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9章 当我在祈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居然手一哆嗦,不小心发给了祁白。

    她都能想象到祁白怎么回复她。

    肯定各种阴阳怪气的讽刺她。

    上次她差点让夜家破产,祁白差点开车把她拖到个荒凉地解决了。

    祁白回的很快,但没有商裳想象中的阴阳怪气,但语气也不怎么和善,“大风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不是问尹灿华那个蠢萌笨蛋,居然来问我?”

    商裳坦诚的回:“本来是想问他的,可是手一哆嗦,不小心发给你了。”

    祁白:“捅夜煜那一刀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手哆嗦,两毫米,你也真敢捅,万一出现一点偏差,夜煜这条命就没了!”

    果然……

    商裳在心里叹了口气,告诉自己,这都是自己的错。

    给祁白回了一句:“哪里哪里”,又给尹灿华发了条消息。

    尹灿华同样回复的很快:“是的,少奶奶。”

    这句“少奶奶”,叫的商裳不禁羞愧的摸了摸鼻尖。

    以前不喜欢尹灿华叫她少奶奶,是因为两人还没有复婚,这个称呼不合适。

    现在……

    是她心虚。

    “你们来m国要办什么事吗?”商裳虽然这么发,但心里想的却是十有**,夜煜是为了她来的。

    然而。

    尹灿华却道:“是的,公事。”

    “……”

    她的错觉吗?怎么感觉尹灿华对她的态度冷淡了很多?

    没想到祁白居然又发消息给她了,还以为她回了厚脸皮的那句后,以他的暴脾气,不再理会她了呢。

    “我没夸你!在电视上怎么没看出来你脸皮这么厚!”

    真是想到一块去了。

    商裳暗自笑了笑,回:“你当我坐在化妆镜前的那两个小时,是在祈福?”

    坐在沙发上,两条腿搭在茶几上的祁白,看到回复,气的牙根痒痒,“我以为你在祈祷你能活得久一点!”

    商裳挑唇,还是这么容易逗。

    旋即心情又失落下来,不由自主的向祁白倾诉道:“我刚才问尹灿华夜煜的行踪,他好像对我很冷淡。”

    祁白幸灾乐祸的讥讽,“哼,你捅了他的主子,他对你不冷淡才怪呢!

    这个尹灿华,总算是开窍了。

    当初他在部队混得很差,文文弱弱的,跑个步都能跑晕,男人嘛,总是不喜欢太柔弱的男人,私底下没少嘲笑他,他在部队挺自卑的,他家里情况又不好,家里人让他来当兵,一是养不了再一个男丁,二是为了让他来锻炼一下他那个身体。

    可参谋长看出他不是当兵的料,好几次劝他退伍,是夜煜保下了他,收做勤务员,给他单独训练,改善了他的体质。

    还有跟着煜哥退伍,当煜哥的特助,煜哥也是为了帮他。

    不然,穷人家的孩子,没文化,没特长,单单在部队里熬着,能熬出什么来。”

    商裳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事。

    紧接着,祁白冷嘲热讽的声音又发来:

    “不过这小子总算是开窍了!”

    “不对,这小子一向听煜哥的命令,他对你冷淡,说明煜哥终于从你这棵树上下来了。”说完,还带了幸灾乐祸的“哈哈哈”三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