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内部消化
    “你想想,阿骁专门派他的得力助手来接我们,你是他妹妹,我是他的女朋友,很正常不是吗?”

    驾驶座的许文清听到这句话,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看着后视镜里正在老虎拔毛的颜洛宁,这一点都不正常好不好?

    你以前哪次到部长大人在的城市,部长大人派我来接过您啊!

    求您别再乱说话了,万一惹这位不开心了,我们都得遭殃!

    因为颜洛宁的话,车里瞬间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中,许文清看着后座垂着脑袋沉默的少女,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了。

    “星落小姐,其实……”

    “不会!”

    许文清话刚出口,已经被少女掷地有声的声音抢白,“你刚刚不是承认你是左哥哥的亲人了吗?!”

    “……”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静之后,颜洛宁的轻笑声响起,“你倒是聪明,居然能把我绕进去。”

    “过奖,过奖!在颜前辈面前,我也就是耍点小聪明。”

    沈星落谦虚的笑笑,其实除了“阿骁”那个称呼之外,沈星落还想到了这几天她对自己的态度。

    她才不相信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人会莫名其妙的对另一个人好。

    若不是另有所图,那就是受人所托。

    以她今时今日的地位,能图自己什么?那就只能是后者了。

    什么人能请得动这位颜大影后帮她,那个人想必也是牛气哄哄的大人物。

    她是想过苏泽熙,但今天看到许文清来接她们,这才隐隐明白了。

    左骁的母亲也姓颜。

    前世她跟左骁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有听过他有个小姨从小就进了娱乐圈。

    当时她还兴奋的问他是不是很厉害的演员,她认不认识,不过那时左骁有些忌讳在她面前提到娱乐圈的事,当下为了防止她多问,直接封口了。

    想到那个熟悉的画面,沈星落不可避免的想到那天在碧螺湾那个宛如狂风骤雨摧毁她所有理智的吻……

    她小脸一热,在颜洛宁疑惑的目光下,果断转移话题,“颜前辈似乎并不好奇我和左哥哥的关系?”

    话一出口,沈星落想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

    人家不说,自然是只当他们是纯洁的兄妹关系,她这样上赶着追问不是明摆着他们的关系并不纯洁吗?

    果然,下一秒颜洛宁调侃的声音传来,“有什么好好奇的,你不就是他的妹妹吗?嗯~没有血缘关系的。”

    这么刻意的强调,沈星落想当不明白她的意思都不行。

    或许是上次在碧螺湾,两人的态度太过于暧昧,她才会猜到他们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

    不过,沈星落有些摸不清她的态度,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直接跳出来反对的吗?

    说她勾引自己的继兄,不检点,罔顾人伦之类的话吗?

    她敛了敛眸子,前世他们的关系在某些人面前曝光之后,她听得多了这样的指责。

    她听了,也受了,却依旧死不悔改。

    “小海星,你没必要在意我的态度。”

    似乎是察觉了少女低落的情绪,颜洛宁沉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奇迹地安抚了她不安的心,

    “我从小看着阿骁长大,他一向对自己想要什么很明确也很执着,我劝不了他,也不打算劝,所以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我都会睁只眼闭只眼。”

    他那大外甥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

    亲情在他眼里不过是血缘的维系而已,他会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那么上心,无非是万年冰山动心了。

    在她看来,两个人的身份日后虽是个不小问题,但以他的能力倒也不是不能解决。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与其便宜了那个什么刁蛮任性,仗势欺人的霍公主,还不如内部消化,反正她现在是越看这小姑娘是越顺眼。

    沈星落默默看了一眼她认真的脸色,到底还是被她的尺度给吓到了。

    果然是浸淫娱乐圈多年的前辈,在她眼里,“兄妹”相恋都不算是出格的事了吗?

    虽是这样想,沈星落心里还是微微舒坦了一些,虽然不确定以后左骁的身边是不是还是她,但是身边多一个盟友总没坏处不是吗?

    “颜小姐,星落小姐,我们到了!”

    随着许文清恭敬有礼的声音再度响起,车子缓缓在一栋白色的双层别墅前停下。

    沈星落下了车眼尖的看见他们车子旁边还停放了一辆同款的黑色宾利,她心下一咯噔,他已经开完会回来了?

