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

    此时四下无人,叶澜衣赶紧上前拉住她,道:“你别动,我去帮你把猫带回来。”

    “我的猫...”女人大声嚷嚷着,像是没听到她的话。

    看来这个女人没找到她的猫是不会放弃了,叶澜衣咬了咬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她脱下高跟鞋径直淌进了小潭。

    刚下水,那刺骨的寒意就冷得她一哆嗦,可听着小猫在水里扑腾而发出的凄厉叫声,叶澜衣却不由得暗暗加快了步子。

    在水漫过腰际的时候,她碰到了小猫的身体。

    接着,她抱着早就扑腾得没了力气的猫转身,却在看到身后同样摸索着下来的女人,脑中不禁闪过一抹庆幸。

    她微微叹了口气,将这一人一猫带回到了桥上。

    “雪儿…”女人的声音因为哭过,声音显得有些嘶哑:“雪儿。”

    “你放心,你的雪儿没事。”叶澜衣见状赶忙将手中的猫给她递了过去。

    直到听到小猫发出一声同样低沉、嘶哑的叫声时,女人终于破涕为笑,愣愣的笑了起来:“雪儿,我的雪儿还在。”

    女人说着,便将猫举起来贴在了脸上,脸上扬起了失而复得的笑容。

    叶澜衣愣住了,这个女人还真美!

    “阿嚏阿嚏!”

    直到听到女人的打喷嚏的声音,她才猛地回过神来。

    叶澜衣有些羞囧,她怎么会因为看一个女人看得发呆。

    别说,虽然有太阳照着,可浑身还真是止不住的有些冷。

    想离开,却在看到浑身湿漉漉的一人一猫,叶澜衣却没办法就这样走。

    她刚要靠近,女人却猛地往后一缩。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抱着雪儿去洗个热水澡,你的衣服也湿了,需要换,不然是会感冒的。”叶澜衣的语气十分温柔。

    似乎是她刚刚帮着把小猫带了回来,女人对她倒是没有太过抗拒。

    她试探的将猫递了过来,叶澜衣却没立即接过,反而是轻柔在她手上拍了拍。

    然后,她抱着雪儿,跟在女人的后面进了房间。

    本来想劝着女人先去换衣服,可看着她跟在后面亦步亦趋的模样,只得叹了口气,加快给小猫洗澡、吹干,全部处理好之后,这才将雪儿递给了她:“你摸摸,雪儿是不是好很多了。而且,毛也很顺滑。”

    女人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脸上慢慢流露出类似怀念的情绪。

    “所以,你是不是也要先洗个澡、换身衣服,等会儿才好抱着雪儿?”叶澜衣笑了笑说着,她牵着女人的手又进了洗手间。

    差不多半个小时,叶澜衣才带着清洗好的女人回到了客厅,拿出干净的毛巾细心的替她将脸上耳里的水渍一一擦拭干净,又轻柔地解开她洗了将近三次才变得柔润的头发。

    可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女人看起来有些惊恐,她连忙安抚住她,这才拿起手机走到一边。

    “你在哪儿?”从书房出来之后就没找到人的俞绍衍不禁有些担心。

    想起此时的情景,叶澜衣有些有头痛,但怕他生气,只好实话实说道:“我在那个老宅旁边的园林里边,我不是听见有人在哭嘛,我就…”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他道:“你在那儿别乱跑,我马上过来!”

    叶澜衣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她该不会撞破了什么家族秘辛之类的吧。

    想到这儿,她开始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的家具全是圆角,想来是担心女人会撞伤,而且洗手间里的东西也是一应俱全,窗台上也没有灰尘,显然是经常有人过来打扫。

    她不禁猜想,这个女人是不是俞家的什么人?

    不然,俞绍衍听到她在这儿怎么会这么激动。

    但事已至此,不该做的也做了,似乎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没事了。”叶澜衣回到女人身边,然后拿起毛巾轻柔的开始替她擦头发。其实,用吹风机应该会干的更快一点,可想到女人似乎很容易受到惊吓,便只能选择这样耗时的做法。

    俞绍衍赶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正在温柔帮另一个女人擦头发。

    而那个平日里暴躁疯癫不让任何人碰的女人此刻安静的像一只小绵羊,脸上竟然还露出了平和的神情。

    空气里淡淡洗发水的清香也渐渐飘散开来,俞绍衍却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心底却早已翻江倒海。

    好半天,看着终于在自己手里变得柔顺的长发,叶澜衣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她弯腰,轻轻的拨开女人脸上的碎发:“你叫什么名字?”

    “锦洛。”好半晌,她才讷讷的应道。

    “锦洛,很好听的名字。”叶澜衣拉起锦洛的手:“走,我们出去晒晒太阳。”

    锦洛被叶澜衣拉着,乖乖地往外走。

    她似乎在这里住了很久,哪里有家具、哪里有障碍物,她全都知道。

    只是,在叶澜衣看到屋外窗边站着的俞绍衍时,“俞绍衍,你——”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她发现他的眼眶发红一直紧紧在盯着她身边的锦洛,身子有些发颤。

    她从未见过俞绍衍这般脆弱、失态的模样,这个锦洛到底是谁?

    锦洛似乎很敏感,在察觉到有人的瞬间,便躲到了她的身后,双手还紧紧的捏着她的衣角:“我怕…”

    “锦洛乖,他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的。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和他说句话,再来找你好不好?”叶澜衣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见她情绪稍微平稳一些,这才走向俞绍衍。

    她之前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下也没什么好怕的,要杀要剐随便他吧。

    来到他面前,她深吸一口气,刚准备说话,就被他抱了个满怀。

    叶澜衣被动的举起双手,神情颇是懵逼,他这是在生气?

    “那什么,有话好好说。”她咽了咽口水,一只手轻轻点了下他。

    俞绍衍不管不顾,下巴紧紧抵在她的肩上,他将她拥得很紧,她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他有力的手臂还在轻颤。

    “笨女人,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男人闷闷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