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钟之瑶,我们分手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外面等着的人也越发焦躁。

    直到手术室大门终于打开,沈家父母以及钟之瑶一家马上围了上去。

    “医生,梓木他情况怎么样?”

    医生轻叹一口气:“虽然手术做得很顺利,但沈少的求生意志很弱,目前还处于危险期。”

    “求生意识弱?”沈母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怎么会这样!”

    “是的,所以建议你们可以用他最在意的人或者事情刺激他一下,这样也许会有更大的机会醒过来。”医生无奈道,他能做的都做的了,其它的就要看病人自己了。

    不多时,沈梓木被转移到了加护病房。

    钟之瑶坐在他的床边,抽泣道:“梓木,你说过你还要娶我,怎么能就这么睡着了?我们所有人都在等着你过来,为什么你要放弃?”

    沈父也走了过来,拍了拍一旁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的妻子:“梓木,我和你妈就你一个儿子,你…”

    只是,众人能说的都说了沈梓木却依旧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眼看着他的血压越来越低,众人却着急的只能在一边抹眼泪。

    这时,沈母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亲家母,叶澜衣,有没有叶澜衣的视频或音频?”

    当年自家儿子对叶澜衣的心思他们不是不知道,虽然他后来失忆了,可说不定会有一丝希望。

    而钟家一家的神色却是陡然沉了下来,尤其是钟之瑶:“伯母,那个人已经死了!”

    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她缓了缓:“再说,梓木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要是他…”

    见状,沈母言辞陡然犀利了起来:“钟之瑶,现在躺在里面的是我儿子,我不管什么后果,我只要梓木醒过来!”

    沈母以前便觉得钟之瑶太小家子气,现在看来,果真是个拎不清的。

    “亲家母,你别生气,瑶瑶她也只是太着急来了。”钟母连忙将自己的女儿拉开,赔笑道:“家里应该还有她的视频,我现在马上和瑶瑶回去取。”

    出了病房之后,钟之瑶猛地甩开钟母的手:“妈,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要是梓木记起那些,我还…”

    “他能不能想起都是未知数,但是如果他现在就死了,你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钟母呵斥道,自己女儿还是太沉不住气了。

    钟之瑶蓦地一颤,重新拉住钟母的手:“妈,我们赶紧回去拿。”

    她不能失去沈梓木,绝对不能!

    之后,钟之瑶和钟母带着一只录音笔赶到了医院。

    钟母将录音笔凑到了沈梓木的耳边。

    只听里面传来了少女娇俏的声音:“阿木,明天是我生日哎。”

    “爸爸妈妈说是会给我办一个宴会,可我不喜欢那么多人,我觉得一家人开开心心…”

    “阿木…”

    “嗯。”前面都是叶澜衣在说,直到最后面才有沈梓木的声音:“枝枝,你值得最好的。”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话?我还以为我说话太无聊,你都睡着了。”叶澜衣的声音似乎有些不满。

    “枝枝的声音,听一辈子也不会厌。”沈梓木发出一声清爽温柔的笑声:“你到窗边来——”

    ‘嗯?’叶澜衣不解,却还是听话的下了床来到了窗边。

    众人只听里面传来一阵拖鞋的拖曳在地的声音,接着以一句“阿木,你怎么来了”结尾!

    钟母又按了再次播放。

    渐渐地,仪器上的血压和心跳都开始慢慢复苏,直到回升并稳定在了正常范围。

    沈梓木的眼皮轻微抖动了一下。

    沈母看到这样的变化,雅眼底爆发出极大的惊喜,对一直守在旁边的医生道:“医生,我儿子是不是要醒了?”

    医生明显也很震惊,查看一番之后点头:“是的,他的求生意志…”

    剩下的话钟之瑶一句也没再听进去。

    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明明她才是他的正牌女友,可是,她哭的那么伤心,甚至深情告白对他告白,都没有引来他的半点动容。可叶澜衣那个女人,不过几年前的一段录音,却是让沈梓木重新有了求生意志!

    她的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指甲嵌入手心也浑然不知!

    录音笔循环播放到了第二天中午,沈梓木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梓木,你终于醒了!我们都快担心坏了。”钟之瑶顿时热泪盈眶,眼眸里都是惊喜。

    沈梓木微微撇开头,看向一旁闻声而来的沈父沈母,微勾了勾唇角,因为刚醒,声音还很嘶哑:“爸,妈,我有话要对她说。”

    沈父沈母对视一眼,想问儿子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可想着他刚醒,也不好再刺激他,于是,沈母拍了拍他的手:“梓木,不论怎样,爸妈都支持你的想法。”

    见他们出去,沈梓木才微微把视线转移到钟之瑶身上。

    当年从医院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也是她,一如现在这样担心的看着他。

    他也是蠢,怎么就没看到她眼中那抹一直都存在着的惶恐呢。

    “梓木,你有什么话,这么着急?要不,我们还是等你好些了再说?”钟之瑶被他盯得有些不安,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担心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他轻叹了一口气,却用最平静的语气道:“钟之瑶,我们分手吧!”

    “梓木,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钟之瑶深吸了一口气,脸上还强逞着保持了一点微笑。

    沈梓木现在说话还有些吃力,不过他还是看着她,一字一句道:“钟之瑶,我们分手!”

    语气斩钉截铁,完全不复往日的柔情与温润。

    虽然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亲口听到他说分手,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她强扯一抹笑容,上前替他掖了掖被角:“梓木,你肯定是累了,你先好好休息,我去问问医生,你现在可以吃点什么?”

    说罢,她就要转身离开。

    “我什么都记起来了。”沈梓木突然道:“叶澜衣,以及过去所有的事情我都想起来了。”

    之前他没有揭穿,是因为他不确定自己手术后是否可以醒过来,怕钟之瑶找叶澜衣麻烦。

    可现在他醒过来了,也看得见了,完全有能力可以护住她了。

    那么,他一刻也不想和钟之瑶再扯上什么关系!

    “梓木,你…”钟之瑶的眼泪倏地就掉了下来:“梓木我不相信这几年你对我一点感情就没有。而且叶澜衣已经消失了那么多点,可能都已经…”

    “即使一辈子都找不到她,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更何况这些年,沈氏同样对你不薄!”沈梓木道。

    听了他的话,钟之瑶的心陡然沉了下去,他不仅要和她分手,难道还要和她解约?

    不,不行,她刚刚才在娱乐圈混出一点名声,她舍不得…还有,钟家的外贸生意近些年也是越来越不景气,还需要沈家拉上一把!

    钟之瑶原地呆站了好几秒,想到自己母亲就在外面等着她,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她强压下心中的慌乱:“梓木,你刚刚醒,有什么事,我们等你恢复过来了,再慢慢谈。”

    说完也不待他说话,便匆忙离开了病房。

    躺在床上的沈梓木本来就很疲惫,见她走了也只能暂时先这样。

    出去之后,钟之瑶迅速将沈梓木的话告诉了钟母。

    钟母在楼道处思索了许久,当看到一名孕妇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瑶瑶,我有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