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他吃醋5
    闻到让它喜悦气味的士兵,前爪子刚迈进屋里,听到这话脚步一僵,脑袋受伤的耷拉着,又灰溜溜的跑回院子里去了。

    嗷~~女主人不稀饭我。

    商裳换了身舒适的衣服下楼,打开门,看到夜煜站在门口,倚在墙上,见到她出来站直了身体,目光灼灼的盯在她身上,扫过她嘴唇时,多滞留了几分钟。

    她问他到底会不会接吻,其实他的接吻经验很少,也只有和她的那几次,在部队全都是男人,他遇到她之前又没谈过恋爱,更别提接吻这种事了。

    把她咬疼了吗?

    嗯,看来以后要跟祁白多学学怎样接吻,还有……他是不是可以为那个做准备了?

    商裳当没看见他,走下楼。

    夜煜怔了怔,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跟着下楼。

    明明在山上两人这样火热,她也没有拒绝自己,怎么突然态度又这么冷淡?

    难道是说他吻技太差,惹她生气了?

    夜煜逃出手机给祁白发了条信息:改天教我接吻。

    正在尹灿华家里蹭吃蹭喝的祁白,看到这句话,“噗”一下把酒喷了出来,咳的在沙发上直打滚。

    煜哥是疯了吗!

    “我是直男!”他回。

    夜煜:“我也是。”

    夜煜:“让你教我接吻,没让你跟我接吻。”

    “……”祁白无语。

    商裳那丫头又怎么刺激煜哥了?嫌弃煜哥吻技不成?啧啧啧,在部队的时候我就让煜哥多享受享受,他不听,现在被老婆嫌弃了吧。

    吃饭时夜长风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在她和夜煜之间,商裳最后放下筷子,抬眸定定的看向他,秀眉中间拧起了个节,很是苦恼的说道:“爷爷,快吃饭,再盯我脸上也不会出花。”

    夜老爷子笑了,“我孙媳妇脸上一直有花。”

    逛街刚回来的聂思玉一进门,就听到这句话,抬头就看到餐厅里的三个人其乐融融,家人的气氛活跃,好像她这个人是多余的。

    她捏紧手指。

    如果不是佣人打电话问她要不要回来吃饭,这些人都不会想到叫她一块吃饭的事。

    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聂思玉突然有一种自己才是外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心脏提了起来。

    她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她娘家的生意因为前几年夜家的事,被拖累的生意惨淡,外面看上去一片风光,其实里面早就千疮百孔了,她曾接着夜煜的势力,帮助过娘家那边,可谁知道弟弟是个不中用的家伙,她投过去的钱全被他给毁没了。

    夜家也是刚刚恢复元气,娘家生意最终还是归弟弟,她分到的很少,与夜家之间她当然选择夜家。

    而如今,她只有紧紧的抓住夜家。

    她过惯了大手大脚的奢侈生活,一想到这种生活可能会消失,内心的恐惧和狰狞让她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留住这一切!

    “夜煜。”聂思玉笑着走进去,无视众人吃到一半的菜,笑着说:“妈逛街逛的忘了时间了,还让你们等着我吃饭,不好意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