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以前是不是有人欺负过你?
    :

    叶澜衣有些崩溃,自作孽不可活,只是,这现世报来得也太快了吧。

    她伸手去理,却因为缠得地方接近发根,她根本就看不见,所以,她只能用蛮力使劲扯。

    不知道是不是俞绍衍的衣服质量太好,叶澜衣感觉头皮都快疼掉了,缠绕的那一团头发依旧没有任何松动。

    这个情况也只得去寻求帮助了:“俞总,我头发被缠住了,麻烦你帮我一下...”

    全身心都关注头发与头皮的叶澜衣,却没有发现此时她的整个头都抵在了俞绍衍的怀里。

    而温热的呼吸洒到他胸口的瞬间,俞绍衍只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甚至隐隐跳动着兴奋的电流。

    俞绍衍微眯了眯眼,终于开口:“好。”声音却是异常低沉。

    可此时头发缠作一堆,他本来就不擅长更没经验,反而将头发理的更乱。

    “可以了吗?”叶澜衣都快哭了。

    俞绍衍的手顿住,双眸转了一圈:“马上就好。”

    下一秒,他伸手将她的头紧按在胸前,直接将人抱去了身后的沙发上。

    叶澜衣一惊,却发现他开始从下往上一颗一颗的解着纽扣,却小心翼翼的一直没扯到她。

    她心思一转,便知道了他的意思,为了早点脱离这个尴尬的氛围,她只能乖乖的坐在沙发上不再动了。

    终于,感觉到头皮似乎解放了的叶澜衣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迫不及待的往后一仰,天知道一直贴着俞绍衍不着一物的胸膛,她有多煎熬。

    可事实证明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她在往后一仰的同时,还没解完最后一缕头发的俞绍衍也被带着,直直往叶澜衣身上扑了过去。

    俞绍衍的双手及时撑在了她的耳边,两人之间,此时,近在咫尺!

    他准备起身,却在看着她脸颊泛红、神情窘迫尴尬的模样,陡然顿住了。

    相比于平时木讷的样子,此时的她明显更加生动、可爱...

    他的视线禁不住往下,他送给她的项链此刻正安安静静躺在她优美动人的锁骨上,而她咬着唇,似乎想说什么。

    灯光下,她的唇显得愈发红润饱满,似乎是闪着晶莹的光。

    俞绍衍眸光深了深,不知不觉间,已然将自己的唇瓣凑了过去。

    叶澜衣的眼睛猛地瞪大,在她要出声阻止他的时候,就被封住了唇。

    那一刻,两人都是一震。

    对于俞绍衍来说刚刚不过是一个鬼使神差的动作,恍惚中却勾起了他内心深处最深刻的记忆。

    同样的清甜气息,同样让人欲罢不能的柔软触感,让那些遥远的记忆一下子复苏,就连身体深处的渴望,都变得那清晰刻骨。

    几乎没任何犹豫的,他扣住了她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

    叶澜衣有些缺氧,甚至,在俞绍衍的舌尖好几次直抵她的喉头之后,让她一度闻到了窒息的味道,她抗拒的扭动着,可被禁锢在头顶的双手根本无力可施。

    耳边粗喘的呼吸,还有情动之后即将摸入禁地的大手,让叶澜衣的心悚然一惊,七年前的那一幕似乎又在脑中掠过。

    而紧随而来的,各种指责、谩骂、诅咒是否又会在这之后如噩梦般再次席卷而来?

    叶澜衣犹如疯了般使劲摇头:“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一如那晚绝望而悲伤的恳求,让俞绍衍蓦地一怔。

    他低头看着身下眉头紧蹙、全身不停发颤的女人,理智瞬间回笼。

    他怎么能在伤害了一个女人之后,又企图毁掉另一个女人?!

    看着她无助绝望的表情,俞绍衍只感觉心口似乎是被东西堵住了一样,闷闷的有些难受。

    他想伸手替她擦一擦脸上的眼泪,却被她一把打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声音近乎歇斯底里。

    “我——”原本他应该生气的,可想到这件事确实是他理亏,明明答应了不会做出任何亲密出格的事情,可现在他却做了这样的事,俞绍衍有些自责。

    “对不起!”生平第一次给人道歉的他显得有些局促而拘谨。

    而叶澜衣虽然渐渐缓了下来,心情却没那么快平复下来,这些年她受过的委屈不少,多少时候都是一个人悄悄的躲在被子里哭,可在听到俞绍衍道歉声的她,却陡地哭得更大声,似乎是要把这些年受到的委屈通通哭出来。

    俞绍衍见她哭得更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只能学着傅玖哄女生的方法,将人轻轻抱进怀里,一手环住她的后背,一手落在她的后脑勺:“好了好了,这次是我的错。”

    等了半晌,她还在哭,他只能无奈开口:“你再哭,我胸口都要被你哭湿了。。”

    叶澜衣因哭泣而抖动的肩膀猛地一缩,她这么一哭,脸上的妆岂不是都要化了?

    她伸出手在脸上摸了一把,果然,手上有化妆品的痕迹。

    于是,她只能低头怯怯道:“我不哭了,可你以后能不能...”

    俞绍衍只听她声音越来越小,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先前那种闷闷的感觉又袭了上来。

    他应道:“你放心,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刚说完一个念头悄然从心头涌了上来:“以前是不是有人欺负过你?”她刚才的反应确实是太激烈了点,由不得他不生疑。

    叶澜衣心头猛地一沉,却是平静摇头。

    七年前的事,她不希望再度提起。

    见她神情正常,俞绍衍只得接道:“那以后,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他今天做了不该做的,理所应当的,他得护着她。

    “好。”叶澜衣应道:“那俞总我先回房睡了!”

    说完也没等他回应,便快步上了二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听着她急促的脚步声,以及甚是响亮的‘砰’的关门声,原本他还想说她戴那个项链很好看的。

    直到将门反锁,整个人躲进被子里,叶澜衣才算松了一口气。

    待在床上平息了一会儿,想起明天要去上班,便起身拿了手机要去充电。

    却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却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时,双眸陡地一凝:“枝枝,我就要做手术了,你可不可以,在我进手术室之前见我一面?”

    她不想知道他为什么又用回了以前弃之不用的手机号,更是不想了解他为什么会有她现在的手机号码。

    她叹了一口气,刚准备删掉这条信息,就见手机屏幕上又多了一条短信:“枝枝,我会在星城最高的地方等你,直到你来。”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叶澜衣有些生气。

    他就不管她愿不愿意的吗?

    难道,她不去,他就会一直等在那儿吗?!

    小时候那个事事依顺她的少年终究是变了。

    叶澜衣心中不免有些怅然,捏着手机久久半天没挪动。

    直到手机传出电量不足的信号之后,她才倏地反应过来走过去充电。

    第二天去上班的叶澜衣明显有些心绪不宁,到了下午的时候,整个人更是出神的时不时看一眼窗外。

    旁边的同事还以为她有事,于是便开口道:“薇薇,你有事你就先走吧,经理等会儿要是过来我给你打掩护,反正现在离下班也就半个小时了。”

    “不用了,我没什么事。”叶澜衣一怔,轻轻摇头。

    可真等到下班坐上了公交车,快到家的她却是坐不住了。

    沈梓木说,他今天会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