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儿子越看越顺眼
    :

    叶澜衣将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却还是止不住的浑身发颤。

    “胆子就这么点,还敢来送我!”俞绍衍将人紧紧抱在怀里,嘴上却忍不住吐槽两句。

    “我胆子不小,只是,刚刚太突然了!”叶澜衣有些惊魂未定,说话间牙齿都在打着寒颤,可即使如此,她也不想在他面前示弱。

    说完,她挣扎着就要推开他,眼角余光处似乎还有什么不明生物的影子。

    她身子一缩,不敢再动。

    俞绍衍轻叹了一口气,径直将人打横抱了起来,送她回了客厅。

    他看着沙发上眼神木楞的叶澜衣,生硬地安慰道:“行了,就是几只老鼠而已,别自己吓自己。”

    她强颜欢笑一声,并没有说话。

    “今天太晚,明天我让人过来帮你搬家。”俞绍衍蹙眉,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胆子这么小,是怎么在这儿住了这么久的。

    他不禁庆幸自己今天来了这里,不然,这个傻女人也不知道还要在自己家门口被吓到几次。

    俞绍衍离开后,叶澜衣久久都忘不了,之前那毛茸茸的东西窜过她的脚而给她带来的颤栗,因此,她只好窝在沙发上玩手机转移注意力。

    随即她发现,她的社交圈都已经被俞氏海选和沈梓木的新闻双双占据了。

    关于俞氏海选,理所当然的,基本的篇幅都是在说钟之瑶。

    叶澜衣只扫了几眼便没再关注。

    而沈梓木——

    看着他晕倒被送进医院的照片时,叶澜衣不禁怔住。接着,她又接连进了好几个网页,上面纷纷说,沈梓木送到医院之后,便一直昏迷不醒,甚至还有的新闻提到了七年半前的那场车祸,说是旧伤复发。

    至于沈氏的股份跌了好几个百分点什么的,叶澜衣都只是草草扫过。

    他昏迷不醒,会是因为她的那句话吗?

    叶澜衣蹙着眉头,心中说不担心绝对是假的。

    可看着照片里钟之瑶守在沈梓木床边那副深情的模样,叶澜衣却不免发出一声自嘲。

    现在的她又有什么资格去看望他?!

    第二天一大早,俞绍衍派来的人便到了。

    可因为她还要上班,两个孩子也还要送到学校,所以,她只能先把东西打包好,让那些人先搬走了。

    等她下班接了两个孩子过去,已经下午六点。

    俞绍衍的三层别墅外,围着铁护栏,护栏上面爬满了郁郁葱葱的花草,显得生机勃勃。

    里面,甚至还有着一个很大的露天泳池。

    “真漂亮!”之前在车上知道要来那个臭大叔家还满脸抗拒的叶祺乐,顿时眼睛都晶亮了起来。

    而叶祺铎虽然面上平淡,可毕竟还是小孩子,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地方难免觉得有些惊奇的四处打量。

    见状,叶澜衣欣然一笑,牵着两个孩子的手轻声道:“我们先进去,以后啊,多的是时间出来看。”

    带着两个孩子到了俞绍衍家门口,她正要按门铃,在客厅里等得有些不耐烦的俞绍衍就开门走了出来。

    “俞先生!”叶澜衣低头行礼。

    他顿住脚,皱眉看了她好一会儿,不是说了在工作以外的时间不用跟他这么客气么?!

    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尤其此时家里还有那么多佣人,他蹙眉一把将她拉了进来。

    下一秒,却甚是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

    叶澜衣有些不习惯,下意识想要挣脱,却陡地听见一声:“老爷子派人过来刺探情况,配合一下。”

    她愣了一下,便立马反应了过来,同时也不在挣扎。

    毕竟合同里说明了,她需要配合他在家人面前演戏,虽然她注明了不接受任何亲密的接触,可牵手,应该,算不上亲密吧?

    再加上,他帮了她那么多忙,而她只是帮忙演演戏,似乎更占便宜的是她?!

    这么一番自我洗脑之后,叶澜衣也不怎么觉得尴尬了,自然地跟着俞绍衍经过客厅,来到吃饭的餐厅。

    只是,当看到那张可以睡上好几个人的偌大餐桌,还是不由得愣了愣。

    他们刚过去坐下,便见佣人开始上菜。

    这样的场景,她也只是在亲生父母那里才看到过。

    可惜当时的她跟他们并不熟稔,一顿饭下来,交流根本就不多。

    等一家人好不容易熟悉起来,却再也没有了一起用餐的机会。

    想起这些,叶澜衣显得有些伤感,但还是很快控制好了情绪。

    她冲对面的叶祺铎道:“吃的还习惯吗?”

    叶祺铎点头,不经意扫了眼一旁正襟危坐优雅用餐的俞绍衍,有样学样的开始摆弄盘子里的食物。

    而叶祺乐从小就是一个乐天心大的,一顿饭就属他吃的最欢实,压根用不着她来操心。

    吃完饭,俞绍衍便领着三人来了二楼,指向了走廊尽头的两个房间:“那里是我的书房和卧室,其余的房间,随便选。”

    叶祺乐和叶祺铎只想离他远远的,于是冲叶澜衣悄悄地指另一头的房间:“我们住那边吧?”

    对于两个孩子的小动作,叶澜衣有些忍俊不禁,指了指另一头的房间:“两个孩子平时免不了会有一点点闹腾,我们就住那边吧?”

    “可以。”俞绍衍点头,直接吩咐人将她的箱子都抬了上来。

    他似乎是有事要忙,说完便径直去了书房。

    为了不吵到他,她便带着两个孩子下了楼,准备带他们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顺便消消食。

    接下来的两天,俞绍衍似乎都在忙,连晚餐都没有回家吃,所以,即使是在一个屋檐下,却几乎没有遇见过。

    周末一大早,叶澜衣就收拾好了衣服和装备,跟两个孩子打了声招呼,便出门径直去了比赛现场。

    前几天,她就接到了海选通过的通知,可由于参赛的人里面不少人都是上班族。

    于是,比赛就被安排到了周末。

    叶祺铎在叶澜衣出去后不久就起来了,从落地窗往外看,便见到俞绍衍在外面晨练。

    扫了眼呼呼大睡的叶祺乐,他果断下了楼。

    叶祺铎对于运动似乎有种天生的热爱,可之前叶澜衣要上班,为了让她放心,他只能每天带着叶祺乐整天整天的窝在家里,出去跑步什么的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连在房间里拍拍篮球,都会被楼下的大嗓门阿姨一阵唠叨。

    所以,他出了别墅,跟在俞绍衍后面跑了起来。

    身后突然多了个小孩,俞绍衍皱眉间不由得暗暗加快了步伐。

    这一来,原本跑了一段路本来就有些累的叶祺铎越发吃力了。

    但估计是因为在跟他较劲愣是一直没停下来。

    俞绍衍边跑边朝后看了眼,身后大口喘气却仍执着的不肯放弃的叶祺铎让他觉得有些好笑的同时,却突然觉得这个孩子似乎还挺对他脾气的?!

    同样的执拗、不轻易服输,看着他,就像是,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思及此,俞绍衍慢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