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他被她看光了?
    :

    此刻,电梯里,叶澜衣看着侧前方的那道背影,眼中情绪波动的有些厉害。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他竟然毫不迟疑的选择相信了她?!

    这种被信任的感觉,除了在两个孩子那里,这七年几乎没有过。

    她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帮他开门、挂好衣服、泡一杯咖啡......

    “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吗?”在她将咖啡放到桌上之后,俞绍衍才漫不经心开口。

    叶澜衣看向他,明明第一次见面就把她赶下车害得她摔了个狗吃屎,她以为他是讨厌她的。

    “我早上不是问过你,钟之瑶是不是喜欢找你麻烦吗?”俞绍衍开口:“你说不是。但是今天看来,很明显她就是在针对你。”

    一个不事后说人是非、不道人长短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偷东西!

    更何况他也没认为叶澜衣会傻到把“赃物”揣在兜里大摇大摆的去吃饭,甚至都不反抗的任人搜身。

    可是,叶澜衣有些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仍旧直直盯着他。

    对于她的注视,俞绍衍只是侧头淡淡吩咐道:“去放水,我要泡澡。”

    “哦!”叶澜衣没有多问,只以为他不想说,反正她心里已经记下了他的恩情。

    刚走没几步,小腹间就隐隐传来微微的刺痛感,她的脚步顿了一下,便若无其事的继续走向浴室。

    想来应该是生理期快到了。

    当初,她生下孩子之后就一直租住在极其阴凉的地下室,日子住的久了,便落下这么一个到生理期就疼得厉害的毛病。

    忍忍也就过去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娇贵的命,叶澜衣咬着牙帮俞绍衍调好了水温。

    谁料水还没放满,身后就响起了轻缓的脚步声。

    “你出去吧!”俞绍衍扫了眼快灌满水的浴池,直接说道。

    叶澜衣点头,捂着作痛的小腹,迅速走了出去。

    翻遍了所有的包也没找到一粒止疼片的叶澜衣深吐了一口气,只能在换好护垫之后,捂着一杯热水等在了客厅。

    毕竟,她作为生活助理总不能比老板睡得还要早吧。

    时间一秒秒过去,叶澜衣的小腹由之前类似针扎的刺痛变成了剧烈的绞痛,于是,她只能缩在沙发角落大力按压着小腹,这样才勉强可以让她舒服一点。

    浴室里的俞绍衍突然传出了声音:“徐薇薇!”

    疼得出了一声虚汗的叶澜衣弓着腰走了过去:“俞总,您有什么事?”

    “毛巾掉地上了,你去房间再给我拿一条。”俞绍衍开口。

    “好的,您稍等一下。”叶澜衣道。

    浴室里的俞绍衍只听到一阵阵的脚步声。

    咚咚咚,取回毛巾的叶澜衣伸手敲了下门,此时的她已经直起身子,也没有了之前痛得死去活来的模样。

    不是她不痛,她只是不想让俞绍衍知道他的助理是这般弱不禁风的人。

    “你进来吧。”俞绍衍道。

    叶澜衣敲门的手陡地一僵,有些犯难,只是,想到现在这位是她的衣食父母,今天还帮了她那么大一个忙,便推门走了进去。

    好在,俞绍衍还穿了一条底裤,可这看着却比没穿还要性感。

    应该是刚从浴缸里出来还没来得及擦干,那人走动中,水珠随着流畅的肌肉线条,流过漂亮却不夸张的胸肌、结实有力的六块腹肌,还有那被紧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