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自那(日ri)起, 郁赦再没去过三皇子府上, 更没出过郁王府别院的大门。

    不知是不是钟宛多心, 一时之间,黔安王府内似乎也少了几双眼睛。

    钟宛总觉得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突然就消失了。

    倒是少了许多麻烦, 但也空落落的。

    郁小王爷好似突然转了(性xing),一连多(日ri), 不出府, 不惹事,安静的好似少时一般。

    钟宛却越发的不安。

    钟宛给林思传了几次消息,却似泥牛入海,钟宛心急,直接让人同林思说自己不会再提让他会黔安的事, 隔(日ri)林思才一脸羞惭的来了。

    “你不愿意回去就算了。”钟宛看着林思那惴惴不安的样子哭笑不得, “我还能((逼))你”

    林思看着钟宛,认真的比划你真((逼))我,我就回去。

    “没那么多闲心。”钟宛让林思坐下,突然道, “你不想去黔安, 是因为宣璟吗”

    林思险些坐空了。

    钟宛心道果然。

    那年钟宛和林思一同逃出郁王府别院,一出府就分开了。

    小钟宛不敢确定郁赦会不会来抓自己,两个人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不说,也没法一起出城, 钟宛同林思约好几(日ri)后在城郊会合,相互等三(日ri),等不到就直接走。

    钟宛顺利出城,等了三天,始终不见林思出城来。

    钟宛心急如焚,怕林思被郁赦抓回去了,更怕林思是被别人抓住了。

    钟宛低声道“我当时”

    林思忙打手语不怪主人,说好了的,就等三天,是我无用,没能混出去。

    钟宛轻笑,没往下说。他当时不放心林思,其实在城外活活等了一个月。

    不过这话现在再说就没什么意思了。

    钟宛最终还是一个人走了,抵达黔安半年后才再次得着林思的消息,知道他当(日ri)不甚被抓,辗转去了四皇子宣璟府上。

    林思始终没说他被抓后吃了多少苦,只告诉钟宛,四皇子人其实不错,没苛待他,反而待他很好。

    钟宛原本以为林思只是将宣璟那当做一个落脚之地了,但现在看,林思似是有知遇之恩要报答的。

    林思局促的看着钟宛,比划我不太放心。

    林思似是觉得自己这样十分对不住钟宛,不住解释,手语打的飞快,钟宛有点眼花,失笑,“我又没说什么,你急什么既说到这里了,你心里实在不过意,就答应我个事吧。”

    林思忙点头。

    钟宛道“将来宣璟若能继位,你替我美言几句,代我保下一个人。”

    林思问谁

    钟宛道“郁小王爷。”

    林思认真想了下,打手语四皇子虽有争储之心,但我觉得他不太行。

    钟宛一言难尽的问道“这些大实话,你敢跟宣璟说吗”

    林思笑了下,摇了摇头。

    “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钟宛笑道,“你就先答应吧,当哄我玩儿了。”

    林思想了下,郑重点头,又替钟宛谋划道要不要直接削了他的爵,平了郁王府四(殿dian)下必然很愿意再将郁小王爷打入奴籍,给他喂点软骨散,连着他的卖(身shen)契一起送给主人。

    “打住打住。”钟宛牙疼,“你跟宣璟是多恨他”

    林思比划我还好,四(殿dian)下确实是(日ri)(日ri)恨不得郁小王爷死的,若将来真有那么一(日ri),单要留他(性xing)命怕就要费些功夫,主人知道的,郁小王爷有可能是皇帝的私生子,要真是那样

    “所以才跟你说,必要替我保下他啊,你反正已经答应我了,真有那么一天,绝对不能让宣璟杀他。”钟宛想了下,不忍心道,“打入奴籍就不必了,软骨散万万不能用,将人送给我么,倒是行。”

    林思想笑不敢笑。

    “我今天找你是有正事的,我安插在宣琼那的探子跟我说”钟宛心猿意马,“郁赦到时候不会寻死觅活的吧他当年有那么多家将看着我,我现在可没人帮忙,不然还是喂点蒙汗药”

    林思死死忍着,不让嘴角挑起来。

    钟宛丝毫没察觉出自己又说到郁赦了,“你说他这命也是不好,唯一的出路竟是落在我手里,真是世事难料。”

    林思比划道说不准,郁小王爷很愿意的。

    钟宛一笑,“愿意什么被我金屋藏(娇jiao)”

    林思回想自己两次被郁赦扣下差点动了大刑的事,后背一冷。

    能把这个煞星金屋藏(娇jiao)了,确实是不容易。

    “别老跟我谈他了。”钟宛摇摇头,“有正事的。”

    林思作洗耳恭听状。

    钟宛把心里那些缱绻绮念压了下去,道,“我安插在宣琼那边的探子跟我说,前几天,郁王爷曾同郁妃密谈,自那之后,郁妃消停了不少,不再吵着闹着要说法了,前几(日ri),郁赦不知为何卸走了宣琼马车的轮子,宣琼气疯了,要跟郁赦拼命,被郁妃拦了,还让郁妃怒斥了一顿。”

    钟宛皱眉“我记得郁妃娘娘一直(挺ting)能招惹事端的,从前就是。怎么和郁王爷密谈了一次后,就突然安分了呢”

