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怎样的求婚才不俗
    应旭解释:“这是你投资的第一部剧,前期宣传投入的不少,万一剧拖得时间太长,把观众的期待感都拖没了,我们前面的努力也白费了。”

    商裳笑了笑,“你太杞人忧天了,好的作品可能会被埋没,但是不好的作品一定火不了,你放心,我不会让我们的作品被埋没的。”

    应旭看着商裳信誓旦旦的侧脸,在心里笑了笑,感慨:他当编剧兼导演当了这么多年,居然心智还不如一个小丫头沉稳,还需要个小丫头来安慰他。

    ——

    维纳斯酒店。

    夜煜单手指着额头,眉心紧锁成了一个节,眉宇间是弄弄的戾气和冷色,不知道的以为他在思考生死攸关的大事。

    屏幕里是一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祁白吃了口橘子,瞥了眼手机,发现煜哥还保持刚才的姿势,吐槽道:“煜哥,你不就是想求婚吗?至于坐在阳台上一整天吗?

    你看看你都快成雕塑了,窗户记得关上,不然一阵风吹过来,你就成灰了。”

    夜煜睨了祁白一眼,“半天没给我一个好建议,还好意思在这调侃我?”

    祁白被他眼神看的打了个哆嗦,给自己喊冤,“我这一下午已经给你多少个建议了。

    放一场烟花,在烟花下向她求婚。

    请她吃饭,在甜品里藏上戒指。

    送999朵玫瑰花到她的剧组,每个人都向她说一句我爱你。

    这都多浪漫呐?”

    夜煜幽幽的吐出两个字:“太俗。”

    祁白:“……”

    心理吐槽:您不俗,您不俗坐在这想了一整天,想出来个什么了?

    夜煜垂眸,盯着手里的东西——骨节分明的长指捏着一枚钻戒。

    他那天在她行李箱里发现的这枚戒指。

    当时她那么生气,他还以为她把这没戒指扔了呢,没想到一直留在身边。

    祁白看到夜煜嘴角露出的笑容,后背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问旁边给她削苹果的薛阮:“喂,你见过煜哥笑吗?我只见过他下狠手之前笑过,你觉得笑的跟那时候像不像?好惊悚有没有?”

    薛阮看向祁白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白痴,“我看你是腿没有好,又想被煜哥揍得出不了院。”

    祁白心虚的摸了一下鼻子。

    所以他不喜欢高冷的女人,连玩笑也不会开,唉,煜哥为什么偏偏派她来照顾他呢?

    如果是小灿灿的话……

    小灿灿只会被他欺负的憋屈的有气不敢撒,多可爱呀。

    ……

    夜煜丢给祁白一个嫌弃的眼神,单方面结束了视频通话。

    被解放了的祁白松了一口气,不客气的使唤薛阮,“喂,我想吃苹果了,给我削个苹果。”

    话音刚落,一个苹果砸进了他的怀里。

    薛阮:“自己削。”

    “我好歹是个病人。”

    薛阮道:“你断了一条腿碍着你用手削苹果了?让我削也可以,我把你的一条胳膊给打折了,让我给你削一个月的苹果我都可以。”

    祁白啧啧道:“你这样子有谁会娶你?”

    “用不着你来娶。”薛阮翻开书,嗓音淡淡。总裁大人,请离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