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 夜煜父亲是怎么死的
    “哈哈……哈哈哈哈……”沈依澜疯狂的笑着,“别人都说我是神经病,你才是真的神经病,你才应该被关起来。”

    商裳弯起唇角,没有隐瞒,红唇吐纳着轻气,说着骇人的事,“没错,我有精神病,而且还有轻微的反社会人格,和潜在的变态因子,可就算这样,你又能把我怎样?告诉别人我才是精神病?”

    “呵?”红唇漫出嘲讽的轻笑,“沈依澜,你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相信你的人吗?你的父亲亲手把你送进精神病医院,为了讨好夜煜,甚至已经跟你断绝了父女关系,你的母亲也因受了你的牵连,在家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佣人。

    但凡你的身上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他都不会放弃你。

    一个连利用价值都没有了的你,你在挣扎什么?”

    沈依澜眼神暗淡下去,有某种东西正在消失,她看着商裳,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撕碎了她,将她一同拉进地狱里去。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是你抢走了夜哥哥,是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沈依澜眼球通红,仇恨的目光紧紧擒住商裳,眼角悄然流下一滴眼泪。

    商裳直起身子,懒得再继续跟她废话下去,“想要下半生好过一点,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淡淡的睇了眼沈依澜,她继续说:“夜煜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在她临死前,沈依澜曾说过,夜煜永远不会爱上她,因为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怎样?夜煜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难道他父亲的死,跟她有关系?

    但那时候她才是个几岁的孩子,能做出什么伤害夜煜父亲的事?

    这件事,沈依澜可能清楚。

    要不是为了弄清楚这件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进这里,见这张让她厌恶痛恨的脸。

    沈依澜先是愣了一瞬,瞥到商裳盯着她的目光,忽然勾唇笑了笑,“想知道?哈哈哈,我偏偏不告诉你!”

    “找死?”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商裳掐住沈依澜的脖子,等她脸憋得通红也不肯说一句话,商裳眯了眯桃花眼,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根针管,“以你现在的处境还有嘴硬的资本吗?没关系,你不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

    “啊——啊!救命救命!把她弄出去!她要杀我!别碰我……”沈依澜歇斯底里的呐喊,挡不住针管里的东西被推进她的血管里。

    商裳眸底闪过冷色。

    一小时后,她望着床上痉挛的沈依澜,“夜煜父亲是怎么死的?”

    “我……我不知道……”沈依澜艰难的说。

    半小时后。

    “夜煜父亲是怎么死的?”商裳坐在椅子上,极有耐心的重复。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又半小时后。

    沈依澜眼球通红的看着商裳,身上衣物被撕的凌乱,浑身到处是抓痕,她似是绝望,又似是终于承受不住折磨了,尽管眼睛里面还是充满了恨意,“我只是听我爸说过,夜叔叔还想是因为什么女人,才跳楼自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