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久别重逢的礼物
    :

    七年前那个女孩虽然只对他说了几句话,可他依旧记忆犹新。

    此刻,身边小女人的声音,和当初那个女孩简直一模一样!

    他按捺住心头问清一切的冲动,问她:“卫岚小姐客气了,你家住在哪里?”

    听到他的问话,叶澜衣神情一愣。

    她自然是不敢用关于‘徐薇薇’的一切身份信息,所以,在报名的时候,她用的是自己的本名和身份证信息。

    而居住地址,则是写得叶家老宅。

    她抚了下耳边的碎发,垂眸道:“我家在星城郊区,为了方便暂时住的朋友家。”

    “朋友?”俞绍衍剑眉微蹙:“男的还是女的?”

    叶澜衣被他问懵了,话说,这跟他有关系吗?

    呃,不对,确实是有些关系。

    只是看着他认真的神情,心虚的她撒谎了:“女的。”

    见他神情缓和下来,她连忙开口道:“那地方就在地铁沿线,俞总您把我送到地铁口就可以了。”

    俞绍衍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拒绝之意,想着现在还没调查清楚她的身份,反正她还得来俞氏签约,就算她不来签约,也总会去兑支票,他不愁找不到她。

    所以,他很爽快的吩咐保镖按照她的意思在地铁口停了车。

    “谢谢俞总。”叶澜衣再次道谢之后,毫不停留,扭头转身就走。

    那副仿佛后面有鬼的仓皇背影,此时看来,竟像极了‘徐薇薇’头几次见面对他的态度。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刚刚震动了一下的手机——

    “绍衍,我刚刚在休息室睡着了,现在就回去。”

    俞绍衍二话不说,直接回道:“等我。”

    接着,他让两个保镖先下车回去,独自驱车往俞氏广场赶。

    而此刻,早早离开节目现场径直来到医院的钟之瑶正躺在病床上,手中捏着刚拿到手的诊断报告,神情阴郁。

    “钟小姐,您的身体想必你自己也清楚,习惯性流产的次数多了,到后期,受孕会变得更加困难,您和沈先生都还年轻,我建议您这两年内最好...”

    医生的叮嘱和建议反复在脑海中旋转,钟之瑶又气又恨,却只能强忍下来自我消化。

    但两年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她根本等不了!

    她眸中一狠,想起被她送到生殖中心的那管精液,脸上划过一抹势在必得。

    “瑶瑶,怎么回事?”钟母一路急匆匆的走进病房,面带急色。

    钟之瑶连忙将手中的检查报告塞进了被窝里,她抬头:“妈,我没事就是这两天太忙了没空休息,这才会晕倒。”

    钟母这才放心了许多:“这就好,回头我叫人给你炖点补汤来,你现在可是在备孕期间,一切都得注意。”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钟之瑶蹙眉,撇开话题:“对了,妈,叶澜衣没死!”

    “什么?!”钟母脸色陡的一变:“怎么可能?当初不是从护城河里捞出尸体来了吗?”

    “妈,她没死,我看到她了。”钟之瑶道:“原来那个在节目一直跟我较量的‘卫岚’就是叶澜衣那个贱人!”

    “卫岚是谁?”钟母不解。

    “妈,就是我参加的那个想唱就唱的节目。”钟之瑶眸底尽是恨意:“叶澜衣那个贱女人竟然一直戴着面具装神秘,在最后决赛里当众揭了面具,凭着那张狐媚脸抢了我的第一。更可气的是在前几天我就看到了那个女人和梓木纠缠不清!”

    钟母大概理清了大概的意思,眯眼笑了起来:“她露了真容、得了第一,那不是很好吗!”

    对上钟之瑶不解的眼神,钟母解释道:“当年她那些证据我可都还留着!等她被那群看脸的人捧得最高的时候,我们再把她当年那些的事公布出来,到时候,等着她的会是比七年前更可怕的攻击!”

    “那就让她再风光几天!”钟之瑶狠狠道:“算是我们送给她的久别重逢的礼物!”

    “这就对了,爬的越高,摔得越惨!”钟母欣慰的笑了笑:“这几天你就在医院养着,梓木不也在这住着,正好,你可以去刷刷存在感,另外好好看着他,别让叶澜衣那个贱人再有机可趁。”

    钟之瑶一字一句道:“妈,你放心吧,梓木是我的,无论是谁也别想从我身边抢走他!”

    此刻,刚回到医院的沈梓木就打了个喷嚏。

    守在一边的沈母见状连忙上前拿了一件外套给他披上:“你这孩子,病没好全都到处乱跑,你是不是存心想要气死我和你爸!”

    “对不起,妈!”沈梓木无奈应了一声。

    “说对不起,那还不如行动上做给我们看呢。”沈母嗔怪道。

    沈梓木沉默,嘴抿了两下,看着自己的母亲:“妈,澜衣回来了!”

    “她还活着?!不是都失踪这么多年了吗?!”沈母很是震惊。

    “这一次,我绝对也不要再错过她!”沈梓木斩钉截铁道。

    “梓木,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看着他的表情,沈母忧心道:“梓木,要知道当初要不是她过生日前一天非得拉着你出去,你怎么会在医院昏迷了快一个月,更是因为那场车祸脑子里积了淤血,险些永远失明!”

    这也是在沈梓木在醒来失忆以后,沈母没有告知他真相的原因。

    试问,一个母亲对一个曾经害死自己儿子的女人能不恨、能不怨吗?!

    “妈,这不是澜衣的错!”沈梓木解释道:“那天晚上,是我非要拉着她去山顶去看流星的。回去的路上也是我开的车,她一直在劝我在山脚下住一晚再走的,是我太过自信,才会让事情变得这么糟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