里的太医,回到自己屋里找了两粒治寻常风寒的丸药和水吞了下去,裹上厚衣裳又出了门。

    忙乱了半天,终于将行李打点好了,严平山一个人回来了。

    “人呢”钟宛抬头,“哑巴呢”

    当着其他仆役,严平山含混道“没寻着。”

    钟宛皱眉,让严平山跟着自己进了屋。

    “林思不想走。”

    严平山着急道“我托咱们在四皇子府上的人交代他,他说走不开,我又想办法把他叫了出来,当面问,他说不想走。”

    钟宛失笑“为什么”

    严平山摇头“没说为什么,他一个哑巴,问也问不出话来,我让他写,他也不写,问急了,连比划都不比划了。”

    钟宛仔细回忆,突然发现自自己回京后,几次同林思说让他跟着回黔安,林思都是半吞半吐的。

    “他”钟宛低声道,“这是被什么绊住脚了”

    钟宛好笑道“林思也不小了,他在京中有相好的了”

    严平山茫然“这哪儿知道但总得说一声啊这好不容易有机会回黔安了,早点回去比什么不要紧我是说不动他的,他也不(爱ai)听我的,趁着天早,不然你去找他”

    “不必了。”出神片刻后,钟宛突然一笑,“随他吧。”

    严平山急切道“怎么能随着他胡来四皇子府上不是什么好去处将来有个万一,他一个人在京中受了牵累,咱们想帮也帮不上,到时候”

    “严叔。”钟宛轻声道,“别替他打算了。”

    严平山错愕的看着钟宛,“你不管管他”

    “我管不了他,林思不是我的奴才。”钟宛不甚在意道,“他虽然整天管我叫主人,其实他是我(奶nai)娘的儿子,算是我半个亲哥哥了,(奶nai)娘走的早,他这些年跟着我颠沛流离,没少吃苦。”

    钟宛一笑“就算当初我们钟家对他有点小恩小惠,这些年也该还完了,到现在随他吧。”

    严平山不解道“什么叫随他这不是为了他好吗他一个人”

    “我要是为了自己好。”钟宛忍笑,“我也该同你们回去了,但现在不也走不得了吗”

    生生的,被一个(性xing)子古怪的人绊住了脚。

    钟宛轻声道“人各有命,宣瑞既然没事了,我就想做点旁的事,林思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严平山听不明白,但他现在看着钟宛,突然感觉这府上在这一刻,似乎有什么已经变了。

    “他那边我肯定会过问的。”钟宛宽慰道,“等我回头寻他问问,别的就算了吧他既然不肯回去,你陪着宣瑞回去好了。”

    严平山吓了一跳“我回去那你们呢”

    “府上也没什么事,留个小管事在就行了。”钟宛随意道,“我跟两个孩子都没什么事,也用不着这么多人照看。”

    严平山不放心,但想想病恹恹的宣瑞,左右权衡,无奈道“好吧,等王爷平安到了黔安,我再回来。”

    “可别,那会儿两个小的可能都回去了。”钟宛一想就头疼,“来来回回就是好几个月,没准儿中途还要错过,你就看顾好宣瑞就是了。”

    严平山一想也是,只得点头“那你多留意(身shen)子。”

    钟宛不在意的一笑。

    严平山临时要走,又有不少事要打点,他没空跟钟宛多话了,抬脚就要走,临出门前,严平山回头看看钟宛,突然道“钟宛下次再见,不知道是哪年了。”

    钟宛最怕离愁别绪那一(套tao),笑道“怎么催我提前给你结了今年的份例吗”

    严平山哭笑不得,神色复杂的看了钟宛一眼,“总之保重(身shen)子。”

    钟宛点头“知道了。”

    翌(日ri),黔安王府的人起了个大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出了城。

    钟宛陪着宣从心和宣瑜在二门上站了一会儿,宣瑜泣不成声,“大哥大哥他(身shen)子这样,路上要走那么久,他在半路上会不会”

    “不会。”宣从心道,“闭嘴。”

    宣瑜死死憋着,不敢再出声,往钟宛(身shen)边靠了靠。

    钟宛忍笑,在宣瑜头上揉了一把,正要催两个小的回屋,外面一个仆役连滚带爬的扑了进来。

    宣从心皱眉,“怎么了还没有点规矩”

    钟宛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挡了宣从心一下,“出什么事了”

    仆役跪在地上,抖声道“三皇子殁了。”

    钟宛暗道好险。

    钟宛看了宣从心一眼,宣从心讪讪,低声道“幸好听你的了,我我现在去让人扯白布先要把这些红灯笼蒙起来吧”

    婚丧大事,钟宛其实也不太懂,现在严平山已经走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的料理“是吧,让人备下孝服,估计过不了半天,宗室那边就有人来了,到时候问问他们。”

    宣从心糟心的看了自己哭成一团的弟弟,皱眉道“去守灵的话,我跟宣瑜肯定不在一处,他怕是自己去不了,你能陪着吗”

    钟宛笑了“那是自然。”

    宣从心放心了,先去后院料理,钟宛突然想起什么来,心里咯噔一声。

    郁赦他也要去守灵的吧

    钟宛耳朵发红,心里暗暗祷告,不管是看在早逝的三皇子还是谁的面子上,郁赦千万千万别在灵堂里发疯,质问自己为何如此浪((荡dang)dang)

    “死了”

    郁王府别院,郁赦逗着鸟儿,轻快道“拖了这么多天,终于走了”

    冯管家把孝服送了上来,“是,早上没的,听说贤妃娘娘要哭死过去了,长公主已经过去了,长公主走前派人来说、说”

    郁赦不耐烦“还说不说”

    “说、说。”冯管家笑笑,“长公主说,世子今年犯水又犯火,又刚受了惊吓”

    郁赦嗤笑,冯管家赔笑“对外自然要这么说的,长公主的意思是,世子本就跟丧事犯忌,又刚被圣上软(禁jin),不如不去了吧”

    冯管家压低声音“长公主是为了世子着想,世子待会儿见了郁妃娘娘,要怎么说话呢彼此都尴尬,不如躲了吧。”

    郁赦本来就懒得去,“那就不去。”

    冯管家笑笑“就是这个意思了,守灵多受罪,去做什么不过孝服还是要穿的,世子先换上,回头过了四十九天,等出殡的时候世子露个面,就行了。”

    郁赦换上素色衣衫,突然问道“黔安王走了吗”

    冯管家一愣“走了吧大约是走了,说起来钟少爷是真果断,一刻也没耽误,这要是晚走了半天,怕就出不了城了。”

    “他”郁赦顿了下,“他跟着走了吗”

    冯管家自然知道郁赦问的是谁,忙道“没有没有,探子天天盯着呢,钟少爷还在府上,没走。”

    郁赦脸色好看了些许,他想了想,道,“黔安王走了,但宣瑜没走吧”

    冯管家茫然“是啊。”

    郁赦道“那我去守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