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丑媳妇见公婆了
    :

    “师傅,等一等还有下。”在下一个站口叶澜衣突然站起来下了车。

    她和沈梓木之间终究需要做一个了断。

    星城作为国际化的大都市,自然会有一个最具代表性的建筑。

    那就是曾经规划为世界第一高楼的天空城市!

    沈梓木从小便喜欢天文学,几乎所有课余的时间都花在了这上面,所以每逢周末,他必会带她去寻各处最高的地方。

    他说,只有站得高才会更加近距离的观察到星星的活动轨迹,因此,他们之间无数的诺言就是在星空的见证下许下的。

    高考之前,他便承诺过要带她来星城的第一高楼。

    只可惜,一场车祸,让这个承诺彻底成为了泡影。

    乘着电梯,叶澜衣一路顺畅的来到了最佳的观景层。

    可平日里熙熙攘攘满是人的地方,现在却只有一人!

    他穿着白t恤、浅蓝色的牛仔裤、做旧的帆布鞋,他静静站着、笑着、望着她。

    一瞬间,像是穿越了七年的时间,又回到了她还上高中的年级。

    莫名地,叶澜衣的鼻头有些发酸,也有些想哭。

    要是没有那场车祸该有多好!

    那样,他们也不会分开,即使她不再是钟家的千金,即使没有足以匹配他的家世,可只要他还喜欢她,就算沈家父母反对又如何?她相信,有他在,再有困难,不是也能解决么?

    可惜,时光不会倒流,他们再也追不回过去的那些时光了。

    她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朝沈梓木走了过去。

    似乎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沈梓木循着声音摸索着迎了过来。

    “小心!”叶澜衣看到他前面有一张椅子,在他绊倒的瞬间快走几步扶住了他。

    “你来了?!”他毫不介意之前可能会出现的意外事故,只是欣喜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傻笑道:“我等到你了,枝枝!”

    此时的他单纯的像个孩子,叶澜衣有些恍惚,却强迫自己用最平静的声音道:“我今天来,是有话对你说。”那天被钟之瑶打断,让她根本没时间说清楚。

    “枝枝,我也有!”沈梓木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项链,然后双手虔诚的捧在她面前:“枝枝,如果我手术成功,我们就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叶澜衣惊讶的瞪大眼睛:“当初我不是把它扔了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天之后,又去把它捡了回来。这七年里,它一刻也不曾离开我身边。”他看着叶澜衣所在的方向,有些庆幸:“枝枝,对不起,我将你弄丢了七年,但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未来的七十年来弥补曾经犯过的错?”

    心中说不动容是假的,甚至,连以往的怨跟恨,在此时似乎也都消散了。

    若只是分开一年、两年或是三年,她还可以劝劝自己在发发脾气之后选择原谅。

    可是,这是七年!

    人生有几个七年?她回不去了。

    见她不做声,沈梓木竟然直接单膝在她面前跪下:“枝枝...”

    她没有接过他手中的项链,而是想要拉他起来。

    他拒绝她的搀扶,神情近乎卑微:“薇薇,我们真的不能再在一起了吗?”

    叶澜衣轻叹了一口气,开口:“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跟你说,我们之间不可能了,你,还是把我忘了吧。”

    想想都知道,以沈家在星城的威望,怎么可能会接受一个有了别人孩子的女人进门。

    而她也不可能为了他,带着两个孩子去接受他家人的数落。

    “枝枝,你是不是结婚了?”沈梓木蓦然想到一个可能,不过:“枝枝,我不在乎这些,我相信你就算结了婚也一定是迫于无奈,这都是我造成的错,这一切就都该我来承担。”

    “就算你不在乎,那你父母呢?”叶澜衣无奈叹气。

    可沈梓木只是怔了一下,恳切道:“枝枝,只要你愿意回到我的身边,我什么都可以不管!若是你真顾虑他们,我就带着你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好不好?”

    “你疯了!”叶澜衣皱眉道。

    “对,想到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就要疯了!”沈梓木不管不顾道。

    说完,他捧起她的脸就要吻她,叶澜衣却突然开口:“七年前,你和钟之瑶订婚,那天,我有了孩子。”

    沈梓木的动作蓦地顿住,便见叶澜衣继续又道:“你知道吗?在那天的订婚晚宴上,被人侵犯后的我,只能可笑可悲可弃的躲在一边的灌木丛里,看你和她接受着那么多人的敬酒祝福,你可以不介意,甚至可以大度的接受我不明身份的孩子,但你,如何叫我忘得掉那屈辱悲凉的一晚?”

