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欺人太甚
    “少爷,您的早餐。”

    王伯重新端着一份早餐出来的时候,左骁才缓缓收回落在门口的视线。

    淡淡扫了一眼桌上丰盛的早餐,突然失去了兴致,“收拾掉吧,我不饿。”

    话音刚落,已经从椅子上起身伸出一只手臂,王伯立即了然接过佣人递过来的黑色西装外套,恭敬地搭在他手上。

    看着已经转身离开的颀长背影,王伯回过头视线落在未动分毫的早餐上,脸上划过一丝疑惑。

    他记得少爷平常再忙都会吃早餐的,今天听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可是早餐却一口都没吃,就连牛奶也只是喝了一口而已……咦?

    王伯眸光落在空空如也的玻璃杯上,少爷已经把牛奶喝完了?

    好像哪里不太对……

    少爷的玻璃杯放着的地方似乎是在刚才星落小姐的位置……

    王伯觉得自己一定是老眼昏花了,总不能是星落小姐把少爷喝过的牛奶给喝了吧?

    想想都不可能。

    要知道他们家少爷从小可是一个极度洁癖的人,所有自己喝过用过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

    别说让别人喝自己杯里的牛奶了,估计碰一下都不行,刚才破例让星落小姐用自己的早餐已经是极大的恩宠了吧?

    帝都,碧空海一级议会厅。

    “自从左部长当选我国的商务部部长之后,这数月给我国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经济利益。

    尤其在前段时间出使欧洲各国,更是签订了我国与欧洲数国自建交以来影响最大的经济合作协定。

    所以,我认为此次左部长进入内阁成为其中一员当之无愧!”

    “我认为不可,左部长毕竟年纪太轻,资历太浅,原本年纪轻轻成为我国商务部长就颇受非议,若是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又破格进去内阁,怕是各国会质疑我国的用人水平。”

    森严肃穆的议会厅里,数十名西装革履的男女端坐在圆桌前,其中并排而坐的两人正为一个提案争得面红耳赤。

    “呵~真是笑话,若是我国的领导层每个都像左部长一样年轻有为,是国之大幸,屈部长,别扯淡说到别的国家,你自己不同意就不同意,反正议会的决策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何复求,你欺人太甚!”

    一个北极的脸红脖子粗的中年男人拍案而起,怒视着对面表情漫不经心的中年男人,刚要说什么,眼角余光却瞥到某处向他投来的警告眼神,差点脱口而出的怒骂声生生化为一声冷哼!

    “何部长,我知道你我之间向来不和,但是关乎国家机要职位的调度,还是要三思而后行,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不要掺杂个人情感,更不要为了抱上某些党系派别的大腿,以公徇私!”

    话语间,意有所指的目光缓缓落在对面首座左上方的一个冷沉严肃男人身上。

    被称为何部长的中年男人对他再明显不过的眼神嗤笑一声,躺进身后的真皮椅背里,云淡风轻的开口:

    “屈部长,你何必装得那么道貌岸然,在座的各位谁不知道这里分了几个派系,若是你真的不明白,我倒是可以直白的告诉你……”

    他顿了顿,恢复正襟危坐的姿态,严肃的开口:“我确实是站在左昊凌左部长这边,派系不同又如何?

    我们在这里的人都是为国家,为人民效力,我何复求在这里所提出的每一个决策都对得起国家,去对得起人民!

    左骁部长能力手腕都不输于在座的众人,年纪轻不应该成为你们反对的理由!又或者……”

    何复求眸光條然一凝,唇角缓缓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你们担心的,并不是他的年纪问题,而是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内阁中姓左的就占了两个?!”

    “何部长,请慎言!”

    一道苍老却浑厚的声音條然从另一侧首座传来,何复求微垂眼睑,掩去眸底深处一闪而过的讥诮:

    “抱歉,白副总统阁下,是我无的放矢了,你们继续。”随后耸了耸肩,重新恢复了瘫在椅背的姿势。

    “各位,针对左骁部长进入内阁的提案,我的意见和屈部长一样,但并不是因为屈部长所说的年纪问题,”

    被称为白副总统的六旬老人,一双如鹰隼般幽深的黑眸环视着整个会议桌的众人,神情一丝不苟,

    “正如何部长所言,左骁部长年纪轻轻,能力却不可小觑,这也是我国之幸!但是,我国组织法明确规定,内阁成员必须是对我国经济等领域做出极具影响意义决策的领导人。

    左部长虽在出使欧洲期间签订了不少对我国有利影响的经济条约,也给我国带来了莫大的经济效益,但并不足以进入内阁,我认为左部长此时不过上任数月便有如此成就,未来必定可期,实在不急于一时!”

    何复求没作声,只是在老人话音刚落的一刻,一道漫不经心的嗤笑声也随即落下,没有人想到向来不按牌理出牌的外交部部长何复求,会如此不给这位副总统面子。

    偌大的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沉寂。

    “咳咳……”

    另一边正首座的老人轻咳两声,试图缓解这凝重的会议气氛,他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

    视线从左下首冷峻如初的中年男人身上掠过落到相邻两座的神情,样貌如出一辙的俊美男人上,

    “我们国家向来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大家的意见很重要,我们都会列入考虑的范围里,入选内阁,这么大的事光靠我们每个人一张嘴也说不过来,不如我们来听听当事人的意见吧!”

    从会议开始自始至终靠在椅背漫不经心沉默转着手中钢笔的男人,缓缓抬眸,一双幽深的黑眸淡淡瞥了一眼首座的老人,缓缓勾唇,“总统阁下,你请确定让我说话?”

    “当然,你是当事人,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发言!”

    霍博文神情严肃地的开口,看着他的目光却在使劲传达着一个信息:臭小子,自己的锅自己来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