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房间里的男人
    :

    叶澜衣在床上躺了几十分钟,反而愈发烦闷起来。

    瞥到墙角那瓶没送出去的酒时,起了一醉方休的心思。

    下床取了酒,叶澜衣来到窗前。

    她看着下方热闹的晚宴,魔怔的嗤笑一声,拔出酒盖就往嘴里猛灌了两口。

    咳咳咳...

    叶澜衣被酒味冲的满脸通红。

    她没喝过酒,偶尔好奇心上来想试着喝喝看,也都被沈梓木拦了下来。

    可此刻,那个发誓说会盯着她一辈子的男人却携着另一个女人在人群中穿梭,敬酒!

    叶澜衣撇头错开这些看了会让她心痛到窒息的画面。

    酒过三巡,叶澜衣却觉得她依旧清醒如初。

    皱眉踢开脚边空空如也的酒瓶,叶澜衣想着她是不是买到了假酒?

    可睡到半夜,她却开始浑身发热。

    她有些烦闷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在摸到一个冰凉物体的时候,叶澜衣下意识将身体靠了过去。

    “唔,真凉快!”睡着的叶澜衣也难免发出了一声呓语。

    俞绍衍额头冒出一排黑线,可某个没点危险意识的女人仍像只八爪鱼一样死死扒在他身上。

    咝,背后的伤口因为他要起身的动作再次被撕裂,俞绍衍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以他平时的性子,早就一巴掌将人煽开了。

    可他举起手的一刹那...

    一丝朦胧的月光从窗外泻了进来,他隐约看到了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

    即使她此时正陷入酣睡,俞绍衍的心还是震动了一下。

    明明见过的漂亮女人不少,却从没一个人能带给他这种无害、纯净和心安的感觉。

    只是,他俞绍衍还没卑鄙到趁人之危。

    谁料到叶澜衣翻了个身竟直接将他压在了身下。

    “唔...嗯!”俞绍衍强忍住痛意,还是疼得闷哼了一声。

    这“刺激”来得实在是太猝不及防了,俞绍衍为此时还能分出心神发出这声感叹而笑。

    就在这时,叶澜衣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很美很清澈,让俞绍衍想到了踏过雪地的精灵。

    “你?!”她撑起身子看着俞绍衍。

    蹙着眉头的她,看着很有威慑力。

    实则,脑子已经被酒的后劲刺激的乱成了一锅浆糊。

    “我...”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被眼前的美景诱惑到了,俞绍衍的喉结不受控制的上下滑动着。

    她的唇出乎意料的美味,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块暖玉,不停吸引着俞绍衍去探索。

    身体里的**让他无法继续思考什么,唯一能做的只有——

    他扣紧了那不盈一握的纤腰,狠狠沉了进去!

    “痛!”叶澜衣只觉得一道尖锐的痛猛地贯穿了身体。

    怎么会,这么真实?!

    叶澜衣一个激灵,终于惊醒。

    猛地睁眼,发现了在她身上不停起伏着的那道身影时,差点吓得魂不附体。

    而随着那人的冲击,而升起的一阵阵快感也让她几近崩溃。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叶澜衣哪还有在梦中的优哉游哉,下意识就要推开这个人。

    被**支配的俞绍衍恍若未闻,低头便迫不及待又吻了下去。

    缩在床脚,黎安安原本明亮的双眸多了些灰暗,抱着双腿,干涸的眼里再也流不出眼泪。

    她强打起精神,找了一件稍松散的白色连衣裙.

    而楼下客厅品着咖啡的纪允,看着缓缓下楼的黎安安,眼中飞快闪过了一丝惊艳。

    不得不说,老爷子眼光还不错,起码就这张脸来说,带出去不丢人。

    只是……看着全身上下只带了那枚结婚戒指,再无一件首饰的黎安安,纪允的眉皱紧了。

    这是什么意思,存心让圈里人看他纪允的笑话,以为他纪家苛待她,连几件首饰钱都出不起吗?

    “有,什么不对吗?”望着不发一语的纪允,黎安安问的有些忐忑。

    “我给你的那些首饰呢!”

    黎安安脸忽的一僵,半天才答道:“我不习惯带那些东西,有这个就可以了。”

    摸着中指上的戒指,黎安安笑得十分美好。

    纪允眼神闪了一下,看着时间快到了,便只能先如此。

    但察觉到不对劲的纪允,隔天便让助理林风做了调查。

    “纪总,我查到最近夫人账上有一笔一百万的资金转了出去!”

    “是黎小姐!”纪允忽然纠正道。

    林风一愣,头上冷汗直冒,心中暗暗懊悔,他怎么忘了他们纪总和黎安安结婚并不是自愿的。

    想想纪总多优秀多骄傲一人,被逼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心里肯定不会舒服。

    “额,是,经调查,黎小姐上个月去了一趟典当行,卖了不少东西。”

    一百万?纪允磨搓着资料的一角,脸色有些阴沉。

    难怪那天她表现如斯,他竟然还以为她对婚戒真有那般看重,现在看来怕只是不想让他发现她卖了那些东西。

    “钱的去向查明白了吗?”纪允揉了揉太阳穴,他不能被这个女人影响到。

    “嗯,这个。”林风欲言又止。

    纪允扫了眼过去。

    “咳,那个账号现在是一名叫聂涛的人使用。”

    “聂涛?”纪允对这个名字没有丝毫的印象。

    “我打听到,最近黎小姐和这人交流的比较频繁,据说还是黎小姐上学期间的同学,两人之间一直有些,暧昧!”林风咬咬牙,将所有调查出来的东西说了出来。

    呼,同情的看了眼自家总裁的头顶,上面此时正闪着绿油油的光。

    纪允脸霎的青了,他可以忍受这个女人虚伪爱钱,可以尊着老爷子的意思将人娶回家,但却不能忍受每日婉转在身下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

    这关乎着一个男人的尊严,尤其还是他这么一个成功骄傲的男人。

    砰!

    卧室的门猛地被踢开,黎安安吓了一跳,看向来人阴晴的脸,预感十分不好。

    “纪允,怎么了?”黎安安故作淡定的站了起来。

    “住口,谁准你叫我名字的!”纪允上前打了她一巴掌,看着黎安安装出来的样子,觉得恶心的同时,愤怒也一下子燃到顶点。

    他瞪红着眼眶,猛地掐上黎安安的脖子,将人抵到墙边。

    “黎安安,你这个下贱的女人,竟然拿着纪家的钱去养别的男人!”

    纪允眼眸里燃烧着怒火,恨不得把她给吃了。

    他纪允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咳咳咳,黎安安涨红着脸,耳里嗡嗡作响。

    她着急的看着他,想解释,却又不明白纪允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眼中很快便聚集了一堆水雾。

    纪允皱眉错开黎安安的眼睛,明明这人是多么该死,可每次他看着这双眼总有种被勾住的错觉。

    轻吸一口气,纪允稍微平稳了下心情。

    “给你五分钟。收拾你的东西,给我滚出槿园!”

    黎安安脑子一懵:“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