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亲亲抱抱举高高?
    :

    俞绍衍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明明生气,却根本找不到发泄口。

    那个女人,到底明不明白他才是她的男朋友,而不是那两个小鬼的?!

    难道他想吻自己的女朋友难道还要分场合分时间,更何况这还是在他自己家里。

    可隐隐的又觉得她说得貌似有点对,这么一想,他心中就更闷了。

    于是,他回到书房,准备处理一下今天堆积的文件。

    可随之,俞绍衍发现往常效率极高的他,半个小时过去竟然才寥寥看了一份文件。

    咕咕咕…

    俞绍衍摸着乱叫的肚子,神情郁闷的揉了揉眉心。

    以前总是把‘妲己祸国扰乱纲常’的事情当成笑话来看,可谁曾想他此刻竟然也会因为一个徐薇薇而心烦意乱到连文件都看不下去。

    咚咚咚,听见敲门声的俞绍衍揉着眉心的手猛地一顿。

    这个时间除了她应该没谁了——

    他干咳了两声,淡淡冲着门外道:“进来吧。”

    可是话落很久,就再没动静。

    俞绍衍蹙眉,这个女人哄孩子的时候不是挺有耐心的吗,怎么到他这儿就一点坚持都没有。

    虽说这么想着,却控制不住脚步开了门。

    人没看到,倒是发现了地上热气腾腾的饭菜,竟然还都是他喜欢吃的!

    俞绍衍觉得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

    既然这个笨女人知道错了,那他,也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

    心情甚好的俞绍衍在胃彻底填满之后,起身出了书房,直奔叶澜衣的房间。

    因为,他吃多了,得找人去散散步!

    此刻的叶澜衣正在房间努力的解释他们在餐厅看到那一幕,一番口舌之下,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哄睡下。

    她准备回房洗澡睡觉,却见俞绍衍站在门口。

    她犹疑着该怎么开口,却见他径直走了过来牵住她的手就往楼下走:“我吃多了,陪我去走走。”

    “唔,都怪你,做得太好吃。”俞绍衍单手摸了下肚皮,神情看起来十分愁苦,刚刚一时有点得意忘形,直到吃完了她送来的东西,才猛地反映过来,现在是半夜,吃这么多根本就睡不着。

    难得看见他这副平易近人的模样,叶澜衣笑了,心中的气也不知不觉中消了大半。

    她怎么忘了,这位在工作中所向披靡、严肃冷厉的男人在男女感情方面完全是一片空白,关心、亲近一个人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意去做。

    虽然霸道,却很直白,让你郁闷,却生不起怪责的念头。

    “那我以后还是少下厨吧。”叶澜衣开玩笑道。

    却没想到,俞绍衍还真点了下头,道:“做菜太辛苦了,以后尽量还是让家里的大厨动手,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也尽管吩咐他们做。”

    不都说厨房是女人加速衰老的天敌吗?

    作为他们俞家的女人,是完全不需要进厨房的。

    叶澜衣听了心头不禁一颤,抬眼看向他,他眼神真挚,心底像是突然被挠了一下,不算痒,却有些温暖。

    几分钟之后,俞绍衍和叶澜衣走出了别墅,沿着花园里的小径散步。

    他拉着她的手,月光下,两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这看起来是个十分浪漫的事,其实不然,叶澜衣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被咬了好几个包之后,顿时一阵郁闷。

    “薇薇,没想到你连血都这么诱人!”俞绍衍看着她白皙小腿上留上的几处红印,不禁有些好笑。

    趁着外面黑看不清神情,她直接白了他一眼,还不都是他大半夜的吃多了非要拉她散步!

    她挣开他的手,想要转身打道回府,却没想到下一秒被他径直抱起:“要不我抱着你散步好了。”

    抱着散步?亏他想得出来!

    她还是为之前她的那声幸灾乐祸气闷,于是,窝在他怀里虽然没有挣扎,却是一句话也没有开口说。

    俞绍衍抱着她走了一段之后,发现她过去安静,于是低头借着月光和路灯看向她,发现她嘴唇微微嘟起,根本就不看他。

    所以,这是在生气?

    俞绍衍疑惑,他堂堂俞氏总裁都当她的代步机了,再有气那也该消了。

    只是,终究是自己的女人,再糊涂也要装着明白先哄好。

    想起之前傅玖说过的,亲亲抱抱举高高,一哄一个准之类的言语。

    作为行动派的俞绍衍径直把怀里的叶澜衣往上一抛——

    叶澜衣吓得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闭眼不禁后悔,她为什么要对这位大少爷发脾气,这下好了,不仅工作没了,估计还得落个半残。

    可是下一秒,俞绍衍却将她稳稳接住,待她试探着睁眼的那一刻,就见他牢牢扣住她的后颈给她来了个法式热吻。

    她被他吻得晕头转向,手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了他的脖子。

    俞绍衍挑眉看向她:“薇薇,我的亲亲抱抱举高高,你喜欢吗?”

    so,这就是他理解中的举高高?

    叶澜衣嘴角止不住的抽搐,她有时候真的很想破开他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构建的,人前人后怎么会反差这么大?!

    为了不再经历刚刚的那惊魂一抛,叶澜衣摇头:“绍衍,我们商量个事,能不能不要举高高了?”再来几次,她估计就废了。

    “行!”俞绍衍回答的很果断,叶澜衣却是警惕的眯起了眸子。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见他勾起唇角道:“原来薇薇你喜欢的是亲亲抱抱。”

    说罢,他低头继续吻了下去。

    好不容易散完步消完食,等她回了房间,照了镜子,看着肿胀的嘴唇一阵发呆。

    想起最近几天俞绍衍对她的亲近,她心中便一阵烦闷,他到底有没有想过,三年之后,他们之间又该如何自处?

    还是说,他只是简单的想在这三年‘物尽其用’![用女主虽然觉得烦心,却不得不暂时放下做过渡,因为星期四的活动要来了]

    叶澜衣被这件事扰的心烦意乱,却不得不暂时放下这些,为周四那天争夺九强的比赛做准备。

    之前的微博投票中,她的得票数不错,再加上在两场淘汰赛中也表现出了不弱于冠军选手钟之瑶的实力,渐渐有媒体开始注意叫‘卫岚’的这个选手,可却根本就没有人能把握住她的行踪,也一度为这个名字蒙上了十分神秘的色彩。

    虽说第二天就要比赛,叶澜衣仍是兢兢业业的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忠职守。

    而钟之瑶此时却是无瑕顾及比赛,整日在医院陪着沈梓木。

    这天晚上,钟之瑶独自担下了照顾沈梓木的任务。

    而沈父沈母这几天心力交瘁,根本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在钟之瑶极力劝说下也回了家。

    见父母离开,沈梓木收回视线开口:“你走吧,那天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梓木,你真的要这么狠心对我?”钟之瑶紧紧盯着他,没有放过他脸上一丝的表情:“难道这几年,你对我就没有动过一点点心?”

    “没有。”沈梓木回答的十分干脆平静:“你应该知道,这几年我从未对你说过我爱你,也从未碰过你,对你,只是因为你说你是我女朋友,我才会怀有愧疚和责任。”

    被沈梓木冷静绝情的表情、语气刺激到的钟之突然间又哭又笑,她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居然还比不上一个早就失踪的女人。

    在一起七年,他从未碰过她,她一直用他只是不想伤害自己来安慰自己,谁曾想,他竟从未…爱过她!

    “梓木,是你逼我的!”钟之瑶的眼底忽然燃起一抹决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