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打脸
    商颖茹的脸变的狰狞扭曲,用发丝挡住脸,在别人看上去,就像被指责的受伤了。

    不过商颖茹唯一算错的是,现场的两个人没有一个会在意她的感受。

    商高阳陷入深深的愧疚中,这么多年了,这件事情一直折磨着他,他选择了对外面的女人负责,可是却没有顾及当时还年幼的商裳的感受,伤了她的心。

    夜煜的手抚上商裳的背,轻轻拍着,她抬头看他,心想:他这是在安慰自己?

    不知道他还有这细心的时候。

    夜煜知道她在看自己,但没有与她对视,薄唇紧抿着,眼中闪着凉意,“你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他突然说。

    商裳愣了一下,她还以为他不会对自己的家事多做评论,因为他一向是个不喜欢插手别人事情的人,而且很注重对方的个人**。

    “佣人就是佣人,就算雀占鸠巢,爬上了主人的位置,也改变不了她是佣人的事实,最好是认清自己的位置,别做出些把自己当做主人来看待的事。”夜煜冷声道,极少见他对谁这么冷声警告。

    商颖茹捏紧手指,她竟然被最爱的男人警告了,而且还是为了她最厌恶的女人!

    理智让她拒绝接受这个事实,一定是商裳故意挑拨的夜煜,是她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才让夜煜这样讨厌她的。

    商高阳又坐了会儿,精神不在状态的走了。

    夜煜切了水果一个个的往商裳嘴里送,一点不觉得厌烦,担心刚才的事对她产生影响,主动找话题聊。

    “我小时候,父母感情不好,他们因为家族利益联姻,虽然母亲爱慕父亲,但父亲对母亲并没有那方面的感情。”

    “就像你我一样?”商裳打断他的话。

    夜煜皱了下眉,“跟你我不一样,他们没得选择,也的确不合适,但是我们有的选择。”

    他的眼神就好像在说:她哪怕躲一万步,他也会追一万步,直到将她困在自己的怀抱里,这就是他的选择。

    商裳避开他灼热的目光,淡声道:“继续。”在这样看下去,很难保证这个随时会发狂的男人,会不会爆发兽性。

    看着她别扭的样子,夜煜嘴角上扬,“因为我是在不相爱的家庭里长大的,所以他们对我的关爱也很少,父亲极少回家,也极少在意我。”

    “母亲将父亲的冷漠,怪罪在我身上,也从不愿看我。”

    商裳眉心皱起看向他,这样的父母很不负责。

    夜煜轻笑了声,忍住想揉开她眉心的强烈冲动,“不用替我抱不平,其实我不在乎,与其看着他们虚假的凑到一个桌上吃饭,还不如都别出现在我眼前,碍事,所以高中还没毕业,我就去了m国读书。”

    商裳:“……”所以他去m国读书是为了躲清闲?他那个时候就这么高冷了吗?那时候他才几岁?

    高冷原来是从小锻炼起来的。

    “我小时候是爷爷在带我,结果就被他忽悠进部队里去了。”

    商裳听出他话里有丝可惜,随口问:“你那时候想毕业后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