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楚楚可怜
    总统府——

    “我要的是沈星落被全网封杀,滚出娱乐圈,你看看你们干了什么?竟然还让她和苏泽熙签约了!”

    霍玉珊看着微博上铺天盖地都是沈星落的赞誉,脸色一阵青白交加,“啪”地一声,刚还在手里的手机瞬间被摔到了客厅光洁的墙壁上,瞬间四分五裂。

    站在不远处的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顿时瑟缩了一下,他颤颠颠的抬起头,“小姐,对方是职业的公关团队,水军的队伍也比我们要强大……”

    “我让你说话了吗?”霍玉珊一个凌厉的眼刀飞过去,后者立即噤声低下头。

    “我不管你要用什么办法,最迟三天后,我要看到群民声讨#沈星落滚出娱乐圈#的消息,如果做不到你可以回家啃老了!”

    男人心下一咯噔,忙不迭应道:“是,小姐,我这就去做!”

    刚退出客厅却因为低着脑袋差点撞到刚进来的老人身上,还好身旁的警卫员反应灵敏立即挡在跟前。

    “什么人,竟敢冲撞总统阁下!”

    “我……总统阁下……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男人看到眼前精神隽烁的老人,这张脸几乎整个z国上下没有人不知道他是谁,刚才自己慌乱之下竟然差点撞到了这位……

    意识到这点,男人顿时慌乱得不知所措,求救的目光更是投向霍玉珊。

    老者自然也将视线移到墙角下破碎的手机,看了一眼向他走来的孙女,蹙了蹙眉头:“姗姗,这是你的朋友?”

    “怎么会?珊珊只是有点事想要找他帮忙而已。”

    霍玉珊没想到这时候自己的爷爷会回来,她急忙挽住老人的手到沙发坐下,笑得一脸无害,“爷爷,您是咱们国家的总统,那么忙,就别操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

    “胡说!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

    老者霍然提高的语调让霍玉珊正在给他捶背的动作一顿,她心下一咯噔,不会是她刚才说的话被爷爷听到了吧?

    “我宝贝孙女的事怎么能算小事?!”

    霍玉珊刚要使出自己的撒娇大招,突然听到自家爷爷的声音,精致的小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还亲昵的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么嘛,爷爷,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

    老者因为孙女的亲昵,身上的锋利气息尽数敛去,声音却依然严肃:

    “既然知道,以后少和外面的人来往,刚才那个男人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堂堂总统的孙女要是有事需要帮忙找管家处理就是,怎么找外面的人?还让他进到总统府?简直胡闹!”

    “爷爷……”

    霍玉珊嘟着嘴,一双大眼泪水朦胧的看着老人,嗫嚅着开口:“我……我就是在学校碰到一个同学明知道我的身份还故意挑衅我,所以想让人调查一下对方是不是故意针对我们总统府的政敌……”

    她垂下眼睑,声音越发更委屈,“本来这些小事我不想让爷爷知道的,你平常有那么多国事需要处理,我……我下次不会了……”

    霍博文平常虽忙,却并不是对外界的传闻一无所知,尤其前几天自家孙女还跑到帝影学院那里去胡闹了,刚才进门的时候还听到她好像要去对付什么落……

    这个孙女因为自小父母双亡,他心存愧疚一直宠着她,也知道她性子确实有些蛮横,但也从不是个主动挑事的主……

    如今再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整颗心就软了,心疼地哄道,“别哭别哭,我的乖姗姗,是爷爷误会你了……”

    “爷爷,您没有错……我……我是您的孙女,您是一国总统,我……确实不应该带外人进来这里……我下次不会了……”

    霍玉珊埋首在自家爷爷的怀里,声音断断续续的越发显得楚楚可怜,只是那双眼睛在老人看不到的角度里,一抹嫉恨一闪而过。

    沈星落,你敢抢走我的左哥哥,我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的!

    ——

    “部长,现在我们的人都在时刻盯着微博,只要一出现关于星落小姐的负面消息都会尽数删去,但……”

    许文清看着床上以休假为名在家里养伤的男人,此时却一直盯着自己右手的伤口的纱布看,那眼神貌似还很温柔的样子……

    温柔?

    许文清立即被自己脑子冒出的形容词吓到了,这位只要不制造冷气就好了,怎么可能会有温柔的一面?

    他轻咳两声,试图拉回某人的注意力,“但是,部长,您应该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幕后的人似乎铁定了心要置星落小姐于死地……”

    左骁的动作一顿,身上的气压骤减,“想要置她于死地,他们问过我了么?”

    “……”

    部长大人,早在对方要追查星落小姐身家背景的时候您就已经阻断了所有消息,人家又怎么会知道她是您的人,怎么问您?

    不过这话,许文清也只是敢在心里腹诽而已。

    他恭敬地开口:“部长,其实我觉得剩下的事情交给星落小姐自己来处理比较好,现在的网民大多都喜欢跟风,我看星落小姐听之任之的态度似乎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出道造势。

    而眼下的形势只要她肯出面澄清,再经过苏泽熙工作室的公关运营,很快就可以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许文清的声音在看到自家部长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后越说越低,到最后果断消音了。

    完了,他好像无意中踩到了这位部长大人的底线。

    想想他刚才的话,不就是让他们部长不要多管闲事,让星落小姐和他的情敌自己解决吗?

    “咳咳……部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随你!”

    许文清本来还想为自己抢救一下,这会突然听到左骁冷沉的声音,顿时一惊。

    “随你”?

    他们部长刚才是说了这两个字没错吧?

    他看了看床上已经阖上双眼的男人,到嘴的想要证实的话,还是咽了下去,算了,他还是回去自己琢磨吧。

    本来今天早上除了报告星落小姐的事,许文清还想报告一下他昨晚给那人松土的情况,不过眼下他们部长貌似心情不佳的样子,为了避免殃及池鱼,他还是回去再发邮件汇报吧。

    奇怪了,他刚才过来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挺不错的啊,还让他找个地方坐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