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刻入骨髓
    礼堂拐角的一处靠墙的角落里,沈星落抱着膝盖一动不动的蹲在那里,眼泪像水一般的往外淌,可她低着头一言不发,似乎对此一无所觉。

    为了让自己尽快入戏,沈星落只能选择打开内心深处那扇通往深渊的大门,然而她却高估了自己,既已入戏,怎么能轻易走出来?

    越是接触前世的画面,沈星落心底的不安越深,她刻入骨髓爱着的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是害死她的人?

    她刚才等于是将自己前世临时前的一幕都演了出来,那……也是她对他想说的话。

    她不能死,不是为了报仇,只是为了保护他,让他好好活着啊!

    她不知道左骁看到这样的自己会怎么想,重生的事太荒诞,一旦她的秘密被揭开,沈星落没办法想象会不会产生其他的变故。

    她好不容易得到可以重新来过的机会,不能,不可以再重蹈覆辙。

    她攥了攥拳,想站起来离开这个地方,剩下的事,她相信青依会帮她处理好。

    刚起身,脚下钻心的疼痛突然传来,沈星落这才想起刚才自己在舞台上的一摔,本来只是轻微扭伤的脚估计现在已经肿成大包了。

    因为站起来太猛,她根本就忘记了这茬,脚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完了!这里都是坚硬的瓷砖地板,哪会像礼堂舞台上还铺着柔软的厚地毯?!

    这么摔下去,估计她得直接进医院了。

    “你以为装柔弱就能没事么?”

    随着身后突然响起的冷沉声音,沈星落下坠的身子猝不及防地落入一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还没擦干的眼泪瞬间沾湿了某人胸前棉质的手工衬衫,迅速蔓延浸透印在男人的心口上。

    那一处湿润的地方,温度高得吓人。

    左骁漆黑的眼眸中的涌动着阵阵暗潮,满腔的郁结,兴师问罪的怒火在这一刹那悄无声息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心疼。

    他闭了闭眼,手中的力道條然一紧,像是没看到周围投来的惊愕目光,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朝着车子所在的方向离开。

    沈星落鼻息间铺天盖地是他独有的清冷的气息,她眼里的泪水难以抑制的留得更凶。

    老天总是那么爱捉弄她,为什么在她每次坚定决心要彻底远离他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强势的闯入她的世界,动摇她的心?

    “左骁,你快放我下来!”

    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沈星落到底有什么好,他为什么非要抓着她不放?

    左骁脚步一顿,低头扫了一眼怀中不断挣扎的人儿,声音低沉,“你可以继续挣扎,我不介意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强吻你!”

    沈星落條然一愣,挣扎的动作戛然而止,一双水雾缭绕的眼睛惊愕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她认识了这个男人两世,一点都不怀疑他说的话,他绝对是做得出这种事的人。

    小不忍则乱大谋。

    沈星落心知并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再看看因为认出这位商务部部长而渐渐聚拢的人群,此刻必须认怂……

    左骁看到沈星落开始呈鸵鸟状埋首在自己怀里,黑眸中的冷意渐渐散去,却很快又被一抹深意取代。

    沈星落,你到底有什么秘密?

    你看着的那个男人……又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