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轻车熟路
    “我……我这里没有医药箱……”

    沈星落在房间里转了半天,才恍然想起来家里的医药箱一般都放在一楼客厅。

    可是楼下一般都有佣人24小时值守,她大半夜跑到下面去拿医药箱,别人要是问起来,该怎么解释?

    她知道他身份特殊,受伤的消息几乎等同于国家机密,为了防止有心人惦记,家里的佣人估计也要瞒着。

    沈星落看着左骁半靠坐在床边被血染红的整个衣袖和苍白的脸色,心中條然一颤,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下楼去拿医药箱。”

    真要遇见了,她大不了说自己受伤了吧。

    少女刚转身,左手手腕突然被一只微凉的大手抓住,她微怔了下,转过身,对方已经松开她的手,只听见他低哑的声音,“我房间有,”

    沈星落很快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拿。”

    “房间……”左骁后半句话还没说完,少女娇小身影已匆忙跑出了房间。

    看着打开又关上的房门,左骁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后摇了摇头,无奈失笑,“房间密码都不知道,怎么进去?”

    他有些疲惫的靠坐在床头等某人的无功而返,这几天本就没休息好,又受了伤连夜赶回来,再加上今晚伤口一再裂开……

    左骁扫了一眼几乎已经看不清本来颜色的衣袖,揉了揉眉心,似乎苦肉计用得有点过了,体力开始透支了。。

    不过……

    想到今晚碰触到的致命美好,左骁深邃的黑眸里一瞬间像是聚集了万千华光,在黑夜中异常夺目。

    沈星落,你最好做好觉悟,哪怕是死,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

    而另一边出了房门的少女,偷偷环顾了一圈见四下无人,才缓缓松了口气。

    左宅外表看起来虽是独栋别墅,但内部其实是三个独立分区共用一楼客厅,她和左骁在一区,谢女士和左叔叔在二区,而三区是佣人住的地方,二楼以上互不相通,只要她不到一楼,那么佣人们一般不会发现他们。

    沈星落轻手轻脚走到左骁的房门前,看着眼前的密码门锁,突然脚步一顿,心中划过一个念头,既然她能到他的房间拿医药箱,为什么不把某人顺带送回自己房间呢?

    肿么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少女无奈撇撇嘴,暗叹自己道行还太浅,难怪总是被那个腹黑的男人耍的团团转。

    不过想到他的伤,沈星落还是没再犹豫的动作迅速输入某人四位生日密码,走进这个前世曾进去无数次的房间。

    “啪”的一声,房间的水晶吊灯被打开,眼前瞬间一片亮堂。

    沈星落扫了一眼,和前世一样,整个卧室房间的整体色调只有黑白灰三色,所有的摆件都整整齐齐,一尘不染。

    果然还是一点人气都没有。

    沈星落撇了撇嘴,往客厅的吧台走过去,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前世的时候她好像有一次无意间看到那里放着一个医药箱。

    找到了!

    沈星落看到吧台角落里一个印着红色十字的白色小箱子,眼睛顿时一亮,刚要弯腰去拿,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低沉声音:

    “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经常来过我的房间?”

    少女的动作一顿,回头看见半倚在门口的男人,瞬间一愣,他怎么过来了?

    左骁缓缓踱步到她眼前,见少女呆滞的动作神情,唇角微微勾起,“我担心你找不到医药箱,所以过来看看,不过……”

    他眸光掠过她手里的小箱子,饶有兴味的开口:“看来是我多虑了。”

    他的房间从来都不允许其他人进来,就连打扫也是王伯亲力亲为,而这个情妹妹到了他的房间却是轻车熟路像是到自己房间一样。

    她到底还有多少他想不到的,不知道的秘密?

    “我……我刚来你们家的时候,不知道是你的房间,有一次王伯在里面打扫的时候我不小心闯了进去……”

    沈星落对上他意有所指的眸光,心下一慌,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在她后面,又看到多少,却还是及时反应过来,镇定的解释道。

    这是前世自己的真实遭遇,这么一说也不算是骗他吧?

    “嗯,是这样~”

    男人拖长的语调让沈星落意识摸不准他有没有相信自己的措辞,她只能顺势拿出那个罪魁祸首的医药箱,硬着头发开口,“你先去沙发上坐着吧,我帮你重新包扎伤口。”

    “嗯,”

    男人看着某只明显心虚往沙发的方向缓缓挪去的身影,眸光微动,若无其事地应了一声,边走边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你……你要干什么?!”

    沈星落刚放下医药箱,抬眸看到某人已经解开大半的衬衫,纹理分明肌肉线条在灯光下若隐若现,配上他清冷的气息,浑身散发着禁欲的美感。

    哪怕前世见过无数遍的沈星落,还是禁不住小脸一红,急忙别过头。

    “不是说包扎吗?不脱衣服怎么包扎?”

    左骁在沙发上白色衬衫已经被他全部从身上彻底脱下来,混着鲜红的液体被甩到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少女像是被煮熟的小脸,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

    “哦……好……”

    沈星落低垂着脑袋捣鼓着医药箱里的各种药品和纱布,不敢看某人已经裸着的上身。

    她担心自己会经受不住美色的诱惑,万一失去理智对他动手动脚那就糟糕了……

    要知道她可是有前科的,她记得前世就有一次她喝醉酒之后,因为看到了他的裸|体,然后……

    呸呸呸,不能再想了!

    沈星落迅速摇头晃去脑袋里那些不纯洁的画面,拿着剪刀凑到他的胳膊上想要减掉原先的纱布。

    可是在看到上面已经完全变成血色的布料时,饶是做好心理准备的她,那颗心还是不能避免的狠狠一颤。

    都是她害的,要不是她刚才三番两次碰到他的伤口,也不至于会流那么多血……

    “沈星落,你信不信你再敢掉一滴眼泪,我立刻就吻你!”冷沉的,威胁意味十足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沈星落眼底刚氤氲的两汪泉水瞬间止住流出来的动作,想到之前在她房间里的那个吻,她是真的害怕再来一次,自己会受不了。

    她咬了咬唇,低垂着脑袋,嗫嚅着说道,“你忍着点,我先帮你剪开纱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