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惨不忍睹
    “呃,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沈星落见左骁叫住她之后却只是盯着她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按捺住自己躁动的小心脏,小心翼翼的开口。

    左骁居高临下的睥睨了她一眼,淡淡开口:“你从哪回去?”

    沈星落怔了一下,下意识看向他房间外面的阳台……

    左骁眉心一蹙,“你昨晚也是从阳台过来的?”

    在某人寒意凛然的目光威慑下,沈星落诚实的点点头。

    昨晚她原本的意图就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过来偷偷看他一眼,确认他没事就走。

    而且他们房间的阳台本就只有一尺之隔,以她从小经常翻大院高墙的经验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她有足够的自信不被他发现。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他真的发烧了,早上还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她给抓包了……

    左骁看她心虚的样子,心底莫名的冒出一阵烦躁,一个名门闺秀竟然学人家翻阳台?

    难道她就没想过万一失足掉下去怎么办?上次在西郊别墅也是这样,竟然直接从二楼翻了下去!

    想到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个从楼上直直坠落的身影,他的心脏骤然一阵紧缩,随之而来的是渐渐蔓延开的陌生的恐惧感……

    若是以前,有人告诉他,他左骁会因为一个人生出恐惧的感觉,他绝对会以为对方是疯子。

    可是……

    左骁看着眼前正往阳台慢慢挪去的少女,揉了揉紧皱的眉心,沉声开口:“从门口走!”

    “啊?……哦。”

    又被抓包的沈星落先是惊了下,惋惜了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阳台,本来还想为自己争取一下,解释她爬阳台的原因,比如方便快捷,再比如掩人耳目……

    可是在对上某人不容置疑的冰冷眸光之后,少女纵有一千种理由还是无奈的胎死腹中,乖乖调转方向往门口走去。

    不就是走门吗?

    房门装着不就是让人走的吗?

    走就走!

    正当少女握上房门的手柄刚要转动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條然一惊,心中瞬间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这个熟悉的脚步声是……

    “星星,你到底还要睡到什么时候,还有一周就要高考了,你还不赶紧滚到学校复习!”

    属于谢女士的专属“叫|床”时间到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要是谢女士没等到她的回应,肯定会直接开门,到时候看到床上没她的人,那后果肯定惨不忍睹!

    要是再严重一点,发现她一晚上都待在她亲爱的继子房间里,那后果估计不止惨不忍睹,简直是不堪设想了!

    沈星落求救的眼神投向从听到谢女士的声音后脸色就变得意味深长之后的男人身上。

    左大部长,左大哥,左大爷,你别顾着意味深长啊,求你快想想办法吧!

    再不想办法,她的小命就不保了!

    像是欣赏够了少女火烧眉毛的窘况之后,左骁才压下眼底的笑意,淡淡开口:“从阳台走吧。”

    虽然他很想向众人昭告他对她的意图,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咦?!!!

    沈星落还没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形已经先一步朝阳台走去。

    “还不过来?”

    “哦?……好!”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又同意自己可以翻阳台了,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先应付她老妈再说!

    沈星落急忙跟上他的脚步,却见他一手撑在阳台栏杆上,一个利落的旋身之后,高大的身形稳稳地落在了她房间的阳台上!

    少女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看着对面的男人,卧槽!是她要翻阳台,这位大哥是要弄哪样?

    “过来!”

    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一下子拉回了沈星落的神游天外的思绪,她愣愣的看着对面阳台朝他伸出手的左骁,心里一阵纠结,他是打算在那边抱她过去吗?

    沈星落嫌弃的看了一眼只到她腰间的栏杆,这个高度还要人抱着过去,实在有损她军区大院天王星的威名……

    “你妈开始输密码了!”

    男人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响起,沈星落神情瞬间一凛,急忙道:“左哥哥,那你小心点,别碰到你的伤了!”

    她还是很担心再次扯到他的伤口的……

    沈星落刚朝他伸出双手,一双大手已经穿过她肩部以下的地方覆在她的背上,然后微微用力一提,再往后一退,转瞬之间,她已经顺利回到自己房间的阳台上,不过……

    “左哥哥,你……你可以放开我了……”

    人过去了,却没等到男人的松手。

    沈星落鼻息间尽是属于他熟悉的清冷气息,让她不禁想到昨晚那个让她意乱情迷的吻……

    “嗯……”

    男人只是应了一声后,却还是维持着自己的动作一动不动。

    不过就是这样抱着她,闻着怀中的温暖气息,左骁竟然觉得无比的安心和满足。

    这是他这二十几年来,哪怕是自己刚竞选上商务部部长这个职位,都未有过的感觉。

    他甚至有一瞬希望时间就停止在这一刻。

    然而……这并不现实。

    因为前面的房门已经传来门把扭动的声音……

    左骁轻叹一声,在她耳边低喃道:“星儿,真不想放开你……”

    待沈星落从那句话中反应过来,眼前的阳台已经空空余也,而另一边也只留下一个背影……

    “沈星落,你当老娘是死的吗?我在外面叫了半天,你居然在这里看风景?!!”

    沈星落转过身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怒气冲冲向她走来的谢女士,神情哀戚:“妈妈,我的心好痛!!”

    谢女士先是一怔,随即一巴掌拍在少女肩上:“别以为你在这里装可怜就可以不用去学校,赶紧去给我洗漱!”

    “遵命,谢老师!”

    得到特赦令的沈星落立即精神抖擞的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随后迅速钻进了浴室。

    看着镜子里挂着两个青黑眼圈的自己,沈星落的手重新覆上胸口的位置,感受到掌心下依旧不规则的心跳声,脑海里依旧回放着左骁最后留下的那句话。

    “星儿,真不想放开你……”

    明明只有几个字,云淡风轻的语气,却震得她的心口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