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善解人意
    沈星落好不容易剪开那层红色纱布,看着他手臂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刚忍住的泪意又开始聚拢。

    伤口虽然是已经处理过了,但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的她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子弹留下的伤?

    他在m国又遇到那些人的暗杀了吗?

    从小她的家人将保护的很好,什么世家大族的纷争,政治圈里的尔虞我诈,她都没见过,但她却知道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是如履薄冰,每天都在刀口上过日子,就像当初她的父亲一样。

    一瞬间,沈星落差点脱口而出让他别当什么商务部部长,也别当什么总统了。

    可是她一抬眸看见眼前靠在沙发椅背上闭目养神的男人,她张了张嘴,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哪怕是闭着眼睛,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样的他本就该是万众瞩目的存在,正如她想要进娱乐圈一样,那也是他的选择,现在的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劝阻他?

    “看够了么?看够了是不是该帮我处理伤口了?”

    突然响起的戏谑嗓音,沈星落匆忙回过神不经意地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盯着他的脸。

    沈星落急忙垂下眼帘,却又不小心瞥到他白皙结实的胸膛,脸上又是一热,干脆直接将视线转到他受伤的手上,拿着消过毒的棉花准备帮他擦干净上面的血迹,可慌乱之间忘记注意自己的力度。

    “唔——”

    头顶突然传来男人的闷哼声,沈星落心下一慌,松开自己的手,抬眸见他似乎更苍白的脸色,紧蹙的眉心,以及额间布满的点点细汗,声音都哽咽了:“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你是不是很痛?”

    左骁看着眼前少女一双眸子蕴满了水雾,仿佛只要他稍稍点头就要倾泻而出一样,他轻叹一声,无奈的,宠溺的声音响起,

    “沈星落,似乎每次我见你,你不是在哭就是在生气?你就不能笑一个给我看看吗?”

    “……”

    沈星落没想到他会突然对她说这些话,顺着他的话回想了这段时间两个人的相处,她因为始终惦记着不能和他有太多的牵扯,所以对他确实没什么好脸色。

    哪怕是笑,也是言不由衷。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怎么笑得出来?

    沈星落抿了抿嘴,没有如他期待的那样笑一个给他看,却也没再摆着一副苦瓜脸,只是低头认真处理他的伤口。

    左骁倒也不期望她会真的笑给他看,不哭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她的眼泪对他的杀伤力太大。

    左骁微微侧眸,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少女的目光专注,只是一张精致绝美的侧脸便让他的视线没办法移开,更别说是藏在她的长发里,因为侧着身子而若隐若现的那朵红色的彼岸花胎记。

    她的肌肤白皙似雪,越彰显得彼岸花的鲜艳夺目,极尽妖娆。

    左骁的眸光胶着在那一处白皙的肌肤上,脑海里突然想起刚才来不及深入的那个吻,心中突然冒出想要去亲吻那朵花的念头,让他一瞬间竟觉得口干舌燥。

    他下意识伸手想要去松开自己的领口,在碰到自己滚烫的脖颈时才想起自己身上没穿衣服,而她的手因为要帮他包扎,指尖碰触过的地方也渐渐变得灼热起来。

    左骁漆黑的眸色渐深,身体深处那种狂躁的,汹涌的,想要把眼前的女人拆吃入腹的渴望渐渐在他的血液里苏醒。

    “既然包扎好了,你出去吧!”

    低哑暗沉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沈星落刚将纱布打结的手骤然一顿,抬眸见他闭着眼睛靠在沙发椅背上,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气。

    少女几不可见的哆嗦了一下,有些莫名的多看了他两眼,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刚帮他包扎好伤口就翻脸不认人了?

    沈星落想了想,他受了伤又连夜赶回来应该是太累了吧?

    这么想着,少女便善解人意的开口:“你是不是困了?我先扶你去床上休息吧?”

    “听不懂我的话吗?出去!”

    沉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让少女想要去扶他的手條然一顿。

    几秒钟的静默之后,少女垂下眼帘,“我知道了,你困了就早点睡。”

    待房门关上的声音响起,左骁才缓缓睁开双眸,攥紧的手也悄无声息松开。

    他低估了沈星落对自己的影响。

    如果刚才她再多待一分钟,他恐怕很难控制自己不做一些他喜欢的,她却避之唯恐不及的事。

    左骁烦躁的揉了揉紧蹙的眉心,起身从阳台那里找回刚才自己扔下的外套。

    摸出手机,刚要打电话,却在看到屏幕上两个未接来电时,微微一顿。

    之前对沈星落做过一连串的调查,左骁对她的手机号并不陌生,可是让他意外的是,她怎么会知道他的私人号码。

    还有她今晚见到他受伤之后的反应,以及进他房间之后的一切举动,分明不是第一或者像她说的第二次进来的情况。

    她眼里那种熟悉和自然,他不可能看错。

    再联系上那晚在西郊别墅的那个“她”……

    左骁深邃的眸子缓缓划过一丝深思,沈星落,你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熟悉我的事?

    “文清,你让云帆再重新查一下沈星落的事情,尤其是她来到左家之后的一切动向,事无巨细,包括哪一天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哪怕是吃了什么东西都要给我查出来!”

    “我靠!老大,你和许文清那小子是准备把我搞死吗?”

    电话另一边突然传来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许文清那小子半夜把我从美人床上叫起来也就算了,你还要让我去查你那小妹妹,我说老大,就算预防早恋也不要那么变态吧……哎呦!许狐狸,你干嘛打我?!”

    “老大,不,部长,我是许文清,抱歉,刚才去洗澡了,您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许狐狸,我叉你大爷的……”

    左骁听到那边嘈杂的声音,蹙了蹙眉,冷声道,“明天早上九点之前,我不希望再在微博上看到有关诋毁沈星落的话题和评论。”

    许文清恭敬颔首:“是,我知道了,您放心!”

    “还有……”

    左骁站在阳台上看着隔壁已经陷入黑暗的房间,眸光微暖,声音却依旧没有一丝温度,“帝影和霍玉珊的事处理一下,我不希望看到她不开心。”

    许文清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好的,部长,我知道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