    像是印证她的猜测一般,许文清为她解惑的声音在身旁传来,

    “星落小姐,那是部长在s市这边的配车。”

    沈星落顿时小脸一垮,o(╥﹏╥)o,没爱了。

    她默默的看了一眼,站着的位置明显挡住她最佳逃跑路线的许文清,随即抱着赶赴刑场的英勇气概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步走进别墅。

    然而,出乎沈星落的意料,在客厅并没有见到左骁的身影。

    是临时有事又出去了?

    她心中條然一喜,看向身后的许文清,“许秘书,我先拿行李回房间放好,一会就下来!”

    说罢,便一手拎起自己的粉色行李箱蹭蹭上了二楼。

    沈星落站在走廊处看了一眼房间的格局,一般主卧都是距离楼梯最远的地方,二楼总共除了书房之外,就只剩下三个房间。

    不用说,左骁的房间肯定是安排在主卧,那她就勉为其难挑一间风水最不好的,顺便距离他最远的房间好了。

    “星落小姐,那是……”

    楼下的许文清看着少女推开楼梯口边上房间虚掩的房门,拖着箱子就要走进去,刚要提醒她什么,突然被身旁一道沉静的声音截胡——

    “小海星,不用着急下来,你不是困了吗?好好睡一觉,吃饭的时候我再去叫你!”

    沈星落刚要踏进房门的脚步一顿,回过头朝楼下的两人笑笑,“好,谢谢颜前辈。”

    房间的门被打开,又被关上,隐约间还有落锁的声音。

    颜洛宁坐在沙发上优雅的端着一杯别墅保姆刚端出来的红茶,轻轻吹气。

    许文清的声音传来,“颜小姐,这是颜家的别墅,你应该清楚星落小姐进的是部长的房间。”

    “那又如何?”

    颜洛宁轻抿一口杯中的红茶,看向许文清,挑眉道:

    “阿骁向来最讨厌夏天,每次从外面回来都要洗澡,别和我说你不想看好戏?”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是……

    许文清眼睑微垂,金丝眼镜下的狐狸眼精光闪过,

    “毕竟星落小姐还未成年……”

    颜洛宁一愣,随即目光诡异的看向他,静默一瞬后,才幽幽开口:“你们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许文清:“……”

    这关他什么事?

    她顿了顿,突然又补了句,“阿骁应该会有分寸的……吧。”

    ——

    “我亲爱的大床,我好想念你!”

    沈星落刚进去并没有注意到房间的灯是开着的,只是看到中间那张充满诱惑力的大床,就兴奋的丢下行李箱直接往大床上扑了过去,抱着绸被滚了几圈。

    闻着被子上熟悉的阳光味道,沈星落满足的轻叹一声,“果然比酒店的消毒水味道好闻多了!”

    少女埋头在被子里正要睡过去,突然一阵哗啦啦的水声隐隐穿进耳朵里。

    沈星落有些迷糊的抬起脑袋,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好像是从浴室那里传来的。

    她又没有去那里,怎么会有水声?

    浴室里隔着厚厚的磨砂玻璃,沈星落只能看到开着的灯,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情况。

    沈星落这才想起来,自己刚进房间的时候,灯也是开着的。

    听颜前辈说,这栋别墅是颜家的产业,定时都有佣人来打扫,可能是打扫的人忘了关灯关水了吧。

    这么一想着,沈星落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打扫的房间,这么流着多浪费水啊。

    走到浴室门口,沈星落见到门虚掩着,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是有人在里面洗澡的话不可能不关门的。

    少女伸手握上门把,刚要推开玻璃门,里侧突然伸出一只湿漉漉的大手,准确又快速的钳住她的手腕!

    沈星落猛地一惊,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手腕处一阵迅猛的力道将她往里一扯,少女纤弱的身体已经反压在浴室墙壁上,双手被牢牢锁在身后。

    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沈星落多少学了点皮毛功夫,她本能的用脚去踹身后的人。

    可后者却像是早有预料一般,长腿往后一撤,微微曲起再往前一顶就将她乱动的腿夹在自己两|腿之间,同时手上的力道條然加重,就把少女控制得再也动弹不得。

    沈星落已经吓傻了,呆愣的看着在浴室灯光下投射在洁白墙壁上的高大身影。

    两人的距离很近,甚至能感觉到贴在自己背部轻薄布料后不着寸缕的肌肤。

    她又羞又窘,又害怕,开始用力挣扎起来,“放开我!”

    左骁听见这个声音條然一怔,刚洗完澡,浴室还有些朦胧的雾气,他看着被她抵在墙壁上纤弱身形,白皙优美的后颈,不正是这半个多月来一直扰乱他心神的女孩吗?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