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惊艳众人的耳朵
    :

    不知为何,看着台上的那道身影,钟之瑶竟隐隐生出一丝不安。

    这个女人浑身的气势怎么就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明明不过是个帮着跑腿替她送鞋的员工,这一刻,她竟然从这人身上感受到了矜贵名媛的气场!

    叶澜衣的指尖轻轻划过琴盖,眼中似是怀念。

    她记得她那时刚回到叶家,因为不熟悉,叶父叶母只能到处搜集一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送给她,知道她喜欢弹钢琴,便在国外专门请人订做了一台寄了回来。

    这架钢琴和那台像极了...

    叶澜衣发出一声浅叹,前行的动作有些过于缓慢,许久才在钢琴前坐下。

    她略显僵硬的动作,让台下的人不由得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嗤笑声。

    这个女人不会是这辈子第一次摸钢琴吧?!

    钟之瑶见状,心彻底放松了,抱臂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双手轻轻搭在熟悉的琴键上,叶澜衣想象着自己此时坐在阳光房里,温馨安静。

    她一直觉得弹钢琴是一件让人享受且美妙的事情,所以这几年无论她过得如何困苦,她也没想过以此为生,不过估计也根本不会有人会相信她会弹钢琴吧,就如,此刻台下的那些人。

    叶澜衣嘲讽一笑,手指却是开始在琴键上飞走。

    叮咚的琴声传来,是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这首曲子曾被公认为世界上最难演奏的十首钢琴曲之一。

    大厅里,学过钢琴的人此时都纷纷瞪大了双眼。

    这首被称为“大象之作”的世界名曲,就这么在一个刚刚被他们看不起的女人手里弹了出来?!

    无论是这个女人弹琴的模样,还是那飞跃在琴键上的几乎只能看到虚影的手指,很明显比起钟之瑶强了不只一点。

    不少人已经开始在心中怀疑拥有如此高超钢琴技艺的人,真的会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心机女吗?

    随着曲子的节奏越来越快,其所具有的情感震撼力,渐渐在厅中掀起了一场震惊、不可置信的风暴。

    这首曲子是她在电影《shine》里听到的,当时还是沈梓木拉着她去看的那部老电影。

    只因为沈梓木说了一句这曲子有意思,她便私下里苦下功夫练了无数遍。

    可那时的她活的太简单,也没有任何生活的历练,弹出来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激情。

    因此她也一直没在沈梓木面前提过,也从未在他面前表演过。

    叶澜衣视线飘向远处和钟之瑶站在一起的沈梓木。

    现在,她终于可以完美的将这首曲子呈现给他了,却早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弹完最后一个音,叶澜衣擦了把脸上的虚汗,站起来就要习惯性冲着台下鞠躬。

    却是在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停止了动作,她怎么忘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想听她的演奏而只是为了看笑话呢。

    于是,她仅仅动了动唇角:“各位,打扰了。”

    看着等着看好戏、此时却大失所望的钟之瑶,叶澜衣转身离开之际,不免发出一声嗤笑。

    何必呢,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原本就没想过要多加纠缠,是钟之瑶咄咄逼人不肯放过她。

    试问一个被生活已然踩在悬崖边上的人,为何就不能反扑一下,拉着仇人一起下去?!

    随着叶澜衣的身影消失在宴会大厅,钟之瑶的脸色也是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本来想羞辱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店员一番,没想到却反过来被打了脸。

    她心里气的发狂,尤其在叫了沈梓木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的时候,心中怒火更是燃到了顶。

    而在叶澜衣离开之后,俞绍衍才不急不忙拿出随身的私人定制手帕擦拭着手上被沾染上的红酒。

    他头都没转,径自吩咐道:“去查一下这个女人的信息。”

    “是的,俞总!”助理陶然受意提前离了场。

    在叶澜衣这个干扰因素离开之后,大厅在经过一阵短暂的议论,便迅速恢复了之前的氛围。

    见此时还有人想上来搭话,俞绍衍皱眉将手帕丢下,起身径直出了宴会厅。

    一边走,他脑海里却不禁响起叶澜衣弹的那首曲子——

    他曾经也听过他的钢琴老师说过,这首运载了悲惨过去、无奈现实、美好憧憬的曲子,只有那些真正体会过人生酸甜苦辣的人才弹奏得出那种意味。

    曲中的忧愁,他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可那个女人看着也才二十多岁,怎么就是一副历尽世态炎凉的怆然模样。

    俞绍衍摇头,就连不经意间竟将那个女人放在了心上,也没有察觉到。

    酒店外面已经有车在等着他了,俞绍衍正要上车却不经意扫到了路边正在等车的某道身影。

    他迅速坐进车里,并吩咐司机:“去公交站牌那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