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现在是……大白……天……
    夜煜眼睛抬也没有抬一下,揽着商裳的腰往二楼走,轻描淡写的道:“给你买的。”

    “我?”商裳这才想起来,昨天她跟夜煜说过自己睡有认床的毛病,睡这张床会睡不着。“你新买来一张床我就能睡着?所谓认床,是要做自己经常睡的那张床上,才能睡着。”

    才有一种踏实感。

    “这张床是你一直睡的牌子,我特意让他们定制的,保证你睡起来跟在家里的床一样。”说到这,夜煜停顿了一下,看向商裳:“而且你身边还有一个我,我不是你最熟悉的那张床?”

    佣人们听了这话顿时面红耳赤。

    夜……夜少将这意思就是:他就是她的床啊!!!太虐狗了吧!

    商裳回到卧室,他们已经把床安装好了,坐上去试了试,竟跟她经常睡得那张床的感觉一样。

    要想找一张没有睡过的一模一样的床,很容易,可要找一张睡过的一模一样的床,就非常的困难了。

    夜煜他把这么细微的细节都记清楚了。

    商裳嘴角弯起笑容。

    夜煜看着她,眸底宠溺,嘴上却道:“这么容易就感动了?捅我刀子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感动?”

    商裳满头黑线,挑眉道:“一定要挖出我的黑历史来说吗?嗯?”

    夜煜挑起嘴角:“嗯,要让你觉得对我愧疚,然后舍不得离开我,用一辈子来弥补我。”

    就像是我对你一样,用生生世世来弥补我的错误和错过。

    夜煜低头吻上商裳的嘴角,牙齿咬了咬,旋即加深这个吻,修长的指尖撩开她的上衣探进去,粗粝的指肚揉捏着细嫩柔滑的肌肤,不知餍足,长指向上勾开紧贴在女人肌肤的布料边缘。

    这个男人接吻从来不好好接吻,总喜欢咬的。

    她已经成为一个习惯了。

    察觉到胸前一口,商裳扣住夜煜的手臂,五指几乎扣不过来粗壮的小臂,断断续续的声音说:“现在是……大白……天,你闹……什么……闹……”话音未落,她倒在床上。

    夜煜趴在她上方,大掌扣住纤细的手臂越过她头顶压住,温柔又小心的唇亲在她的眼睛、睫毛、鼻子、嘴唇……修长而又白皙的脖颈,漂亮的锁骨……夜煜忽然停下来了。

    黑眸盯着精致又漂亮的锁骨上下浮动着,如同诱惑着他等着他采摘的美食,喉结滚动,眸底变的越来越深邃,染上灼热的赤色。

    “你……”不等商裳说完,夜煜一口咬住了她的锁骨,长指如同抚摸钢琴般的沿着细软的腰肢向下游走,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轻轻呢喃,是最美的情话:“我想你,一分一秒也不想跟你分开,就像这样,在床上要你一辈子!”

    “……”商裳忍着没说出他变态的话,无奈的笑了笑。

    有时候夜煜就像个孩子,一个曾经受过伤,有了心理阴影的孩子,用极端却又小心翼翼的方式对待着他珍惜的人。

    商裳动了动手腕,扣住她的那只大掌纹丝不动。

    商裳无奈:“你先松开我?”总裁大人,请离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