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这不是你那天弹得钢琴曲吗?
    商裳在商颖茹身边走过,唇角弯起弧度,眸底闪过冷光,没有停留,径直走到钢琴前坐下。

    漂亮的手指拂过钢琴键,眸底滑过抹复杂的碎光。

    她不喜欢碰钢琴,一方面是因为母亲,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弹钢琴,总会让她想起司浚。

    她从来没有怪过他的不辞而别,也知道他有他的原因,童年的陪伴,他是她唯一美好的回忆,也是唯一一个无条件宠着自己,护着自己的人。

    司浚的钢琴弹得很好,小时候是他教自己弹钢琴的,他走了后,再怎么弹钢琴,都觉得索然无味,索性干脆就不碰了。

    “叮——”钢琴的声音一出来,现场立刻安静下来。

    按下第一个键,后面的音符自然而言跟了出来,曲调舒缓,在大堂内回荡。

    大家发现,这个曲子,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说明是商裳独创的。

    竟然弹奏独创的曲子!

    更重要的是,还很好听。

    这个曲子不是商裳独创的,是她那天在艾伯特家里听到的,她记下了琴谱,奇怪的是,她对其他曲子都不感兴趣,唯独听到这个曲子,听到的第一遍,就记了下来。

    也正因这样,商裳才会上台演奏。

    “她弹得是……”活动中心某个角落,一道讶异声响起,黛米瞪大眼睛,下意识的看向坐在旁边的男人。

    她没有听错的话,商裳弹奏的,是那天司浚在她家里弹奏的那曲。

    但是司浚弹得曲子,一般人都很难弹出,就连她这个被称为大师级的钢琴家,重新弹奏那首曲子,也没有百分百把握能弹对。

    商裳才刚听了几遍?连琴谱都没有看到过,竟然能一点不差的弹出来。

    她果然很有弹钢琴的天赋。

    “奥!浚,裳裳弹得是你那天弹得那首钢琴曲吗?”艾伯特不是专业人士,只听着很像。

    司浚唇角勾起一抹温和的浅笑,看着台中央耀眼的女孩,眸中浮现柔和的笑意,轻点了下头,在喉咙里发出个浅淡的“嗯”声。

    “她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再弹钢琴了。”

    “可是,刚刚她的妹妹不是说她弹得很好吗?”黛米不懂豪门间嫡庶的斗争,奇怪的问。

    司浚挑起抹讥讽的笑意,眼神冷下去,“你应该听得出来,她弹得不够流畅,在按下每一个键之前,都有半秒钟的犹豫。”

    “商颖茹之所以这样说,是现在大家心里留下个很高的期待感,等真的听到商裳弹奏的曲子,落差太大,就会下意识的怪罪到商裳身上。”

    说到这,司浚眸底闪过冷光。

    “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耍这种手段。”

    “司浚你认识那个女孩吗?”黛米问出这句话就觉得自己问的太蠢,司浚既然认识商裳,当然会认识商裳的妹妹。

    “这女孩心机真重,为什么裳裳会有这样的妹妹呢?”黛米想不通。

    艾伯特比她知道的多一点,解释道:“她不是裳的亲妹妹,是裳的父亲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