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剑拔弩张
    左骁幽深的眸光淡淡划过在场的众人,在场的包括一正一副两位总统都是内阁的人。

    可以说每一个都是位高权重,所说的每一句话放到市政厅都足以让下面的官员战战兢兢好几天。

    而他,虽是一国商务部部长,掌握全国经济命脉,在外界看来确实是块香饽饽,然而在这些人面前当属人微言轻。

    毕竟,进不了内阁,也就等同于永远与那个位置无缘。

    他修长的指尖有节奏的敲击着眼前的会议桌,眸光缓缓移至副主位的老人身上,云淡风轻的开口:

    “副总统阁下,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您当初进入内阁的时候,是因为打破我国与j国的政治僵局,重拾了我们与j国的贸易关系。

    不过,这两年因为沉鱼岛的领土纷争关系,两国似乎又恢复原样了,这不知道该怎么算呢?”

    “你……”

    白建国严肃的国字脸顿时一阵沉郁,“当时两国的破冰已属不易,领土纷争是近年才出的纠葛,又怎能混为一谈!”

    “是么?”

    左骁微微掀眸,修长的指尖把玩着手里的钢笔,漫不经心的开口,“我怎么听说当年z,j两国的关系之所以能破冰,是因为有人答应了小泉首相二十年后让渡沉鱼岛的归属权,可是却事后反悔了……”

    “简直一派胡言!”

    左骁的话音未落便被一道怒斥声打断,白建国瞪着他,声音沉冷,“左部长,我白建国这辈子清清白白,从未做过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还请你慎言!”

    “没错,副总统阁下戎马一生,建功无数,岂容你一个小辈这样污蔑!!”

    屈部长瞪着对面一副漠然寡淡的男人,心中却是在冷笑,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公然泼副总统阁下的脏水,别说想进内阁了,这个商务部部长的位置保不保得住都是一个问题!

    “真是笑话!”

    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下,一道讥讽意味十足的声音條然响起,“左骁自始至终都没提过那个提出让渡沉鱼岛归属权的人是谁,你们何苦要往自己身上扣屎盆子?”

    “何复求,你别狡辩,他刚才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

    左骁深邃的黑眸淡淡划过正主位上竭力向自己投来求助目光的总统老头,这才慢悠悠的将手中的钢笔端放在桌上,缓缓开口,

    “诸位稍安勿躁,方才我不过是和大家开个玩笑而已,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下,大家没必要当真。

    至于副总统阁下说的意思大抵是因为我拿不出一件像样的可以称颂的丰功伟绩所以才不能进入内阁……”

    他顿了顿,回身轻敲了一下身后的桌子,默默做会议记录的许文清立即了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纸质文件递给他。

    左骁接过文件,手腕微微一使劲,文件咻得一声从办公桌精准的滑到副主位的白建国面前。

    “副总统阁下,还请您好好看看,这份文件在你眼里算不算得上对我们国家有重要影响意义?”

    众人大惊,别人或许不清楚,他们这些老家伙却是对这个最年轻的商务部部长的手腕了然于心,能让他拿得出手的文件,还胆敢叫板副总统阁下的,想必这份文件的内容必然不可小觑。

    “你们可以慢慢评估一下这份文件的价值,随后告诉我结果,我还有要事处理,抱歉,先行告退了。”

    左骁懒得去看在座的人是什么的神情,只是朝左昊凌的方向投去一个势在必得的眼神后,便率先起身往门口的方向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