    林思沉思片刻,道这我不清楚,但我近(日ri)打听到了另外几件事,跟郁小王爷有关。

    钟宛也不再说话了,走到书案前,拿起纸笔。

    林思比划我这几(日ri)没过来,不是躲主人,确实是在替四(殿dian)下查一些事,主人可还记得,之前五皇子寻到了两个当年看守皇陵的粗使仆役

    钟宛点头,不止如此,宣琼还寻到了当(日ri)安国长公主有孕的脉案。

    林思继续道五皇子沿此探查,又寻到了一些别的线索。

    林思比划那个秘密产子,又秘密消失的女人,或许早就被运到了皇陵,至少比安国长公主要早。

    钟宛皱眉,那就是先帝还没出殡她就被送去了

    林思道奇怪的是,那女人起初好好的,躲在别庄里安安稳稳,但自打安国长公主去了以后,那个女人一见安国长公主,不知为何突然崩溃,死也要堕掉腹中胎儿。

    钟宛心里一梗,那个“胎儿”多半就是郁赦。

    钟宛提笔为什么

    林思摇头不知,只知道那女人为了流了这个孩子,曾生生吃了一碗的香灰民间有传言,说吃香灰能堕胎,但也只是传闻,被灌了药下去,她将香灰全吐了出来,人是受了不少罪,但孩子还是保住了。

    钟宛骇然,写她这样折腾,长公主是如何待她的

    林思沉默片刻,打手语长公主起先是让人(日ri)夜看着她,但人若想寻死,看是看不住的,那女子趁人不备,拿起什么来都往自己肚子上砸,有次差点就把孩子生生打掉了,长公主失了耐(性xing),让太医

    林思深吸一口气,比划将她双腿废了。

    钟宛遍体生寒。

    钟宛尽力忍着,写再然后

    林思道具体怎么废的不清楚,她怀着(身shen)孕,必然不能把腿打断,许是施针,总之那女子再也站不起来,也走不了路了。这之后,那女子彻底的疯了,不吃不喝,伺候她的人就将她整个人捆了起来,手臂手指,哪里都困死了,好似一个摆件一般。

    钟宛声音发抖“然后呢”

    林思继续道一直这样捆着,直到她生下了那个胎儿,生产的时候,自然是要将人放开的,据说产下孩子后,众人一时不查,险些让她将胎儿生生摔死了。

    钟宛闭眼,片刻后写这些事,郁赦他自己知道吗

    林思不忍的看着钟宛,打手语我觉得,郁小王爷他什么都知道。

    钟宛心口狠狠地一疼。

    郁赦什么都知道。

    小郁赦乍然知道将自己养育成人的母亲是用这等手段虐待自己生母时,他是怎么(挺ting)过来的

    林思不能久留,他顾不得钟宛让慢慢消化,接着比划道还有一事,很蹊跷。

    钟宛抽了一口气,道“你说。”

    林思道起先,那个女人腿还没被废时安国长公主同她说过一句话,我不明白。安国长公主说之前没人强迫你半分,孩子也是你想要留下的,怎么如今看见我,就后悔了呢

    钟宛尽力不去想郁赦,他把这句话无声的咀嚼了片刻,写怀这个孩子是她心甘(情qing)愿的,甚至主动藏匿于皇陵,安心待产,她从始至终没想过安国长公主会出现,会抱走这个孩子。

    钟宛心中一动,那会儿,安国长公主曾经怀过的那个孩子必然已经没了。

    如若不然,那个月份上她的肚子已经很显眼了女子看见没有肚子的安国长公主,料到了这个孩子会被她抱走,明白自己会被灭口。她才发现自己中了一个圈(套tao),所以崩溃了,死也要打掉自己的孩子。

    可能是在自保,可能是在报复。

    钟宛低声道“安国长公主为了把这个孩子认成自己的,避开了所有人,在皇陵住了这么久,她瞒过郁王爷了吗”

    林思打手语这就是我要同主人说的第二件事,五皇子查这条线的时候,不经意发现,这是数年前,郁小王爷曾查过的。

    钟宛眸子骤然一缩。

    林思比划我也发现了。我顺着郁小王爷查探的痕迹往前追溯,很多事就简单了许多,我又查到了一件事,还没来得及向四(殿dian)下禀报。

    林思道郁小王爷当(日ri)知道自己并非安国长公主亲子后,消沉许久,他担心郁王爷一直被蒙在鼓里,担心郁王爷这些年来疼错了人,担心这是旁人诓骗郁王爷王位的一个局,所以他用计,将此事透露给了郁王爷的一个心腹。

    钟宛咬牙“他是傻的吗郁王爷若是不知道,他这一说,还能有命在”

    林思攥了攥手指,打手语那个心腹知道此事后如遭惊天霹雳,连夜求见郁王爷。

    钟宛声音发抖“郁王爷怎么说”

    林思道心腹焦急非常,同王爷分析厉害,但王爷不甚在意的说

    林思眼中闪过一抹(阴yin)霾,比划郁王爷说,放心,世子必不可能袭爵,更不可能做了太子。

    钟宛嘴里泛起一股铁锈味。

    郁王爷心知肚明,且早就给郁赦寻了“好去处”。

    这些人,根本就没打算让郁赦活到袭爵。

    而那会儿的少年郁赦,竟还在担心他敬重的父王被人诓骗。

    郁赦当时大约就躲在郁王爷门外吧

    十五岁的郁子宥,谦和,温润,怀瑾握瑜。

    听到他忧心的父王不动神色的安抚心腹时、轻飘飘一句话定了自己的生死时,想的是什么呢

    爹不是爹,娘不是娘。

    钟宛闭上眼,(胸xiong)口疼的他说不出话来。

    林思上前半步,站在钟宛(身shen)畔写道主人,郁小王爷的父母都靠不住,你还要留下吗

    “留。”

    钟宛踉跄了下,起(身shen),“你走吧,我我要去趟郁王府别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