    听到事实真相的他,脑海似是被炸裂开来,抓住叶澜衣的手也猛地垂下。

    怎么会,这样?

    沈梓木脸色煞白,像失了魂般颓然滑倒在了地板上。

    藏起心里的不忍,叶澜衣转身径直离开。

    因为刚见过沈梓木,心情并不是很好,叶澜衣回了家,早早跟两孩子道了一声晚安便躺倒在了床上。

    翻来覆去,好半天才睡着,却是一夜无梦。

    很快就到了星期五,她记得下午她得陪俞绍衍去老宅参加俞老爷子的寿宴。

    这下,她可就犯愁了,假倒是好请,可到底要不要送礼?

    她手中就俞绍衍转给她的五万块钱,买个便宜的送不出手,买个贵的估计人家也看不上。

    这时,俞绍衍给她打了电话。

    “薇薇!”

    “啊?”叶澜衣还是有些不习惯他的称呼:“现在就要出发吗?”

    叶澜衣看了眼时间分外不解。

    “不是,我得去机场接二叔二婶他们。”俞绍衍道:“等会儿傅玖会过来接你去做造型挑礼服,弄完之后,你直接去老宅,我会在那里等你!”

    听到要做造型,叶澜衣的心就是一紧:“俞总,能不能...”

    “我在开车,有什么事,你直接打给傅玖。”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叶澜衣听着电话那头嘟嘟嘟的声音,有些发愣。

    为了避免待会儿被拉去做造型,叶澜衣开始自发的在脸上捣鼓起来。

    虽然看起来还是很普通,但显然没有那么呆板了。

    而之后,任凭傅玖和造型师如何劝说让她再换一个妆容,叶澜衣也没妥协。

    来到传说中修得像是宫殿的俞家老宅,即使心里有了准备,叶澜衣还是看得目瞪口呆。

    车刚在门口停下,就有门童帮着拉开了车门,冲着傅玖道:“傅先生,您好!小姐好!”

    傅玖点头,转身就要扶叶澜衣下来。

    就在这时,收到消息的俞绍衍赶到了,抢在傅玖之前握住了她的手腕。

    “慢点。”那低声细心的叮咛,听得傅玖直翻白眼。

    他的哥,要不要这样秀恩爱,没看到他今天是一个人过来的吗?!

    俞绍衍连一丝余光都没有分给傅玖,而是眼带惊艳的看着面前着黑色蕾丝礼服的叶澜衣。

    他虽然知道她的皮肤白,也大概了解她的身材不错,却没想到她穿着黑色的礼服不仅不显老气反而更加亮眼。

    更让他满意的是裙子是一字领抹肩,不会漏太多。

    可却在看到她脸上与往日区别不大的妆容时,顿时,眼刀子就甩到了傅玖的身上:“怎么回事?”

    “你自己问嫂子吧。”傅玖苦着一张脸,很是无奈,他和一堆造型师起码在这位面前劝说了快两个小时,可这位呢,丝毫不为所动的顶着这张脸就来了。

    不都说悦为己者容,参加宴会的哪个不想把自己打扮的光鲜靓丽一点,偏偏这位不走寻常路。

    似乎觉得有些对不住他,叶澜衣轻咳两声,走到了俞绍衍面前:“俞总,这都是我的主意,不关他的事。”

    “我本来就长得不好看,就算靠化妆一时变漂亮了,以后,难免会露馅,还不如现在就用本来的面貌去见他们。”叶澜衣言辞甚是真挚恳切:“况且,不都说丑媳妇迟早都要见公婆吗?”

    最后一句算是说出来缓和一下气氛的,俞绍衍听了却是十分满意,也更加坚信这个女人是特别的。

    “不好意思,让你丢脸了...”说到这里,叶澜衣难免有些抱歉。

    俞绍衍勾了勾唇角:“我带回家的人,没人敢说什么!”

    就在快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俞绍衍感觉到他的手指被人勾了勾。

    他以为她是在紧张,于是,便将她的手握在了手心里。

    可叶澜衣藏在他手心的手指又动了动,他这才微微侧头低声询问道:“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