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 商裳发烧暴走!
    ,!

    夜煜轻轻抚着商裳的脊背,撩开她的头发,挽到耳后,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车到了目的地,夜煜没有叫醒商裳,用自己的外套把她包裹起来,把她抱下车。

    商裳嘤嘤了一声,换了个舒服的仔细,继续睡。

    容妈连忙过来迎接。

    夜煜对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抱着商裳去二楼,把她放在卧室的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商裳转了个身,不安的皱了皱眉心,床有点凉,让她想到了戒毒所里又冷又硬的床。

    “嗯?你在说什么?”夜煜看到商裳唇瓣蠕动,但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凑近了一听,身体顿时一僵。

    她说:“我没有吸毒,真的没有,夜煜,你相信我……夜煜,你要相信我……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裳裳,裳裳!”夜煜察觉到她有点不对劲,拍了拍她的脸,发觉她的脸热的滚烫。

    顿时手贴在她的额头上。

    发烧了!

    “容妈,拿片退烧药上来,裳裳发烧了。”夜煜冲楼下喊完,就把商裳抱进了怀里,发现她竟然在瑟瑟发抖,嘴里呢喃着同一句话:“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吸毒,我真的没有吸毒。”

    “我知道裳裳,我知道,对不起,对不起裳裳,都是我的错。不怕,我现在在你身边,我不会在让任何人伤害你,别害怕。”夜煜抱住商裳的双臂在发抖,发抖的嘴唇亲了亲她滚烫的额头,心脏仿佛被扔进了热油了,遭受油炸的煎熬。

    一滴液体滴落在夜煜手背上,他手猛地颤抖了一下,身体一僵,愣了半晌,用力的把商裳抱在怀里,“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都是我不好,不怕,我在这,没有人会在伤害你了。”

    “我不要去戒毒所,我真的没有吸毒,不是我。”商裳哭的脸上都是泪水,她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模糊又熟悉的俊脸轮廓。

    小手揪住他的衬衣,哭的更凶了。

    “为什么你不要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你要让它流产?他是我们唯一的孩子,为什么你不要我们的孩子?”

    “我没有不要,我没不要。”夜煜反复的说,把发抖的她抱得更紧,颤抖的唇瓣亲吻着她的额头,“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别哭了好不好?我们不哭了,好不好?”

    容妈进来就看到这画面,惊得愣了一瞬,然后才反应过来,忙跑着过去把发烧药交给少爷。

    夜煜接过来,往商裳嘴里放。

    可商裳压根不吃。

    “我不吃!你们又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给我吃的是什么,又想让我浑浑噩噩的睡一天?呵!沈依斓呢?她不是最想看我这个样子吗?她怎么不亲自过来!”商裳打翻水杯。

    容妈吓了一跳,少奶奶这是怎么了?

    “少……少爷?”

    夜煜的脸紧绷着,严肃的厉害。

    容妈心里打鼓,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但接下来少奶奶的举动,更让她惊到了。

    她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地上满是玻璃碴,扎的她脚上流血,但她好像察觉不到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