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来日方长
    夜色沉静,一幢守卫森严的大宅里,伴随着一阵划破宁静的电话铃声,是一道怒不可遏的声音——

    “废物!什么黑手党,连两个人都对付不了,全都是一群废物!”

    “爷爷,您别生气。”

    另一道带着丝丝玩世不恭的声音响起,“今晚不过是对那个男人的小小试探,事实证明左骁确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好在派出去的人里什么都不知道,就算落在他们手中,也与我们无关。”

    他顿了顿,在暗沉的夜色中勾起森冷的笑意,“左骁现在的张狂无非是仗着我们没找到他的软肋,不能拿他怎么样,来日方长,我们且慢慢看着便是。”

    “好,你说的确实有理,但左骁那人太阴险,上次去欧洲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事情,我们现在每一步必须都要小心行事。”

    “放心吧,爷爷。”

    ……

    早晨六点,正是阳光熹微的时刻,淡紫色的窗帘随风飘动,淡淡天光从间隙处钻入,在床上洒下点点金光。

    中央一张大床,柔软的粉紫色被子中间,正拱起小小的一团。

    房间里安静得能听到少女低而轻微的呼吸声,听起来十分乖巧。

    站在落地窗前的左骁缓缓走近,当视线里成功映入少女的脸,他一夜未眠的黑眸微微眯起,喉咙不自觉的一紧。

    少女黑发凌乱披散在洁白的床单上,晨光淡淡穿透,小心勾勒她毫不设防的眉眼,嘴唇一点轻红,无害的微微张着,光线从她白皙的额头开始,顺着鼻尖嘴唇下颌轻盈滑落,描出优美精致的线条,最后静悄悄停顿在左侧锁骨处,妖娆生长的彼岸花上……

    逆着光,左骁黑色瞳孔中的眸色渐渐加深,这是一只名副其实的可以惑人心神的妖精。

    他昨晚想了一晚上,他百分百确定自己想要这个女人,然而活了二十三年却没谈过恋爱的他……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尤其现在看到她如此薄弱的防守,他幽深的黑眸划过深思,是进攻还是收手,是一鼓作气还是徐徐图之?

    左骁看着她恍若蝶翼一般的睫毛,盛着阳光雾蒙蒙的,看起来精美绝伦,然而她微微蹙起的眉心却稍稍破坏了这份天然的美感。

    他闭了闭眼,收回几乎要触碰到她脸上的手,毅然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

    他告诉自己,来日方长,这是一场攻心战,他的心已经动摇了,他怎么可能会让她独善其身?

    ……

    “糟了,糟了,要迟到了!”

    沈星落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头也不回地直接就朝客厅吼了一嗓子,“妈,我不吃早饭了,我和依依约好了去学校图书馆复习!”

    昨晚被某个男人的身影占据了全部的思维,就连做梦都难以安生,凌晨的时候才模模糊糊睡了过去,这一觉醒来竟然已经八点半了,而帝影的考试是在早上九点!

    太过分了!

    谢女士天天雷打不动的来叫她起床,怎么能因为今天是周六就罢工了呢,简直是太不靠谱了!

    “这孩子……”

    谢宁静刚想让她把牛奶喝了再走,这一转头人影早就没了,不禁咕哝了一声,“这孩子,昨天没怎么吃,今天早饭也不吃,是准备修仙啊?”

    左骁正坐在白色缎面铺设的餐桌前翻阅着今天早上送过来的报纸,早在沈星落的身影和声音出现的那一刻,就将他的心神掠去,而谢宁静的话更是让他拿着报纸的手一顿,眉心微微蹙起。

    早上离开她的房间时,左骁看到昨晚自己端上去的粥是一点没动,现在居然还敢不吃早餐?!

    “静姨,麻烦帮我准备一份早餐,我今天顺路带妹妹一程。”他站起身,拿起一旁的西装就先一步朝车库走去。

    “哦,好。”谢宁静看着左骁的背影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笑着应了一声。

    原以为这个冷冷淡淡的继子凭着过人的手腕年纪轻轻就当上他们国家的商务部部长,必定是个心思深沉不好惹的主,而她二嫁到这个家里,她和女儿必然是不受欢迎的。

    可是这段时间以来,他不仅抽空帮自己女儿补习,还主动接送女儿上学,看来之前是她小人之心度君之腹了。

    现在看来,左骁仪表堂堂,身姿卓越,谈吐不凡,若不是她的继子,她都想召回来当自己女婿了。

    谢宁静摇摇头叹息了一声,看来她女儿没她这福气嫁给左家的男人,她以后还是对她好一点好了。

    ……

    沈星落站在门口,还在等自己叫的滴滴顺风车,越等越着急,这都好几分钟过去了,怎么都没人接单呢?!

    她也知道她用的叫车软件在这半山别墅区根本没什么用,可是难道让她跑着过去吗?

    何青依那不靠谱的死党早就抛弃她去帝影的考场占位子了,因为去的是帝影,她更不可能让家里的司机送她去。

    沈星落无比郁闷的想着,还不如小时候在军区大院呢,她想去哪里招一招手,立马有警卫员开车送她去,还什么都不会问。

    “滴——”

    身后陡然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声,沈星落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白色保时捷,驾驶座上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心神一震,下意识的转身要走。

    她没有忘记昨晚他说的话,她不是傻子,也不是低情商的笨蛋,她怎么会不明白他话里那势在必得的信息?

    可是……

    即便如此,她也要装作不明白,不在意,更不能对他给出一点点回应,只要今天她考上了帝影,顺利拿到ja的角色,暑假的时候她就会进组拍摄,暂时离开他所在的地方,一切……也都将会走上正轨。

    左骁见某人一见到他就想转身离开身影,心里腾地蹿出一团无名火,从来女人见了他,都像蜜蜂见到了鲜花一样一股脑的往前扑,只有眼前的这个小妖精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总是对她避之唯恐不及。

    他开车挡住她的去路,降下车窗:“上车!”

    沈星落没办法只能梗着脑袋看向车里的人,无害的笑道:“不用了,哥哥,我今天只是去图书馆复习,又不是上课,迟到一会没关系的,您大部长那么忙,不用送我了。”

    “是么?”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看来你并不是很着急帝影的考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