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连爸爸也不认了
    :

    “跟我生气,连爸爸也不认了?!”俞绍衍不知何故,见小孩抿嘴故作坚强的模样,心底却觉得有一丢丢的心疼,于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时候便起身走了过去。

    怪蜀黎,叶祺铎抬头冷冷瞥了一眼唱独角戏的俞绍衍,然后,转身向叶澜衣走去。

    俞绍衍看着小孩高冷的背影,刚翘起的嘴角顿时僵住了。

    这个臭小子,就不知道给人留点面子吗?!!

    叶澜衣撇头,对此有些忍俊不禁,可看着叶祺铎脸上那抹掩不住的黯然时,忍不住悄悄叹了一口气。

    当初,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如何又能告诉他们爸爸是谁?

    于是,她只得说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两个孩子一直也很懂事,见她不说,他们也不问,可有时候走在路上看着别人一家圆圆满满的,眼中不容忽视的羡慕,她如何看不到!

    可相比于开始就不期待,总好过期待过后却是一场空来得好吧。

    她不是没听到那些孩子的议论,甚至还有几个小孩专门跑到俞绍衍面前叫了几声‘铎铎爸爸’。

    可是,俞绍衍虽然对她很好,可是他们注定不可能,虽然希望孩子能在一个完整的家庭中长大,享受父爱的温暖。

    可终究他不是,虽然感谢他刚刚的举动,可编织的梦,总有一天是会破碎的,她很庆幸自己的儿子没有陷入这样的梦里。

    不然以后再想要抽身出来,可能更加受伤...

    更何况,若是让他知道他们是她的儿子,怕是都会起了掐死她的心吧?

    想到这里,叶澜衣的心头不由得涌起一阵恐慌与不安。

    可见俞绍衍走过来,她不得不赶紧收拾好了情绪,强扯出了一个笑容道:“走吧。”

    说完,她一边牵着一个孩子,走在了前面。

    三人的背影在太阳余晖下拉的老长,却凭空多出一分落寞。

    俞绍衍不得其解,却还是快速上前,插了进去。

    于是,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一家四口相携而去。

    时间似乎过的很快,转眼便到了周四决赛的那一天。

    她和钟之瑶都进了九强,包括之前看好的那位能唱能跳的小姑娘。

    她正在台上布置场景,就听俞绍衍给她设的专属铃声响起,她压低声音接道:“绍衍。”

    “薇薇,我到...”他那边有些嘈杂,后面的话她没有听清,只听了一句:“节目结束,我们一起回去。”

    不过,她回身往台下一看,恰好见到俞绍衍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坐下。

    叶澜衣一愣,随即想起这个比赛是俞氏打进娱乐圈的第一步,作为指挥官的俞绍衍怎么可能不过来镇一下场子。

    不过,似乎他没听到她在说话,电话那头便挂断了,她不明所以的看过去,却见俞绍衍正和歌星taylor侧耳聊天。

    她之前就听说这位欧美享誉盛名的歌星和俞绍衍是在美国认识的旧交,当时她听了还以为那些人开玩笑,却没想到是她短了见识、失了眼界。

    不知为何,叶澜衣心里有些闷闷的,不过却陡的想到,其实这样也好,起码等会儿唱歌的时候,俞绍衍也不会太过注意她。

    没想到等到她一撇头,却看到沈梓木也来了。

    叶澜衣心中惊异,他做完手术不是应该休养一段时间才出院的吗?怎么今天也来了现场?!

    尤其是,他还坐在俞绍衍旁边,他该不会和俞绍衍说什么吧,叶澜衣心中一阵忐忑。

    要走吗?她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决赛。

    可为了奖金,为了早日还清借俞绍衍的一百万,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场了。

    反正她专门买的特制的衣服根本看不出身材胖瘦,俞绍衍应该是看不出来的。

    叶澜衣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回过神来,却发现大屏幕上,由主持人给她随机抽到的歌曲竟然是《身骑白马》?!

    老实说节目组安排的九首歌曲里面,她最不想碰到的就是这一首歌,不是它不好听,更主要是里面有一段戏曲solo,她一个门外汉,即使空余突袭了一下也很难驾驭。

    不过,之前节目组给了九首曲目之后,她确实是特意下功夫研究了一下这首歌,其中歌词间描述的王宝钏与薛平贵的凄美爱情故事会是一个非常催人泪下的点。

    可若是想众多选手中脱颖而出,还得看待会儿能不能稳定发挥了。

    而她抽中的上场次序是第七个,像这种现场比赛现场打分投票的比赛,在后面上台其实还更加占据优势。

    在叫到第四个选手的时候,叶澜衣才从同事非要拉着她一起看节目的魔掌钟逃离了出来。

    她来到洗手间,换好衣服之后,又迅速卸了妆,刚准备戴上面具出去,却又陡的想到此时沈梓木和俞绍衍都在台下,想着再画一个妆容,这样即便出现什么意外,也能给她足够的反应时间。

    这时,突然听到节目副导演在叫她的名字,说是五号上场,七号准备补位!

    叶澜衣怔住,却是迅速反应过来戴上面具跑了出去,去到了后台。

    她问副导演:“副导,这怎么回事啊?我不是第七个吗?”

    “六号的服装出了问题,只能往后挪了。”副导道:“你赶紧的,五号马上就要下来了,先去候场区等着。”

    她接过工作人员的耳塞和耳返,边走边安抚自己,她还戴着面具,小心一点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上台前她还紧了紧脸上的面具,等到主持人说:“下面有请我们神秘的卫岚小姐上台,为大家带来一首《身骑白马》,大家掌声欢迎!”

    叶澜衣深吸一口气,步履从容的走了上去。

    在台上等节奏的叶澜衣不经意扫了沈梓木一眼,似乎因为刚出院,脸上还带着病中不正常的白,明明之前闭目养神那么久,却在她上台的时候比谁都认真。

    叶澜衣迅速移开眼,视线又来到了俞绍衍身上,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不急不缓,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今天的冠军会花落谁家。

    她冲大家鞠了一躬,敛下眼中所有的情绪,在听到旋律响起的那刻,她闭眼调动起情绪。

    “我爱谁,跨不过,从来也不觉得错,自以为,抓着痛,就能往回忆里躲,偏执相信着,受诅咒的水晶球,阻挡可能心动的理由....”

    台下,俞绍衍的瞳孔深了深,这个女人唱歌的声音,还真好听!

    而沈梓木眼中盛着缱绻,身体不由自主往前倾了倾。

    她的声音一如往初,多了过去不曾有的韵味,却也多了一丝洗尽铅华的沧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