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左部长,您好,院长派我们在这里等您。”

    骨科楼层的电梯门刚打开便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推着一张病床守在了外面,见到左骁,忙不迭的弯腰鞠躬。

    男人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却并没有将怀中的少女放在病床上,沉声道:“许烨霖呢?”

    虽然是隔着口罩,但在他的凛然的气场下,男医生紧张得舌头有些打结,“许……许院长在放射室,他说,您到了就让我直接带着病人过去。”

    妈啊,这就是他在电视上看到的国家领导,居然都亲自到他们医院来了,关键还是他来接待!他等会回去一定要买彩票!

    也不知道他抱着的人是谁,听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扭伤,居然能让这位大人亲自送到医院?

    男医生刚抬起眼睛想要偷瞄两眼,却被一双幽深的黑眸里散发的冷意给吓得一激灵,急忙垂下视线。

    “带路!”左骁只是冷冷丢出两个字,便抱着少女径自往前面走。

    “好的!”

    男医生急忙自己应了一声,果断的丢下病床跟上去。

    走在前面的他,拍着自己的胸口顺了顺气,刚才那眼神太可怕了,他脆弱的小心脏差点直接吓到停止呼吸,不愧是掌握一国经济命脉的大人,仅仅一个眼神都能感觉到高高在上的摄人气息。

    而此时的沈星落正生无可恋的呈鸵鸟状态乖乖窝在某人怀里。

    不是没感觉到他身上的低气压,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男人。

    3分钟之前,左骁打了一个电话——

    “我现在在你们医院楼下……不是……有人脚扭伤了……女的……嗯!”

    以上就是她所听到的某人说话的内容。

    她本来还存着一起侥幸心理,以为他是来找医院朋友叙旧的,毕竟她是知道他有一个医生朋友的,不过显然她确实脑抽了,她所认识的左骁怎么可能是有那种闲情逸致的人?

    他确实……知道她的脚伤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

    是她在舞台上的时候,还是昨晚他在房门口见到她时,又或者……更早,她从西郊别墅二楼跳下的时候……

    一想到最后面那个可能性,她立刻不淡定了。

    以至于在左骁准备将她抱出车子的时候,她反射性的甩开了他的手,说了一句,“不要碰我!”

    满室的沉寂,她后知后觉的接触到某人阴沉的眼神时,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哪怕最终这个男人还是将她给抱了起来,只是身上却分明散发着凛然的冷意。

    她知道他生气了,那……是她前世今生唯一一次对他说过这么重的话。

    可是她能说什么呢?

    说她不是故意的,说她不是讨厌他的碰触,她其实最喜欢他了,可是越是喜欢越害怕当年他会被自己连累……

    “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女人?”

    一道轻佻戏谑的声音條然在耳边响起,沈星落的身子愣了一下,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放在了一张病床上,突然失去的温暖怀抱让沈星落有些怅然若失。

    沈星落觉得自己骨子里还真的是挺犯贱的,人家对她好的时候,身心各种排斥逃避,现在人家离远一点,又莫名伤感了起来。

    果然贱人就是矫情!少女吐槽起自己来也毫不留情。

    “呦呵,左大部长从哪拐来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啊!啧啧,平常看你对那些送上门的美女连扫都不扫一眼,敢情是家里藏了这么一个绝色!”

    身边闹腾的声音总算让神游的沈星落回过神,她抬眸看向眼前笑得邪肆的俊美男人,眼底划过一丝诧异,脱口而出:“是你?”

    话音刚落,立即引来两个男人的侧目。

    许烨霖一双狭长的狐狸眼闪烁着莫名的光芒:“小姑娘认识我?”

    沈星落紧了紧拳,随即抬起一双天真满是崇拜的眼眸,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嗯,我在杂志上看过你的照片,你是我们z国唯一一位登上m国时代的医生,也是盛华医院的院长许烨霖是吗?”

    在她前世因为左骁的原因见过这个男人不少次,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他的一些事情,不然刚才自己肯定露馅了。

    她顿了顿,佯装看不到站在床边脸色冷沉的男人,笑着开口:“你好,许哥哥,我是沈星落,是左哥哥的妹妹?”

    “妹妹?”

    许烨霖听到这个称呼先是怔了下,随后饶有兴味看着身旁的男人,“左大部长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我不知道?”

    他从小就和他一起长大,怎么会不知道此妹妹非彼妹妹?只不过,他更好奇的是,什么妹妹能让这位日理万机的部长大人亲自送到医院来?

    要知道他在电话里听到他要送一个脚受伤的女人来他这里的时候,正在做实验的他因为惊讶一手抖,近一年的实验成果差点被自己给毁了。

    左骁却懒得理会他的话,他淡淡瞥了他一眼,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你如果不想在这里当医生可以申请去非洲出义诊!”

    “别,我就开开玩笑还不行吗?”

    许烨霖赔笑道,随后看向病床上的沈星落,笑得一脸谄媚,“咳咳,小妹妹,听说你脚受伤了,来,让哥哥看看!”

    “……”

    沈星落怎么忘了,眼前这位虽是穿着神圣的白大褂,可是骨子里却一个浪荡不羁花心大少,难怪从他嘴里出来哥哥妹妹的都这么猥琐。

    前世的左骁也总是叮嘱她要离这头花心狐狸远一点,少女看着花心狐狸伸过来的爪子,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你要干嘛?”

    “你敢动她一下,你信不信我立即把你的手给废了!”

    两道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许烨霖下意识的立即缩回自己的手,无辜的看着眼前两人,“不是要让我看脚伤吗?不脱鞋怎么看?”

    “我自己来!”

    “我来!”

    两人的声音几乎又是同时响起,许烨霖看着在这之后几乎又同时陷入沉默的一男一女,狭长的狐狸眼迅速划过一丝兴味,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