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

    “小孩,还行吗?”俞绍衍挑眉问道。

    “没事!”叶祺铎用小手拂了一把脸上的汗,认真回了一句。

    可能是因为这两天俞绍衍并没有对叶澜衣怎么样,所以叶祺铎心头对他的敌意也消减了几分,说话间倒十分客气。

    俞绍衍对上小男孩漂亮的眼睛,举了举自己结实的臂膀道:“想练成我这样?”

    都是这个年龄段过来,自然知道这个年纪男孩子的心理。

    叶祺铎忙不迭点头,天知道他有多眼馋这个傲大叔的身高和肌肉,他悄悄瞄了一眼自己那又短又细的手,不禁有些沮丧,他得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长肌肉,才能保护到妈妈和乐乐?

    “叔叔,你教教我吧?”叶祺铎见他不说话,犹疑了下,学着叶祺乐方式撒了下娇。

    哼,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等他将来练好了,一定将打得他——屁滚尿流,唔,这个成语还是他从乐乐那里学过来的。

    俞绍衍甚是神秘地勾了下唇角:“好了,今天先这样!”

    说完,他便转身回了别墅。

    而叶祺铎则是待在原地懵了一会儿,感情他刚刚都白浪费感情了?

    这个骗子!

    他恨恨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追了过去。

    此刻,叶澜衣已经到了比赛现场。

    这次淘汰赛是通过现场抽签的方式决定顺序的,确认自己全副武装之后,她才去到了台上抽签。

    作为这次比赛中唯一带面具的选手,叶澜衣刚进去便引起了很多的关注。

    不可避免的,钟之瑶也来了,不过她似乎正在低头看手机,并没有关注她。

    因为是现场直播,所以在抽签结束之后,一众选手便按照顺序等在了候场区。

    叶澜衣这才发现她和钟之瑶竟然只隔了两个人。

    “梓木,你起来了吗?”钟之瑶一边任由助理给她补妆,一边打起了电话。

    沈梓木的声音有些冷淡:“嗯,在公司忙。”

    “梓木,今天我有比赛,你......”钟之瑶话还没说完,就见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对于沈梓木突来的冷淡,她有些不习惯,可想着他这几天心情不是很好,便只能将这口气撒在一边的助理身上:“磨磨蹭蹭干什么,不知道马上就要到我表演了吗?”

    无意听了墙角的叶澜衣漫不经心的收回了视线,心下却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他是没事了!

    淘汰赛里,每个参赛者都有一分钟的表演时间,这一分钟里,评委和观众可以拿起手中的按钮,选择让他继续还是下去,若是半数通过,参赛者则可以继续表演下去,最后,由评委给出分数。

    叶澜衣的顺序比较靠前,没多久,就轮到了她。

    她戴着面具站到了台上,冲着评委和观众席鞠了一躬,音乐伴奏响起。

    “从来不懂时间多么短暂,直到突然之间,我们就离散,静静长河里,沉淀下多少虚幻,它们美得像烟花,一转眼又不见......”

    她开始唱了,台下角落里一个戴着墨镜和帽子的男人却突然坐直了身子。

    沈梓木其实很早就来了。

    他知道她肯定是入选了,但让助理入赛名单陡翻遍了,愣是都没找到她的名字,心下便猜想她是不是用了化名。

    前面的几场淘汰赛,他都让助理下载下来了,但听了全程,却愣是没有听到叶澜衣的声音。

    台上陌生而熟悉的声音在继续,久违的她的歌声在耳畔响起,敲击着耳膜,一点一点渗透进了沈梓木的心里,只可惜,他此刻的视线里一片黑暗。

    那天送进医院之后,他如外界所想的那样昏迷了好几天。

    醒来后,却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

    医生告诉他是七年前那场车祸的后遗症,由于脑中淤血移位而,造成了短暂性失明。

    虽然看不见她有些遗憾,可相比于能够记起她,一切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过去是他的错,让她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但今后绝对不会了!

    他会去做开颅手术,要醒过来,要牵着她的手,要将过去给她的承诺一一兑现。

    只是,手术毕竟存在风险,他想进手术室之前再“见”她一面。

    “当你听见传来传去无止息的流言,你能否坚守着相信,让温暖蔓延...”

    台上,叶澜衣不禁想起和沈梓木的那些过往,心中免不了有些起伏。

    可时过境迁,时间已经证明了他们并不是一路人,再多纠缠又有什么用!

    “如今我们却像无声演员,找一幕情节,客串雨后空城又会开满花,快乐忧伤,葬在街灯之下,灯火照不亮回家的方向,仿佛过去一样,再见时光,那就这样吧....”

    她唱完最后一句,再次鞠躬,然后洒脱离开。

    叶澜衣回到后台,拿出手机却发现有好几个来自俞绍衍的未接来电,她当时脑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两孩子不会是闯什么祸了吧?

    想起两个孩子对俞绍衍的抗拒态度,叶澜衣就一阵头疼。

    她随意收拾了下东西,拿起手机就准备出去。

    却发现门先一步推开了。

    沈梓木!

    发现是他,叶澜衣顿了一下。

    “枝枝!”熟悉的声音在身前响起在耳畔,在她发愣的瞬间被人紧紧抱住。

    而沈梓木身后助理的任务完成,悄然退下。

    叶澜衣骤然被他抱住,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挣扎:“先生,你认错人了。”

    “枝枝,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沈梓木不管不顾的抱得更紧,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声音低沉而忧伤:“枝枝,对不起,这几年,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叶澜衣见挣扎不开也就不动了,她冷讽道:“沈先生,我不清楚你口中的枝枝是谁,不过我也看过你的报道,你的未婚妻是叫钟之瑶?可不叫什么枝枝!”

    沈梓木身子一僵,随即轻柔摸着她的头道:“枝枝,我什么都记起来了,钟之瑶,我只是因为车祸失忆醒来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她,她说是我的女朋友我才信的。”

    沈梓木后悔极了,他当时醒来后,为什么就不调查一下就轻信了钟之瑶的鬼话,让他平白错过了这个女孩七年:“这几年我根本就没有碰过她,从始至终,我想娶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所以,枝枝,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突然感觉到肩上一片湿润的叶澜衣,心头一震。

    他哭了!可这又能挽回什么?

    她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叶澜衣了。

    她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沈先生,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没有人会原地一直等你,七年时间改变的东西的太多了,而之前那个心思单纯眼里只有一个沈梓木的枝枝早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

    说完,她猛地挣扎起来。

    没想到她有那么大力气的沈梓木,倒真的被她推开了。

    怀里空荡荡的再没佳人的身影,甚至耳畔还传来了叶澜衣离开的声音,而什么都看不见的沈梓木顿时慌了。

    他漫无目的的摸索着:“枝枝,我什么都看不见,你别走好不好?”

    沈梓木哀求的声音无助且忧伤,走到门口的叶澜衣蓦然顿住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