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她吃醋6
    她一过来餐桌上的氛围就冷淡很多。

    夜长风不悦的抬眸看她一眼,“除了花钱就是逛街,你有空就帮夜煜照顾下公司的事情,夜家好不容易才翻身,你这个母亲不关心关心自己的二字,每天就知道大手大脚的花钱。”

    “我儿子挣得不就是给我花的吗?”聂思玉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耐着性子,回夜长风的话。

    夜里现在是夜长风做主,她不能得罪他。

    夜长风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怎么会不清楚聂思玉的心思,若不是看在他那死去的儿子的面子上,他早把她赶出家门了。

    夜煜什么也没说,眉目清冷,往商裳碗里夹菜,“多吃点,你太瘦。”温柔缱绻的语气,与面对聂思玉时截然相反,连眼睛也没有往她那里看一眼。

    母亲若分为生母养母,那聂思玉顶多只算生了他,一天没有看过他,也没有给过他半点的母爱,不过他这个爱图利益的母亲,倒是为了钱没少向他献殷勤,奉献“母爱”,他会养她到老,回报她的生育之恩,至于其他……

    呵……

    夜煜眼中掠过冷意。

    聂思玉气的攥拳!

    这个家里没有一个把她看在眼里的,曾经的丈夫是,公公是,现在就连儿子也是!

    愤怒的眼神转向神色轻淡,正在吃夜煜夹的菜的商裳,眼中划过嫉恨的冷光。

    吃完饭商裳打算上楼休息会儿,然后看看剧本,聂思玉忽然把她叫住,“裳裳,等一会。”

    商裳奇怪的看着她。

    聂思玉双手抱在胸前,抬头低睨着她,“你去把碗给刷了。”

    什么?她没听错吧?

    商裳嘴角冷冷的掀动一下,转身上楼。

    聂思玉追上要抓她下来。

    手还没碰到她的胳膊,商裳突然一个侧身,脚勾住聂思玉的脚,后者摔倒在地,门牙磕在台阶上摔断了两颗。

    “你!”聂思玉说话漏风。

    商裳冷笑,“现在还把自己当这家里的女主人呢?真是可怜,连自己的位置也看不清,只会站在高处乱叫斥责别人,如果不是夜煜,你早就流落街头,以为还能拥有现在的这一切?”

    “作为我曾经的‘好婆婆’,我送你一句奉劝,别再招惹我,好好过你的生活,否则,我会把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毁了!”

    说完这句话,商裳长腿从她身上迈过,上楼去。

    聂思玉气的咬牙,如果她能听得进去这些话,这些年就不会还是这个样子,她认为商裳这是在向她炫耀,抓住了自己儿子的心,想要取代她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

    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喂依斓,最近还在拍戏吗?不忙的时候来伯母家里坐坐吧,夜煜也在,只不过那个烦人的商裳也住在这边了。”

    “商裳住进老宅里去了?”聂思玉突然给她打来电话,沈依斓就知道绝对有事,这个女人真把自己当成她婆婆来使唤她了,如果她不是夜煜的妈,以她现在的名气可地位,才懒得应付她。

    “好的伯母,这几天我就过去看您,伯母,怎么听您说话怪怪的,您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