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怀了陌生男人的孩子
    :

    她怀了那个不明身份男人的孩子!

    而且那人很可能是...鸭?

    叶澜衣有些难以启齿,最后不知道是怎么走出的医院。

    她不敢告诉别人,也下不了狠心打掉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

    没有人给她出主意的叶澜衣就这么放任自己在旅舍房间纠结蹉跎了四五天。

    直到晕倒后被人送到医院...

    “你终于醒了?!”

    阴冷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叶澜衣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爸爸...”看着钟父,叶澜衣委屈地喊了一声。

    “闭嘴!我没有你这么丢脸的女儿!”钟父紧皱着眉头将床头搁着的一篇报纸狠狠甩到了她的脸上。

    叶澜衣被砸的一痛,整个人沉寂了好几秒,才苦笑着摇头。

    对啊,她都要忘了,她根本不是这人的女儿。

    木着脸将掉落在一边的报纸捡了起来。

    十八岁大学生怀孕被发现晕倒在旅舍——

    这个标题下面赫然就是她从旅舍被抬出来的照片。

    怎么会这样?

    叶澜衣瞪大了眼睛,报纸直接从手中滑落。

    “都清楚了吧?”钟父铁青着一张脸,瞪视着她。

    想起今天收到那几个来自商场竞争对手的奚落电话,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怪不得不是自己的种,果真是下贱的蹄子,钟父恨恨想到。

    “我可以解释的,我只是...”看着钟父嫌恶冷漠的眼神,叶澜衣忽然就不想说了。

    “解释?没这必要了,我只要有瑶瑶这一个孩子就好了。”钟父摆手,没准备继续再听下去。

    “我会登报说明,以后你和钟家再无任何关系,我们也不会再负担你任何费用!”

    “你自己,好自为之!”说完,再也没看她一眼,径直出了病房。

    好自为之?

    叶澜衣笑着笑着突然哭了起来。

    抽噎声一阵盖过一阵,却被查房的护士一句低声“活该”,给堵在了嗓子眼里。

    她穿着一身病人服,极其狼狈的逃到了大街上,不待她喘上一口气,就遇到了一群嘴碎的大妈。

    “哎哎,报纸上那个不自爱的女孩子就是她吧?”

    “十八岁就怀孕了,我的个乖乖。”

    “也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要是我生下这么个破烂玩意儿,还不如一头撞死得了。”

    这些人的话,每一句都像针扎刺痛着叶澜衣的心脏。

    野男人?

    对啊,连她都不知道名字的野男人。

    死?

    该死的,真的是她吗?

    明明做错的不是她,可为什么还要承受这些非议。

    叶澜衣眼里划过一丝迷茫。

    “咳咳咳,真是世风日下啊!”苍老的声音伴着几声咳嗽传了过来。

    叶澜衣抬头看过去,说话的正是一位满头银发,却梳得十分利落的老太太。

    连老人家都看不下去了吗?

    叶澜衣眸光渐渐变得灰暗,她或许,真的没有再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了。

    “你们这群人这么爱说八卦,也没见你们的孩子去当个记者!”老太太将火炮对向了那群大妈。

    “人家小姑娘怀孕就怀孕了,你们年轻的时候难道还没去偷个荤?”

    “现在却在这假正经,哼!”老太太猛地一跺手中的拐杖,将那群大妈说的个个面面相觑,不敢再言语。

    叶澜衣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这位老太太竟然会帮她!

    “谢谢...”她刚想走上前去,却发现老太太已经走远了。

    叶澜衣轻咬了下嘴唇,看着老人即使拄着拐杖依旧挺立如松柏的背脊,双眸闪烁着晶莹,却变得坚定。

    很快到了开学报名的这一天,叶澜衣从打工的店请假赶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负责招生的学姐看着吸引了周围一众男生视线的女生,皱眉问道。

    “叶澜衣。”

    招生的学姐仔细打量了一番叶澜衣,脸上渐渐浮上一抹笑意。

    “对不起,你已经被我们学校拒收了。”学姐懒散往椅子上一靠,双手抱胸,眼中的鄙视显而易见。

    拒收?

    不止叶澜衣本人毫不知情,就连周围其他人也是满脸惊讶加不解。

    “叶澜衣——小姐,校方鉴于你未婚先孕,还上了新闻给星城大学抹了黑。”

    “我们学校可是百年名校,可不会让你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招生的学姐很乐意的欣赏着,周围同学看着叶澜衣的目光变得嫌弃、厌恶、鄙视...

    “刚开学就被学校开除,这个叶澜衣也算是创了星城大学的历史了。”一个学霸型的同学摇头惋惜道。

    “年纪这么小就怀了孩子,不藏着掖着,还给登报全城报道了一番。”

    有人附和道:“啧啧啧,名声都臭了,这下估计是在星城混不下去了。”

    叶澜衣被众人或看好戏,或指责,或鄙视的态度逼到了角落,大脑嗡嗡作响,更要命的是一阵阵作呕的感觉控制不住的涌了上来。

    惨白着一张脸,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抬头打量着周围避她三四丈远的那些人,叶澜衣讽刺一笑想要离开,但浑身力气像是被抽干了的她,最后只能倚靠着身后的树干,承受着众人一番又一番的嘲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