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落荒而逃
    “他要走了?”

    沈星落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脑袋顿时一懵,愣愣的看向谢女士,“他要去哪里?”

    她知道左骁一直很忙,就算是前世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一忙起来有时候一两个星期见不到面都很正常,后来被他骗去外面和他一起住之后,两人见面的机会才会多了起来。

    可是按道理来说,他前段时间不是才刚去m国吗?应该短时间内不会有其他国家的国事访问安排才对啊。

    “你不知道吗?”

    谢女士从衣柜找了条浅蓝色小香风及膝长裙扔到床上,看少女疑惑的神情,以为她不清楚其中的缘由,便解释道:

    “你左哥哥昨天入驻内阁的消息已经传来了,依照惯例是要到各省市去调研一个月的,这还是你左叔叔当了内阁部长之后定下的规矩,说是要体察民情。”

    她耸了耸肩,无所谓地开口:“我看你去演戏这件事上,你左哥哥为你出了这么大的力,他这次出去那么久,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去送送他才对。”

    沈星落站在左骁的房门前,踟蹰了半天,刚举起的手顿了顿,又放了下来,如此来来回回好几次,还是鼓不起勇气去敲开那扇门。

    镇定镇定……

    沈星落,妈妈说得对,他这段时间帮了你那么多,昨天还救了你一命,于情于理你是应该和他道别一声,说几句“一帆风顺”,“路上小心”等等聊表心意的话就行了。

    可是,每次沈星落这样说服自己,刚要敲门的手却硬是敲不下去。

    脑海里总是在关键时候不可抑制的想到昨晚他说的那些话,那个意乱情迷缠绵至深的吻……

    就像现在,沈星落拍了拍热气腾腾的脸蛋,心跳的速度分明已经不受控制。

    昨天之后,现在站在他的门前,再次又要看到他时,她心里更多的是他给她带来的深深悸动。

    对他,她从未忘情。

    沈星落一直很清楚这一点,只是因为不能去爱,她才会深埋在心底,不敢去,触碰分毫。

    可是,或许是昨天再一次濒临死亡,她没办法再去顾虑太多,或许是那个吻将她薄弱的防线给彻底摧毁,又或许是确认了当年害死她的人不是他。

    重生以来,被锁在心牢深处却一直在潜滋暗长的某个念头像是察觉到了她溃不成军的防守,开始试探性的伸出牢笼,不受控制,茁壮生长。

    沈星落深深呼出一口气,压下心底躁动,抬手刚想敲门,却发现她的手还未碰上门板,房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张清冷俊美脸庞不期然的出现在眼前,沈星落顿时一怔,他怎么就出来了?

    男人似乎对于她出现在自己房门口的画面也是微微怔了一下,不过转瞬之间,神情已经恢复清冷如初,淡道:“有事吗?”

    “那个……我……”

    沈星落被他一双黑眸看得小心脏胡蹦乱跳,脑袋一片空白,本来想好要对他的话一时间竟梗在口中说不出来。

    慌乱的小眼神也不敢对上他那双仿佛有无限引力的黑眸,只能到处乱瞄,却不一不小心瞄到他脚下那只黑色的行李箱。

    她怔了下,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我听说你又要出差了,我来送送你。”

    左骁看着眼前穿着浅蓝色小香风连衣裙的少女,踌躇乖巧的小表情,昨天因她而起的郁结瞬间一扫而空。

    其实,他多少能猜到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房门前,方才静姨叫她起床的动静太大,他想不知道都难。

    只是,让他微感好奇的是,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类似小媳妇被抓包的态度。

    不是一向都很有脾气的很排斥他的接近吗?

    还是说昨天吓到了?

    左骁想到这里,眉心微微蹙起,眸光掠过少女精致还带着丝丝稚嫩的小脸,心中暗叹一声。

    他怎么忘了,少女就算心智开窍得比较早,到底也不过才十七岁,昨天差点溺水,他一时控制不住情绪还强吻了她,应该是被吓到了吧。

    左骁下意识的想要将她拥在怀里,可是刚抬起的手,在看到她脸上怯生生的表情,微微一顿,妥协的揉上她蓬松的脑袋,柔声道:

    “好好拍戏,注意安全,等我回来,嗯?”

    被突然摸头杀的少女又是一愣,随着男人似乎有些压抑的声音响起,“我走了,不用送了”在她头上作乱的手也缓缓落下。

    行李箱从身侧滑过,沈星落怔怔地看着眼前渐行渐远的颀长背影,一瞬间竟觉得有些落寞,她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紧,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从刚才一直僵直的脚步突然动了起来。

    三步,两步,一步,似乎是察觉到她跟在后面,男人的脚步骤然一顿,未等他回过身,突然腰上一紧,一双纤细的双手从身后紧紧抱住了他。

    左骁的身体猛地一僵,他以为少女追上来是要说什么道别的话,却从未料到她会突然有这个动作。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做什么吗?!

    还是说,对她而言,这只是一个妹妹送别哥哥的拥抱?

    去她的哥哥!

    左骁心中涌出一阵烦躁,刚想要挣开她的手,后背处却传来一道声若蚊蝇却异常清晰的声音,

    “左骁,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能再受伤,如果你做不到,我就立刻交男朋友!”

    “想都别想!”

    左骁的关注点却直接落到了最后面的半句话上,他推开她的手,转身恶狠狠的瞪着她,“沈星落,你才十七岁,要是敢早恋,我立刻打断那个男人的狗腿!”

    “……”

    沈星落看着眼前这个全身散发着凛冽寒意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笑。

    而事实上,她也笑了,笑得异常的灿烂。

    这是她重生以来,笑得最开心,最无所顾忌的一次。

    左骁就这样看着眼前的少女,精致的小脸像刚刚绽放的百合,。

    此时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一双清澈的凤眸闪烁着潋滟的水光。

    脑海中一道亮光迅速闪过,却快得让他来不及抓住,他好像忽略了很重要的事情。

    直到口袋中的手机铃声响起,左骁才从方才的恍惚中回过神来,在少女浅笑戏谑的视线下第一次落荒而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