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和平相处
    沈星落从小在这个圈子里长大,她听得多了谁家公子哥花了多少钱包了哪位名媛明星的几个晚上诸如此类的流言,虽然这个恶劣的男人看起来并不缺钱,但是保不准他是为了抱刚才她那一脚之仇,所以……

    沈星落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在自家妈妈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她迅速摇了摇头,朝着准备往车库走去的男人,谄笑道,“怎么好意思麻烦哥哥呢?您是咱们国家的商务部部长,贵人事忙,就不耽误您了的时间了……”

    她决定了!她就算走着去学校也绝对不会搭他的车的!no ay!

    ……

    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在奔腾的车流中平稳的行驶着,左骁从后视镜微微掠过副驾驶座上的小女人,此时正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

    阳光透过车窗在她的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樱唇微微抿起,浓密卷翘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浅浅的阴影,三件套的黑白裙装制服勾勒出少女窈窕有致的曲线,白色衬衫领口处微微敞开,依稀可见锁骨处鲜红的曼珠沙华,妖艳而魅惑。

    他眸光微动,缓缓移开视线,片刻后,才淡道:“你喜欢纹身?”

    还沉浸在被自家老妈无情抛弃的低落情绪中的沈星落,突然听到男人清冷的嗓音,她心中微微一颤,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她脖子上的胎记。

    她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是纹身,妈妈说是胎记。”

    胎记?

    左骁微微蹙眉,没有过多注意她说的是“妈妈说”这几个字,只是在听到是她说的胎记这几个字时,心中隐隐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就算是胎记,也不会如此形似,更别说是寓意死亡的不祥之花。

    “左骁哥哥……”

    沈星落忽然抬起一双潋滟的凤眸,看向正在开车的男人,“你可以和我妈还有左叔叔说,你很忙,不能帮我补习吗?”

    这是她今天早上想了很久才想到的办法,她可以尝试和他和平相处,但是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

    前世她就是在高考补习那一个月一步步沦陷进他编织的温柔陷阱里,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把他们的孽缘种子扼杀在摇篮里。

    但是,如果让她来说的话,说不定左叔叔会以为自己对他的安排有意见,自家那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妈妈更不用说,她估计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嗓子吼回去了。

    所以,左骁如果可以主动拒绝的话……

    左骁看着后视镜里某个小女人认真的神色,微微挑眉,“你不想我帮你补习?”

    “……”

    该怎么说呢?沈星落眸底划过一丝纠结,她其实很想回答说是,但是直说的话,说不定会惹恼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万一她求助不成他反倒去告状就得不偿失了。

    “我……我是担心我太笨,你教不好……”好吧,大佛得罪不起,她把屎盆子都扣自己头上得了,反正她的形象已经被她妈和何青依那两个奇葩给败没了。

    其实从昨晚到现在沈星落一系列表现来看,左骁多少能感觉到她对他隐隐的抗拒,至于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昨晚他们初次见面的那点小插曲,或许是接受不了互不相识的两人突然成为兄妹,又或许是今天早上他打扰了她的美梦?

    左骁唇角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没关系,我倒想看看你能笨到什么程度……”

    虽然不管哪一种,都与他无关,他更不会在意,但是……他左骁从来就不接受“拒绝”这两个字。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